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顽石:并非奇闻异事

顽石 · 2018-07-05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风光旖旎的鲁朗是值得一游的地方,只是随着市场化程度的越来越高,那里的民风离纯朴也越来越远。一叹!

  鲁朗是林芝下辖的一个小镇,那里有峻拔的高山,连绵的的峰峦,茂密的森林,大片的草甸,成群的牛羊,还有神奇的传说。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如诗如画,充满迷幻色彩的鲁朗犹如镶嵌在西部高原上一颗夺目的明珠。鲁朗,藏语的意思是“龙王谷”"或“神仙居住的地方”,果真名不虚传。

  当导游介绍说鲁朗号称“东方小瑞士”时,顽石反问:“为什么人家瑞士不叫‘欧洲小鲁朗’?”导游愕然地看着我,大约没有人这么问过她吧。哈尔滨号称“东方小巴黎”,苏州号称“东方威尼斯”……大凡中国有个好的地方都要以西方名胜来传扬,中国人的自信何以不堪到了如此地步!拥有五千年的悠久文化,源远流长的灿烂文明,幅员辽阔的神奇土地,争奇竞秀的壮美山河,作为中国人,我们就不能将腰杆挺直一点吗?

  在鲁朗,我们住在藏民多吉家的客栈。通过和多吉一家人的接触,还有和租赁多吉二女儿房子开饭店的河南老板的交流,我们发现,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家庭。

  多吉戴着党徽,他很自豪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九千万党员中还有多少人能像他那样理直气壮地承认自己是一名党员?

  多吉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都已成家。儿子结婚后在附近盖了房子另起炉灶。多吉夫妇就和大女儿住在一起(严格来说,是多吉和大女儿住在一起,多吉的妻子则是带着一个孙子住在正房旁边的一间很矮小的杂屋里)。为什么是这种安排,我不好当面询问。多吉大女儿房子里的布置跟一般汉族农民家庭相比要豪华得多。屋子里布置了一间专门的佛堂,里面供奉着菩萨,还摆放着许多进行宗教活动的法器。多吉的儿子扎西告诉我们,遇到丧葬等其他一些重要仪式,他们就会请喇嘛来家里佛堂念经。目前,喇嘛的市场工价是每天350元,比一般短工的工价高出100多。难怪很多藏民都羡慕那些喇嘛。

  他们家客厅墙上一面贴了毛、邓、江、胡、习(居正中)组合在一起的一张画像(这个组合画像在西藏随处可见),另一面张贴的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宣传画。听扎西说,以前他们家家贴毛主席像,都是自己主动购买贴上去的,近几年,村上按时统一免费发放上述两种宣传画,村民必须张贴在自家厅堂。新时代果然有新气象!

  多吉家人很好客,对我们的到访也很欢迎。多吉两个上幼儿园的孙子和外孙活泼大方,汉语流畅,让我有些意外。多吉告诉我们说,现在孩子们的普通话比藏语说得好(波密的洛桑也这么跟我们说过)。各民族不断融合,都用统一的语言交流,这当然是好事,但我也有些担忧,藏语会像满语一样最终消亡么?不只是语言,就说穿着打扮吧,年轻人(尤其是城里的)已经完全汉化。导游(职高实习生)甚至跟我说,她很厌烦穿藏服。这个话题还是留待以后专门来说吧。

  多吉的大女儿早些年远嫁河南,因为近年政府给藏民有不菲的补贴,母亲就让大女儿和女婿迁回了鲁朗。大女儿回来后,在宅基地和牧场分配等问题上和她的妹妹产生了矛盾。据说,这一家母女之间、姐妹之间常常发生利益冲突,吵得不可开交。一方面虔诚礼佛,一方面锱铢必较,确实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环布了许多现代化楼宇,导游告诉我们,那是恒大地产、保利地产建的五星级宾馆。顽石除了感叹大煞风景之外,还不得不佩服资本的无孔不入。

