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顽石 | 若为信仰故,万物皆可抛?

顽石 · 2018-07-02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一个人选择了信仰,他就应该为信仰舍弃一切,包括生命。许多革命先烈的牺牲正是心甘情愿献身于崇高的信仰。

  西藏青海寺庙众多,到那里旅游,自然免不了要去游览几座有代表性的寺庙。我们一行先后游览了大昭寺、小昭寺、扎什伦布寺、塔尔寺和东关大清真寺。(布达拉宫其实不是寺庙,以后再说。)在大昭寺、小昭寺、塔尔寺,除了一般的游客,还能看到许许多多顶礼膜拜的信徒,尤其是大昭寺,络绎不绝的信众在寺门外长跪叩拜,引来无数人围观。西宁的东关大清真寺乃西北四大清真寺之一,周五做礼拜能聚集十万之众,刚刚过去的开斋节,据说有超过30万穆斯林(主要是回民)在寺内外参加节日庆典。可惜我们没有赶上,无缘一睹那壮阔的场景。

  顽石今天只说说有关藏传佛教信仰的问题。

  我发现,并非所有崇拜释迦牟尼的都有信仰,或者说,那些崇拜释迦牟尼的并不都是为了信仰。我对宗教信仰没有偏见,但愿顽石所论,不至于引起某些藏族同胞的误会。

  据我观察,那些信众大约可以分为以下三类:

  第一类是虔诚的。他们心无杂念,一心向佛,惟愿护国佑民,普度众生,百姓幸福,天下太平。我们在波密、纳木错等地都看到过一些喇嘛在岩壁下、石洞里潜心礼佛、静坐参禅。他们大多垂垂老矣,任红尘滚滚,诱惑不断,而笃定信仰,不改初心。当然,形式不是最重要的,我相信,还有很多人,虽然没有常年禅修,没有诵经念佛,但心怀善念,坚定地崇尚济世救人的理想。就像我认识的不少朋友,他们没有入过党,但比许多宣过誓的党员更加信仰马克思主义,更加矢志不移地在为回归科学社会主义不懈奋斗。

  这一类无需多说,相信大家都能理解。

  第二类是被裹挟的。很多人所谓信佛,其实基本不懂甚至完全不懂佛,只是因为父母信,周围人信,大家都信,所以就跟着信,这是从众心理使然。他们口中也常常念念有词,也会参加各种宗教活动,甚至也状极虔诚,但他们心中没有佛。我看到一些几岁的孩子也跟着父母长途跋涉,一路跪叩到那些大寺庙去参拜菩萨。孩子长大后会不会真心信佛我不知道,但垂髫稚子的心中恐怕不会真有佛吧。

  再说个大家比较熟悉的例子。仓央嘉措,也就是六世达赖喇嘛,他本为宁玛派教徒,可以娶妻生子,但做了达赖之后,就成了格鲁派教徒,必须恪守不近女色的清规。然而,文采风流、生性浪漫的仓央嘉措无法接受清规戒律的约束,不仅常常在晚上走出布达拉宫与情人玛吉阿米幽会,还写出了许多缠绵悱恻颠倒众生的情诗。“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这是仓央嘉措毫不掩饰的宣泄。“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在信仰与爱情之间矛盾、彷徨、无奈、悲怆的仓央嘉措就是一个典型的被裹挟的悲剧人物。有意思的是,这样一个离经叛道的仓央嘉措,几百年来,却一直深受藏族人民爱戴,布达拉宫还为他竖起了无字碑。

  第三类是利用信仰来达到个人目的的。从芸芸众生来讲,一些人信佛,无非是求官、求财、求子女、求平安。这类现象不止于西藏有,凡有寺庙的地方都司空见惯。我们在大昭寺旁边的八廓街,甚至在塔尔寺庙里都看到,有些人带着孩子口诵佛经,长跪叩拜(有的还是喇嘛装束),目的只是为了讨钱,为了获得怜悯而得到施舍。

  从西藏的发展历史不难看出,从根本上说,佛教是统治者用以统治民众的最有效的工具。我们在江孜县参观一座被冠以“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帕拉庄园,这是西藏大贵族帕拉家族的主庄园。到十九世纪末,帕拉家族一共拥有37座庄园,12个牧场,3万多亩土地,14900头牲畜,3000多个农奴。诸位想一想,大贵族和农奴都信仰佛教,崇拜菩萨,都信奉“众生平等”,然而奴隶主对奴隶可以肆意剥削压榨甚至生杀予夺,农奴和农奴主的命运否泰如天地,这符合佛的真义吗?帕拉大贵族弘扬佛法难道不是为了更好的愚弄那些无知的盲目的农奴?有多少信徒真正思考过这个问题?我在那个庄园游览的时候有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政府将这个庄园定位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难道是要教育人民做大贵族、做奴隶主?又或者告诉人们,只有像帕拉家族这样的大贵族才有爱国主义?

