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如果你真爱毛泽东 还请少说什么“晚年错误”

林爱玥 · 2018-06-30 · 来源:林爱玥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奉劝那些真爱毛泽东的人,如果做不到不说毛泽东的“晚年错误”,起码也要少说慎说。

  首先声明,这是一篇非常政治不正确的文章!

  说“政治不正确”,是因为这年头似乎说毛泽东“晚年错误”才是“政治正确”的一件事,不说或者少说难免就显得有点“政治不正确”了。不过我就是个吃瓜群众,既不是党员,也不是公务员,为何要勉强自己,把自己弄得那么“政治正确”呢?

  其次必须声明的是,慎说毛泽东“晚年错误”不代表毛泽东没有晚年错误,因为根据最基本的辩证法,从来都不犯错误的人是不存在的,毛泽东虽然是老百姓心中的神,但他毕竟也是人,是人就是会犯错误的。

  毛泽东的“晚年错误”是有的,不管你信不信,承认不承认,我都会这么说,但咱说话讲究证据,所以,我这里就跟大家讲一个毛泽东的“晚年错误”。毛泽东曾说自己是“看着月亮办公”,也就是说毛泽东一般都会工作的很晚,往往只能在白天休息短短的四五个小时,而且毛泽东睡眠很浅,很容易就会被惊醒。有一次,毛泽东好不容易睡着,不过窗帘忘了拉起来了,看着太阳直射进房间,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好心的为毛泽东把窗帘拉上,结果,工作人员的举动惊醒了刚刚睡下的毛泽东。好不容易才睡着就被吵醒,毛泽东非常的生气,他让吵醒他的工作人员去外面“罚站”,被“罚站”的工作人员自然很委屈,可刚过了几分钟,毛泽东就从里面出来了,主动向工作人员道歉,承认自己的错误,并请求工作人员的谅解,表示“自己也是人,也会发脾气,以后一定改正”。这就是毛泽东“晚年错误”的一个“铁证”,以后再说毛泽东没有“晚年错误”的人可要记住了。

  虽然上面所说的这个毛泽东的“晚年错误”是“铁证如山”,不过我还是奉劝那些真爱毛泽东的人,如果做不到不说毛泽东的“晚年错误”,起码也要少说慎说。

  首先,既然根据唯物辩证的观点,“晚年错误”是普遍存在的,如果一定要说“晚年错误”,就不应该只说毛泽东一人的“晚年错误”,总不可能其他人都没有“晚年错误”,就毛泽东一人有“晚年错误”吧?

  其次,毛泽东犯错的时候,其他人可能也在犯错,是否可以将错误都算到毛泽东一人头上?总不能成就都是集体的,错误就是个人的吧?1980年8月,邓小平在回答意大利记者奥琳埃娜·法拉奇提出的“你对自己怎么评价”的问题时说道:“我自己能够对半开就不错了。但有一点可以讲,我一生问心无愧。”他坦诚地告诉对方:“我是犯了不少错误的,包括毛泽东同志犯的有些错误,我也有份,只是可以说,也是好心犯的错误。”当然了,有一点也必须承认,那就是有些锅只能毛泽东背,谁让他是伟大统帅伟大领袖呢?有些锅他不背,谁又能背得动呢?

  最后,恕我直言,“晚年错误”中的“晚年”这个筐太大了,到底多大的年纪算“晚年”呢?我们可以看到,一些攻击毛泽东的人恨不得将毛泽东的“晚年”从建国后开始算起,并以“晚年错误”的名义攻击毛泽东在建国后制定的各种方针政策,对此,我们不能不较真。

  请问:  

  60岁算不算“晚年”?1952年土地改革取得伟大胜利,1953年抗美援朝取得伟大胜利,总不能说土地改革和抗美援朝是毛泽东的“晚年错误”吧?  

  70岁算不算“晚年”?1963年的“五反”运动为巩固社会主义制度作出了重大的贡献,1965年的“六二六指示”彻底改变了农村的缺医少药的医疗卫生状况,总不能说“五反”运动和“六二六指示”是毛泽东的“晚年错误”吧?  

  80岁算不算“晚年”?1972年,毛泽东会见美国总统尼克松,为改善中美关系打下坚实基础,1974年,81岁高龄的毛泽东在会见卡翁达的时候提出来“三个世界划分”的战略思想,总不能说“小球撬动大球”和“三个世界划分”战略思想是毛泽东的“晚年错误”吧?

