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为什么许多党员高官贪腐了?

老白丁 · 2018-07-06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为什么许多党员高官贪腐了?

  为什么许多党员高官贪腐了?还一些人问“为什么国级的高官也贪腐?”许多专家、学者、领导都对这问题有过解答。老汉不敢苟同。

  “权利失掉监督必然要导致腐败”。 共产党的监督机制存在虽不完善,改开以来监督功能被弱化但并没有完全成为摆设,对多数党员还是非常管用,绝大多数党员还是自觉遵纪守法的。“权利失掉监督必然要导致腐败”这是资本主义社会的命题,共产党走的还是社会主义的路,与毛泽东时代不同的就是加了一个“特色”, “特色”就是允许私有制存在、发展。就是在资本主义国家,廉政也不是就靠监督应该说主要的还是靠素质,靠自觉遵纪守法。因为监督不万能,何况任何监督制度、办法都不可能对每个领导干部实行时时、事事、处处的监督,监督是解决万一的问题不是为了解决一万的问题。真正有效的监督是自己对自己的监督,是靠素质、自觉。

  “一些党员丢掉了共产主义信仰”。其实那些腐败的党员特别是那些位居高位的腐败了的党员,他们什么时候信仰过共产主义?从来没有,他们的骨子里信仰的是升官发财、光宗耀祖,他们是混进党内的一批个人主义者、机会主义者。曾听一位省级官员说,一个国级的高官对他说“我们这些人退下来要有点老底”说这话的人不但存下了老底,还千方百计的不放老权,他不但捞到了钱底还维护了人底,支持子女千方百计的捞钱。这种人是半道丢了信仰吗?不是,这种人就是张国焘式的人物,是钻进党内的不折不扣的个人主义者、机会主义者。

  “党内出现一些高官贪腐是社会在转型期的必然”。40年前出现的社会转型不是第一次,新中国建立才是中国社会的第一次转型。那次转型党员高官贪腐的人不多,天津的刘青山、张子善被判了死刑。那次转型还彻底消灭了黄赌毒黑,中国可谓是朗朗乾坤。关键是中国社会的第一次转型是从一个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私有制社会转向了公有制的社会主义社会,而40年前出现的转向却是转向了反向。其实不是“党内出现一些高官贪腐是社会在转型期的必然”,本质是钻进党内的不折不扣的个人主义者、机会主义者制造了这次反向转型,借以实现他们复辟资本主义的罪恶目的。

  2018年7月5日,中央电视台“新闻直播间”播报反腐战况:2014——2018年都按上半年统计,落马的中管干部分别是15人、16人、16人、12人、10人,厅局级干部162人。18大以来党进一步完善了纪检监察机制,反腐败一直保持高压态势。为什么在腐败高压态势下还有这么多干部腐败呢?应该说一是党内还有不少钻进党内的不折不扣的个人主义者、机会主义者;二是两种所有制并存给这些人提供了腐败的机会与可能。主要的原因还是私有制的存在促使这些人意识到权力不能被继承私有财产可以被继承,而且可以找机会把它变成资本实现钱生钱的目的。从制度建设角度看只有公有制才能从根本上抑制私欲的膨胀,才能使个人发财致富成为黄粱美梦。所以要彻底根除腐败的发生根本办法就是实行公有制,只有天下为公才能实现中国梦,才能使人类社会向文明发展。

  2018、7、6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顽石 | 不算奇闻异事
  2. 医生和教师的铁饭碗要被砸掉了,公务员还能端多久?
  3. 负面清单令人震惊,中国种子主权命悬一线!
  4. 郭松民 | 通过歌声重返激情燃烧的岁月
  5. 义和团在纽约曼哈顿
  6. 钱昌明:晚清和民国政府是不是卖国政府? ——兼谈国家主权不可失
  7. 解禁一个月?美国又玩中兴!中兴要受辱到何时?
  8. 中国人没有信仰吗?从共产主义到房子教
  9. 如果斯大林指定赫鲁晓夫接班,他还会全盘否定斯大林?
  10. 贺雪峰:农民财产性收入从哪里来?
  1. 谷牧逝世前为何要为毛泽东辩诬?——对一个典型人物的剖析
  2. “海水稻之父”发声明披露袁隆平海水稻背后真相:材料合法性来源成疑,天然杂交育种变身基因工程
  3. 这可能是2018年最重要的经济新闻,但绝大多数人都未曾留意
  4. 孙锡良:改革与开放(2)——石碑上刻着什么?
  5. 毛泽东用两年消灭了毒品,近40年又重新泛滥,实际吸毒人数超1400万
  6. 几名德国人在广东“卧底”数月后,揭露出时尚界不想让你知道的丑陋真相...
  7. 「你对共产党人一无所知」
  8. 如果你真爱毛泽东 还请少说什么“晚年错误”
  9. 毛泽东一个人站了一会,挥手告别
  10. 余云辉评“二十二条”:“改革开放”是工具不是旗帜
  1. “封”雨无阻,乌有之乡又回来了
  2. 老田:邓小平到底参加过遵义会议没有?
  3. 谷牧逝世前为何要为毛泽东辩诬?——对一个典型人物的剖析
  4. 岳青山:《炎黄春秋》怎能诬谓58年“放卫星”是毛主席的号召
  5. 王绍光:中国既到时候了,也到坎上了!
  6. “海水稻之父”发声明披露袁隆平海水稻背后真相:材料合法性来源成疑,天然杂交育种变身基因工程
  7. 新加坡峰会!借飞机,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政治语言
  8. 孙锡良:睡吧!谢幕词已可见!
  9. 郭松民 | 我的国:厉害,还是不厉害?
  10. 取样错误,决策失败,必使天下寒心——试答2018辽宁作文
  1. 毛泽东一个人站了一会,挥手告别
  2. 这几位同志,不是党员,共产主义信仰却比一些优秀党员还坚定!
  3. 谷牧逝世前为何要为毛泽东辩诬?——对一个典型人物的剖析
  4. 如果你真爱毛泽东 还请少说什么“晚年错误”
  5. 陈荣荣 | 私有经济下的中国工人:深圳工厂调查随笔
  6. 这可能是2018年最重要的经济新闻,但绝大多数人都未曾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