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英雄迟暮,壮志未酬

青年慕兰 · 2018-12-26 · 来源:新青年2018
毛主席诞辰125周年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挥手从兹去。 更那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诉。

  这是1973年,毛泽东最后一次参加大会,此时已80高龄,在出场之前,在后台练习走路,走一段路对当时的他来说,已经不容易了,眼睛也快看不见了,消瘦的衣服都撑不起来。

  在最后,台上台下的人,欢送他离场,他站起来了,但是没多久,腿发抖了,他双手抓着椅子的护手,好让自己平衡,在一旁的周恩来发现了,心急如焚,先建议他做下来,毛泽东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就做下去了,台上台下的人很诧异,周恩来马上跑去问护士长吴旭君,主席还能站起来吗?吴旭君说应该不可能站起来了,但是又不能让代表们看出来,吴旭君建议总理就说,主席目送大家离席,总理采纳了这个建议,向大家宣布主席目送大家离席,但是人们起身之后,并没有离去,而是远远的看着他,毛泽东也只好说,你们不走,我也不好走。

  时间拨回他第一次离开自己家乡时。

  他去求学前,将一张纸条夹在父亲账簿里,上面写道:“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

  注明:这不是他的诗,只是改了一个字,只是借这个表明自己的志向和决心。

  他第一看到地图时,很惊讶,原来世界这么大,在地图上找了半天自己的家乡在哪。

  他说大丈夫要为天下奇,读奇书,交奇友,做奇事,做一个奇男子。

  也有独坐池塘如虎踞,绿荫树下养精神。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

  注明:这也不是他的诗,只是表达自己的心境。

  在32岁时写下不朽的词,沁园春·长沙。

  在四渡赤水中,更是写下,忆秦娥·娄山关。

  我们都知道重庆谈判,他拿出沁园春·雪,轰动重庆。

  但是也有七律·忆重庆谈判中的遍地哀鸿遍地血,无非一念救苍生。

  他的诗词很多都是表达一个意思,但又有几个不同指向,所有需要他写的很多诗词一起进行对比。

  比如:为什么会写下沁园春·长沙中的粪土当年万户侯,然后又在沁园春·雪中细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因为这首词中出现的那些著名帝王,这首词往往很多人都解读错了,因为还需要把贺新郎·读史连在一起解读,原来他所指的风流人物是, 盗跖庄屩流誉后,更陈王奋起挥黄钺,细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就不言而喻了。

  比如:他赞美他所热爱的人民,在得知余江县消灭血吸虫后,夜不能寐,浮想联翩的写下七律二首·送瘟神中的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也有七律·到韶山中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

  因为他知道,没有这些他热爱的人民,就不能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后来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在回忆他得知消灭血吸虫之后,手舞足蹈,高兴的像个孩子一样。

  在得知人民没有医疗时的震怒。

  “卫生部只给全国人口的15%工作,而且这15%中主要是老爷,广大农民得不到医疗,一无医,二无药。卫生部不是人民的卫生部,改成城市卫生部或老爷卫生部,或城市老爷卫生部好了!”“应该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培养一大批‘农村也养得起’的医生,由他们来为农民看病服务。”

  他看戏,看电影,读诗都会流泪甚至嚎嚎大哭。

  在看霸王别姬在分别时,他边流泪边自言自语,我们都不要学霸王。

  看白蛇传时,法海出场时,他恨的牙痒痒,在白蛇和许仙分别时,流泪,激动的站起来,不造反,行吗?甚至在最后和台上演员握手时,唯独没跟法海握手。

  法海: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不多愁善感,怎么当诗人呢?

  但是只是多愁善感,又怎么带领大家,秋风萧瑟今又是,换了人间呢。

  他看难忘的战斗这部电影中,看到群众欢迎时,问护士长,这欢迎的人里面有你吗?护士长没回答,只是哭着点头,他在也控制不住,也跟着嚎嚎大哭起来,此时此刻他又在想什么呢?他说的进京赶考,他满意了嘛?

  在滴水洞思考11天之后,要离开时,工作人员前来提醒,他又自言自语的说了句,又要到白云黄鹤的地方去了,一路上他都显的很沉闷的样子。

  他喜欢爬山,喜欢游泳,爬山时不喜欢走回头路下山。

  他这一生睡眠很少,靠安眠药有时都不太有用。

  他晚年一身疾病,还在不断接见外宾,甚至在两个眼睛看不清的情况下,还要读书,自己掏钱,把字体弄大,拿放大镜看,但是到后面,这样做,也看不清了,他生病靠自己自愈,而不是靠药物,但他这个白内障,只会越来越严重,在长达半年的拉锯战中,他同意做手术了,在做手术之前,他要听岳飞的满江红,踏着步子,走进手术室。