  十四世达赖叛离祖国,成为西藏分裂势力的代表人物,煽动一些信徒搞分裂祖国的活动,这难道不是在利用宗教来达到他个人(或者背后势力)不可告人的目的?

  记得三年前我在延安碰到一位藏族大哥赤尔登,他对我说,菩萨都不信,只信毛主席和社会主义,因为佛教传入西藏一千多年,奴隶并未改变被奴役的命运,只有毛主席才真正让像他那样的奴隶翻身做了主人,只有社会主义才能让他们获得真正的解放。赤尔登大哥的一席话一直深深地印刻在我的脑海里,这次游览西藏,我不止一次的回想起他的那些真知灼见。

  不止于藏传佛教信仰,也不止于佛教信仰,其他宗教信仰,共产主义信仰也大抵如此吧。今天是建党97周年的日子,许多地方都有纪念活动,许多人也照例发表重要讲话,那些参加纪念活动的,发表重要讲话的都真正信仰共产主义吗?

  一个人选择了信仰,他就应该为信仰舍弃一切,包括生命。许多革命先烈的牺牲正是心甘情愿献身于崇高的信仰。每个号称有信仰的人不妨扪心自问:若为信仰故,万物皆可抛?

  2018.07.01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谷牧逝世前为何要为毛泽东辩诬?——对一个典型人物的剖析
  2. “海水稻之父”发声明披露袁隆平海水稻背后真相:材料合法性来源成疑,天然杂交育种变身基因工程
  3. 这可能是2018年最重要的经济新闻,但绝大多数人都未曾留意
  4. 如果你真爱毛泽东 还请少说什么“晚年错误”
  5. 「你对共产党人一无所知」
  6. 毛泽东用两年消灭了毒品,近40年又重新泛滥,实际吸毒人数超1400万
  7. 郭松民 |《无医可靠》:医疗市场化改革后的社会必然
  8. 世界日益增长的塑料垃圾都去哪了?
  9. 我为什么看空房地产?
  10. 何新 | 经济学常识:什么是内需?
  1. 老田:邓小平到底参加过遵义会议没有?
  2. 谷牧逝世前为何要为毛泽东辩诬?——对一个典型人物的剖析
  3. 郭松民 | 我的国:厉害,还是不厉害?
  4. 雨夹雪:爱因斯坦歧视中国人与其阶级立场
  5. 警惕茅于轼们的骗钱伎俩
  6. “海水稻之父”发声明披露袁隆平海水稻背后真相:材料合法性来源成疑,天然杂交育种变身基因工程
  7. 涨价去库存走到十字路口:棚改,危险的信号
  8. 这可能是2018年最重要的经济新闻,但绝大多数人都未曾留意
  9. 郭松民 | 文怀沙的时代标本意义
  10. 吴法天:“为人民服务群”群主丁少龙是否构成寻衅滋事罪?
  1. 郭松民:崔永元的可怕发现
  2. “封”雨无阻,乌有之乡又回来了
  3. 老田:邓小平到底参加过遵义会议没有?
  4. 岳青山:《炎黄春秋》怎能诬谓58年“放卫星”是毛主席的号召
  5. “你住高楼大厦,我却肚饥无食”
  6. 王绍光:中国既到时候了,也到坎上了!
  7. 顽石:范冰冰为什么就不能得“国家精神造就者”奖?
  8. 新加坡峰会!借飞机,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政治语言
  9. 孙锡良:睡吧!谢幕词已可见!
  10. 崔永元复仇,只为明星偷漏税?这才是真相!
  1. 毛泽东社会主义社会制度下的伟大壮举——合作医疗万岁!
  2. 牛弹琴:最打脸特朗普的事情发生了!
  3. 老田:邓小平到底参加过遵义会议没有?
  4. 白钢:为何苏共亡党亡国,而中共屹立不倒?
  5. 甘肃女生因老师猥亵跳楼自杀,消防员痛哭不止!可底下围观的人群却在丑陋的嘲笑……
  6. 甘肃女生因老师猥亵跳楼自杀,消防员痛哭不止!可底下围观的人群却在丑陋的嘲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