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郭松民 | 文怀沙的时代标本意义

郭松民 · 2018-06-25 · 来源:独立评论员郭松民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流氓受到劳教和社会唾弃,这是一个时代;流氓成了大师和明星,备受追捧和艳羡,这又是一个时代。

  文怀沙死了。

  和周有光去世的时候头顶光环不同(其实我认为他们两人并无本质区别),文怀沙死的时候,他头上的光环已经丧失殆尽。

  2009年,正当头顶国学大师、楚辞研究第一人,师从章太炎,与鲁迅是同门师兄弟等名号的文怀沙红得发紫的时候,资深记者李辉在《北京晚报》发表了一篇文章,对他的真实年龄、六十年代究竟为何入狱、以及是否“国学大师”、“楚辞泰斗”等一一进行质疑。

  李辉的文章看来击中了要害。此文一出,文怀沙就不再怀沙,而变成沉沙了。他发表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亡,其鸣也哀”的公开信,就此从媒体上销声匿迹。

  因为他的离去,中国的主流媒体,尤其是电视荧屏上的文化、娱乐频道显得干净了很多,尽管打扫卫生的任务仍很繁重。

  文怀沙重返媒体版面,则是因为他的死去。

  有媒体在报道这一新闻时,仍然冠以“国学大师”头衔,不知道已赴黄泉的文怀沙会不会因此感到欣慰?不过在我看来,这更像是一种讽刺,做标题的小编是有点不够厚道的。

  还有媒体称他享年108岁,但按照李辉找到的档案,他生于1921年,今年97岁。

  无论哪个年龄是真的,文怀沙长寿则是毫无疑问。因为长寿,他也就穿越了数个时代,他在不同时代的不同境遇,也就使他当之无愧地具有了时代标本的意义——我们可以从他的不同境遇,反过来一窥时代的不同。

  这种判断往往是很准确的。

  比如,考古人员在研究某种古生物的化石时,如果发现它有厚厚的皮毛,则大致可以推断出它生活的年代气候十分寒冷,反之亦反之。

  文怀沙好色,有流氓行为,这是他的一个显著特征。

  李辉在他的文章中考证——

  据知情者回忆,逮捕文怀沙的宣判大会,1963年年底在东单的青艺剧场(90年代因修建东方广场而拆除)举行,青年艺术剧院的不少人都参加了那次大会。

  查阅史料,他的罪名定为“诈骗、流氓罪”(其罪详情为:自五十年代起冒充文化部顾问,自称与周恩来、陈毅很熟,与毛主席谈过话,以此猥亵、奸污妇女十余人)。先是判处劳教一年,1964年5月正式拘留,后长期在天津茶淀农场劳教,劳教号码:23900。

  他从来没有被关押在秦城监狱,直至1980年4月解除劳改。

  人的改造是很难的。劳动教养的含义是通过劳动让被改造的对象接受教育。

  文怀沙被劳教的时间不短,但他似乎没有被改造好。当新时期到来后,他以“国学大师”的身份四处招摇,“好色”仍然是他的标签。

  只不过这一次,“好色”,或者流氓行为就不再是一种耻辱了,而变成了一种荣耀。

  媒体的口吻艳羡和吹捧兼而有之——

  《文怀沙:半为苍生半美人》,这是当年央视《人物》专栏报道文怀沙的主题。

  不知道这些“美人”当中包括不包括六十年代被他“猥亵、奸污”的十余名妇女?

  京沪大小报,时见大师如下风流佚事报道:——

  文老还自曝:“年轻的时候喜欢过的一个美女,现在年纪大了,孩子们也不管她,我就每个月给她6000块钱的生活费。她以为文怀沙还爱着她,其实不然,文怀沙只喜欢18岁的。”

  2007年10月底,名家为西湖新十景题写碑文,文怀沙应邀而来。采访文怀沙的记者很多,而文怀沙每每总能语出惊人,对约访的女记者说:“你漂亮么?漂亮我就接受采访。”

  如果在新中国前三十年,这样对女记者说话,无疑会被认为是耍流氓,说不定会当场吃耳光也未可知,但在今天,这成了一件“韵事”,传为美谈。

  文怀沙还被一些媒体“誉为”“十大最色老男人”。

  文怀沙死了,但追捧他的社会氛围并没有随之消退,许多人还在传诵他的名言:“多吃肥肉多喝酒,多与异性交朋友,最少活过九十九。”

  前段时间曝光的许多奸淫女学生的“教授”、“长江学者”,也让我们意识到,文怀沙并非个案,而是一种现象。

  人总是复杂的。流氓,在任何社会、任何时代都有。

  流氓受到劳教和社会唾弃,这是一个时代;流氓成了大师和明星,备受追捧和艳羡,这又是一个时代。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斯大林为什么招人恨?
  2. 何新怒怼教育部:惊闻屈原已从新版历史教材除名
  3. “刻不容缓的民众大联合,我们应该积极进行!”
  4. 清江游:干部不作为原因初探
  5. 从战略上看毛泽东是如何指挥三大战役的
  6. 刘武洲:关于“反腐败”的七点思考
  7. 郭松民 | 国际人物论之:“节目主持人治国”的特朗普
  8. 当社保站工作人员将文件扔在我们面前……
  9. 被抓捕的医生,你们到底得罪了谁?
  10. 被性侵却不敢发声,日韩女明星在害怕什么?
  1. “封”雨无阻,乌有之乡又回来了
  2. 特没谱征税再征税,金正恩访华又访华,有何玄机?
  3. 哪一个地方政府会率先财政破产?
  4. 比房价更先崩溃的,是年轻人“顶不住”的生活
  5. 张志坤:美朝互动让一些人很狼狈
  6. 吴铭:金正恩同志,万万不可引进外资
  7. 孙锡良:不要期待救市!
  8. 美国为何要在如胶似漆时插越南一刀?
  9. 鹤龄:三个大饥荒“惨剧”被揭穿的真实故事
  10. 秦渝:中国为什么执着地维持中美贸易关系
  1. 郭松民:崔永元的可怕发现
  2. 岳青山:《炎黄春秋》怎能诬谓58年“放卫星”是毛主席的号召
  3. “你住高楼大厦,我却肚饥无食”
  4. 老田 | 历史虚无主义大潮背后的结构要素:以文革时四川刘部长跳楼自杀为例
  5. 请中央纪委、监察部门查处《环球时报》及总编辑胡锡进违法行为
  6. 顽石:范冰冰为什么就不能得“国家精神造就者”奖?
  7. 新加坡峰会!借飞机,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政治语言
  8. 孙锡良:睡吧!谢幕词已可见!
  9. 崔永元复仇,只为明星偷漏税?这才是真相!
  10. 杨芳洲:金融开放必招灾 釜底抽薪丧国力 统一安定皆落空
  1. 【老照片】医患和谐,看上世纪的“赤脚医生”
  2. 哪一个地方政府会率先财政破产?
  3. “封”雨无阻,乌有之乡又回来了
  4. 特没谱征税再征税,金正恩访华又访华,有何玄机?
  5. 考上了大学,离改变命运还有多远?
  6. 被抓捕的医生,你们到底得罪了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