  然后不顾医生说的会感染风险,不再缠纱布,只是急着想看书,看文件,批文件。

  他和医生,护士玩起捉迷藏来,在他们要进来时,他把要看的,藏到枕头下。

  唐由之后来回忆,即毛泽东刚刚做了白内障手术的第五天。亲自为毛泽东做手术的眼科大夫唐由之是这么叙述的:当时“房间里只有毛主席和我两个人,戴上眼镜的毛主席起先静静地读书,后来小声低吟着什么,继而突然嚎啕大哭,我看见他手捧着书本,哭得白发乱颤,哭声悲痛又感慨。事发突然,我既紧张又害怕,不知如何是好,赶快走过去劝慰他,让他节制,别哭坏了眼睛。过了一会儿,毛主席渐渐平静一些,同时把书递给我看,原来是南宋著名思想家陈亮写的《念奴娇·登多景楼》”。

  六朝何事,只成门户私计。

  他晚年喜欢天意从来高难问,况人情老易悲难诉。

  也跟别人说,他此时此刻的心情是风云帐下奇儿在,鼓角灯前老泪多。

  人生读的最后一篇赋是。

  1976年七月下旬的一天,毛泽东让秘书张玉凤找来他早已读熟的南北朝时期著名文学家庾信的《枯树赋》,让她慢慢地读着,自己微闭着双眼,体味着赋中所描绘的情景。张玉凤读完了一遍,毛泽东让她再读一遍。然后,他让张玉凤对着书检验他背诵。毛泽东以微弱而吃力的发音一字一句地背诵道:“……顾庭槐而叹曰:此树婆娑,生意尽矣!至如白鹿贞松,青牛文梓,根柢盘魄,山崖表里。桂何事而销亡?桐何为而半死?……若乃山河阻绝,飘零别离。拔本垂泪,伤根沥血,火入空心,膏流断节……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伤感嘛?也不全是这样。

  在1976年1月1日,全国各大报纸都在头版头条位置发表了毛泽东10年前写的两首词:《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和《念奴娇·鸟儿问答》。标题下面还印着毛泽东的亲笔签名。“毛泽东”这3个字的笔迹明显有些颤抖,这是要表达怎样的心情呢?

  1976年1月30日是中国农历的除夕之日,这天晚上,中南海丰泽园游泳池一带,一片昏暗,那一排路灯在寒风中闪烁着微弱的亮光。

  身边的几个工作人员,陪伴着他生命中最后的一个除夕夜。

  这时,毛泽东不仅失去了“衣来伸手”之力,就连“饭来张口”也非常艰难了。年夜饭是由张玉凤一勺一勺地喂着他吃的。他在病榻上侧卧着,只吃了几口他历来喜欢的武昌鱼和一点米饭就不吃了。工作人员搀扶着他下床,把他送到客厅。

  毛泽东坐在沙发上,头靠在后背上休息,静静地坐在那里。他隐隐约约地听到从远处传来的鞭炮声,看看眼前日夜陪伴着他的几个工作人员,用低哑的声音歉意地说:“放点炮竹吧,你们这些年轻人也该过过节了。”

  值班室的几个工作人员,立时把准备好的几挂鞭炮,拿到值班室外放了一会儿。毛泽东听着这爆竹声,他那瘦削、松弛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

  1976年9月8日,经过抢救刚刚苏醒的毛泽东头脑很清醒,突然思索起日本大选的事。他张着嘴,喉咙里发出微弱的声音,像是在说什么,可是工作人员谁也听不明白。毛泽东显得有些着急。有人连忙从床边抓起硬纸板和铅笔,把铅笔塞到他手里,把硬纸板举到他面前。毛泽东用颤抖的手艰难地握着铅笔,在上面画了3个道,就再也写不动了。过了一会儿,他那握着铅笔的手慢慢地抬起来,非常吃力地在木制的床头上轻轻点了3下。

  有人猜测说:“主席说的话是和‘三木’有关吧?”

  于是就轻声问道:“主席,您是不是要看有关三木的消息?”

  毛泽东的头微微点了点,动作小得几乎看不出来。工作人员马上找来了有关三木武夫参加大选的材料。毛泽东露出了满意的神态。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他只看了几分钟,就又昏迷过去了。

  毛泽东在他生命中的最后一天,仍然以最顽强的毅力与病魔搏斗,与死神较量。每当毛泽东上下肢插上静脉输液导管,胸部安有心电监护导线,鼻子里插着鼻饲管时,他还要让医务人员用手托着书或文件给他看。他在如此困难、极度痛苦的情况下,看文件、看书多达11次,共计两个小时又50分钟。

  就在这个时候,中央政治局委员们排着队走到毛泽东的病榻前,向他作最后的告别。

  时间定格在1976年9月9日零时10分。

  PS:最后说点什么好呢?