  所以,个人觉得,不管对任何人,有什么错误就提什么错误,正所谓有事说事,对毛泽东也不应该例外,而不能笼统的提什么“晚年错误”。特别是那些自称热爱毛主席的人,如果你真的爱毛主席的话,最好还是别提什么“晚年错误”,如果你一定要提也可以,起码也应该做到就事论事。至于那些动不动就说什么“晚年错误”的人,还请自重,千万别提什么热爱毛主席,因为你们压根没有资格,也不配热爱毛泽东。

  之所以写这篇文章,是因为有些公知总爱拿毛泽东的“晚年错误”说事。某著名公知曾公开跳出来说文革是“七无”——无产、无知、无情、无法、无德、无美、无赖。坦白说,我不知道该公知是如何得出这一结论的,不过该公知的父母应该也是文革过来的人,按照该公知的说法是否他的父母也是“七无”分子呢?还是他的父母在那“七无”的年代独善其身并培养了“七有”的他呢?话说,如果该公知的父母能独善其身,别人为何就不能呢?如果大家都像该公知父母一样独善其身,文革“七无”的说法又从何而来?

  话说,文革已经成为公知攻击毛泽东“晚年错误”的法宝,而且貌似还“政治正确”,但是,如果公知真的以为他们那点小心思别人都看不出来,那未免也太高估他们自己了,公知之所以咬住毛泽东的“晚年错误”不放,无非是为了借机攻击前三十年攻击我们的党罢了。当然,我们并不否认,无论是毛泽东还是我们的党在社会主义探索过程中都曾犯过错误,都曾走过弯路,但是,是什么错误就是什么错误,泛泛而谈什么“晚年错误”,而不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如果不是蠢的不能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话,那只能是良心大大的坏了。

  毛主席对中国的影响是深远的,无论是谁如果试图否定毛主席都是不得人心的,最终只能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不过,我们应该目光更长远,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我们的使命就是做新时代的守护者,这才是热爱毛主席最好的方式。当然,新时代依然不完美,但是,我们应该保持耐心和信心,因为新时代值得期待,我很喜欢巴金先生的一句话:“我们的国家并不完美,但我仍然爱她,我们的任务就是让她更加完美!”

  共勉!

  最近,有人跟我说如果我专注写关于毛主席的文章的话,难以扩大影响力,对于这种善意的提醒,我表示理解和感谢。不过,请原谅我说句实在话,虽然我的粉丝确实一直都少得可怜,但我始终没有忘记我的初心,正如5年前我开始在网络上写文章的时候所说的那样:我为维护毛主席而来。我很幸运,被一些同样热爱毛主席的战友认可和支持,说句实在话,我白天要工作,晚上要陪家人,如果不是战友们的认可和支持,恐怕我还真坚持不下去,什么都不说了,谢谢战友们!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郭松民 | 我的国:厉害,还是不厉害?
  2. 吴法天:“为人民服务群”群主丁少龙是否构成寻衅滋事罪?
  3. 最燃党课展示 | 是她!就是她!把党课率先讲成了一发“催泪弹”
  4. 五十军移防入川笔记 (1967年5月28日北京京西宾馆 郑志士笔记本实录)
  5. 李旭之:害人的虚假大学
  6. 鹤龄:就《为啥只有社会主义国家有“大饥荒记忆”》与鹿野先生商榷
  7. 赴朝鲜参观旅行的一点心得体会
  8. 浅水龙:纯洁的中国共产党万岁!
  9. 三个辩题:关于改革开放、贫富差距与劳资关系
  10. 吴铭:美国总统特朗普难道是我的“学生”?
  1. 老田:邓小平到底参加过遵义会议没有?
  2. 郭松民 | 我的国:厉害,还是不厉害?
  3. 斯大林为什么招人恨?
  4. 何新怒怼教育部:惊闻屈原已从新版历史教材除名
  5. 雨夹雪:爱因斯坦歧视中国人与其阶级立场
  6. 警惕茅于轼们的骗钱伎俩
  7. 涨价去库存走到十字路口:棚改,危险的信号
  8. 建国后谁向高干兜售春药引周恩来亲自过问?
  9. 郭松民 | 文怀沙的时代标本意义
  10. 张志坤:神州大地狗泛滥,这种现象值得谈一谈
  1. 郭松民:崔永元的可怕发现
  2. “封”雨无阻,乌有之乡又回来了
  3. 老田:邓小平到底参加过遵义会议没有?
  4. 岳青山:《炎黄春秋》怎能诬谓58年“放卫星”是毛主席的号召
  5. “你住高楼大厦,我却肚饥无食”
  6. 顽石:范冰冰为什么就不能得“国家精神造就者”奖?
  7. 新加坡峰会!借飞机,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政治语言
  8. 孙锡良:睡吧!谢幕词已可见!
  9. 崔永元复仇,只为明星偷漏税?这才是真相!
  10. 王绍光:中国既到时候了,也到坎上了!
  1. 毛泽东社会主义社会制度下的伟大壮举——合作医疗万岁!
  2. 影视“热钱”大退潮
  3. 老田:邓小平到底参加过遵义会议没有?
  4. 白钢:为何苏共亡党亡国,而中共屹立不倒?
  5. 考上了大学,离改变命运还有多远?
  6. 甘肃女生因老师猥亵跳楼自杀,消防员痛哭不止!可底下围观的人群却在丑陋的嘲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