  我们碰到一个来自广安牌坊村附近的小伙子,他刚20岁,应同乡老板的召唤远离家乡来鲁朗打工。干了三四个月,拿不到工资,只好上派出所请求援助。在维稳为第一要务的西藏,因为害怕群体事件,政府一般不敢放纵老板拖欠工资,所以小伙子在警察的帮助下很快拿回了工资。我们中有人问那个小伙子有没有去牌坊村纪念过那位改变了国家命运的大大人物,小伙子的回答是:“纪念个屁!他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去纪念他?我们那里的人都不会去纪念他!”看到小伙子回答得如此粗俗,顽石开导他说:“怎么能说没关系?亲不亲,故乡人嘛。再说,你小学没毕业,十几岁就要外出打工,不就是拜你那位老乡所赐吗?”同行的朋友也对他说:“你的老板之所以比你先富,还敢克扣你们的工资,就是得了你的前辈大人物的真传,你也要多学着点,说不定过几年就真成了好猫呢。”没什么文化的年轻人终究没有悟出这些话的意思。

  风光旖旎的鲁朗是值得一游的地方,只是随着市场化程度的越来越高,那里的民风离纯朴也越来越远。一叹!

  2018.07.05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顽石 | 不算奇闻异事
  2. 4万亿棚改贷款,谁来还?
  3. 医生和教师的铁饭碗要被砸掉了,公务员还能端多久?
  4. 负面清单令人震惊,中国种子主权命悬一线!
  5. 青瓦台,请改掉“破虏湖”这个名字!
  6. 郭松民 | 通过歌声重返激情燃烧的岁月
  7. 师伟:论冰岛简简简史
  8. 钱昌明:晚清和民国政府是不是卖国政府? ——兼谈国家主权不可失
  9. 贺雪峰:农民财产性收入从哪里来?
  10. 猪头大师:资产阶级法权的前世今生(一)
  1. 谷牧逝世前为何要为毛泽东辩诬?——对一个典型人物的剖析
  2. “海水稻之父”发声明披露袁隆平海水稻背后真相:材料合法性来源成疑,天然杂交育种变身基因工程
  3. 这可能是2018年最重要的经济新闻,但绝大多数人都未曾留意
  4. 孙锡良:改革与开放(2)——石碑上刻着什么?
  5. 毛泽东用两年消灭了毒品,近40年又重新泛滥,实际吸毒人数超1400万
  6. 几名德国人在广东“卧底”数月后,揭露出时尚界不想让你知道的丑陋真相...
  7. 「你对共产党人一无所知」
  8. 如果你真爱毛泽东 还请少说什么“晚年错误”
  9. 毛泽东一个人站了一会,挥手告别
  10. 余云辉评“二十二条”:“改革开放”是工具不是旗帜
  1. “封”雨无阻,乌有之乡又回来了
  2. 老田:邓小平到底参加过遵义会议没有?
  3. 谷牧逝世前为何要为毛泽东辩诬?——对一个典型人物的剖析
  4. 岳青山:《炎黄春秋》怎能诬谓58年“放卫星”是毛主席的号召
  5. 王绍光:中国既到时候了,也到坎上了!
  6. 新加坡峰会!借飞机,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政治语言
  7. 孙锡良:睡吧!谢幕词已可见!
  8. “海水稻之父”发声明披露袁隆平海水稻背后真相:材料合法性来源成疑,天然杂交育种变身基因工程
  9. 郭松民 | 我的国:厉害,还是不厉害?
  10. 取样错误,决策失败,必使天下寒心——试答2018辽宁作文
  1. 毛泽东一个人站了一会,挥手告别
  2. 这几位同志,不是党员,共产主义信仰却比一些优秀党员还坚定!
  3. 谷牧逝世前为何要为毛泽东辩诬?——对一个典型人物的剖析
  4. 如果你真爱毛泽东 还请少说什么“晚年错误”
  5. 陈荣荣 | 私有经济下的中国工人:深圳工厂调查随笔
  6. 这可能是2018年最重要的经济新闻,但绝大多数人都未曾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