  用他反复修改的贺新郎·别友和他晚年喜爱的贺新郎·送胡邦衡待制吧,以及歌曲历史的天空。

  贺新郎·别友

  挥手从兹去。 更那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诉。

  眼角眉梢都似恨,热泪欲零还住。

  知误会前翻书语。

  过眼滔滔云共雾,算人间知己吾与汝。

  人有病,天知否?

  今朝霜重东门路, 照横塘半天残月,凄清如许。

  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

  凭割断愁思恨缕。

  要似昆仑崩绝壁,又恰像台风扫环宇。

  重比翼,和云翥。

  贺新郎·送胡邦衡待制赴新州

  梦绕神州路。怅秋风、连营画角,故宫离黍。

  底事昆仑倾砥柱,九地黄流乱注。

  聚万落千村狐兔。

  天意从来高难问,况人情老易悲难诉。

  更南浦,送君去。

  凉生岸柳催残暑。

  耿斜河,疏星残月,断云微度。

  万里江山知何处?回首对床夜语。

  雁不到,书成谁与?目尽青天怀今古,肯儿曹恩怨相尔汝!

  君且去,休回顾。

  PS:毛泽东悼念董必武时,觉得最后两句,举大白,听《金缕》 太伤感,所以改成了 “君且去,休回顾”

  历史的天空

  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

  眼前飞扬着一个个、鲜活的面容。

  湮没了黄尘古道、荒芜了烽火边城,

  岁月啊你带不走、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

  兴亡谁人定啊、盛衰岂无凭啊,

  一页风云散啊、变幻了时空!

  聚散皆是缘哪、离合总关情啊,

  担当生前事啊、何计身后评。

  长江有意化作泪,长江有情起歌声。

  历史的天空、闪烁几颗星,

  人间一股英雄气、在驰骋纵横!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sx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赵磊:天不生润之,万古如长夜——驳某宏观经济学家的“吃饭”论
  2. 顽石:人民的评价才是最高的评价——写在毛主席125周年诞辰之际
  3. 李讷出席纪念毛泽东主席诞辰125周年活动
  4. 毛主席诞辰125周年,媒体为何集体失声,原因是?
  5. 毛新宇携家人回韶山祭祖,毛东东跪拜祖宗
  6. 郭松民 | 《圣诞快乐》:朋友,我就是那个要杀死你的敌人!
  7. 纪念毛主席诞辰125周年:王定国谈她和谢觉哉所了解的毛主席
  8. 钱学森生前撰文:终身不忘毛主席的亲切教诲!
  9. 毛主席向金日成妙解“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图】
  10. 郭松民 | 毛泽东,仅仅是“抗日壮士”吗?
  1. 赵改革家里的那点事
  2. 否定前三十年不是无知就是无耻,胡总编属于后者
  3. 乌有之乡公告
  4. 顽石 | 一张特殊的大字报
  5. 十年“浩劫”造了一个桥坚强,浪费760斤炸药拆不掉
  6. 毛泽东时代的经济发展绝不比改革开放这四十年差!
  7. 赵磊:天不生润之,万古如长夜——驳某宏观经济学家的“吃饭”论
  8. 顽石:人民的评价才是最高的评价——写在毛主席125周年诞辰之际
  9. 中国在1966—1976年到底做了啥
  10. 郭松民 | 刘强东如蒙大赦,我们该思考些什么?
  1. 美国要当中国改革的“设计师”?
  2. 郭松民:新暴发户资产阶级真不成器——刘强东为什么去美国?
  3. 民心所向!各地早早掀起庆祝毛主席诞辰125周年活动狂潮
  4. 王震同志晚年的幡然醒悟
  5. 为什么入选的是厉以宁、林毅夫,而不是吴敬琏、张维迎
  6. 辟谣:党性强的刘伯承元帅不会给华国锋那种“特殊遗嘱”
  7. 孙锡良:孟晚舟事件与华为前路
  8. 对厉以宁等入选表彰名单,一老同志致电中央反映了几点意见
  9. 网络照妖镜:越反毛越无耻!有一个算一个~
  10. 赵改革家里的那点事
  1. 毛主席的延安岁月,看这些相片才懂得什么叫领袖风采
  2. “疯狗”马蒂斯被退休,终究还是“疯”不过特朗普!
  3. 毛主席诞辰125周年,媒体为何集体失声,原因是?
  4. 毛泽东时代的经济发展绝不比改革开放这四十年差!
  5. 被家暴儿童的家庭困境,折射的却是打工群体的心酸和无奈
  6. 机车乘务员的愤怒与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