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清江游:干部不作为原因初探

清江游 · 2018-06-23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很多干部不是丧失理想、信念,而是丧失了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理念、信念。

  近一个时期,各级对党政机关的干部提出要求,他们应敢于负责,他们应肯干事,他们应有所作为,当干部不能怕犯错,不能无所作为。很多地方还出台了容错机制之类的来调动干部干事的积极性,这使人想起了那句名言,错了还可以改嘛。

  其实,一些机关干部不作为的现象由来已久,改革开放以来这种现象存在至今亦有近四十年的时间了。究其原因,问题的关键还不在怕犯错还是不怕犯错,担心犯错仅是其中的一个次要因素,甚至在很多情况并不在怕不怕犯错,而在凭什么犯错?改革开放以来,那种导致国家、企业、百姓遭受很大损失的“不怕错”是值得汲取的教训。

  那么,问题在哪呢?干部不作为的原因有很多,至少有以下几点影响很大:

  一是机构臃肿,冗员过盛的影响。在我国实行公务员制度以后,虽历经多次机构改革,人员精简,如果不说让人失望的话,至少能说结果并不尽如人意。每一次机构改革都是高喊精简机构,精简人员,而每一次的结果都是机构不断膨胀,人员不断增加,越精越臃,越精越繁,精简机构变成了增加机构,精简人员变成了增加人员,似乎不断扩大国家机器的齿轮和规模已成为国家机器运转的一种常态。这导致一种很奇怪的现象出现,一件工作由几个部门负责,一件事由多人负责。由于一件工作由几个部门都负责,往往出现都不负责的情况,由于一件事几个人都负责,往往出现大家都站那看的情况。反正负责的部门还有,反正还有其他的人负责,于是,事情就撂下了。表面上联合办公是提高效率,但实际上反映的却是把一件工作分割为几个部门负责的结果,而这恰恰容易导致干部不作为,大家都有责任,但这个责任心也是大家都得有的,可这也让责任分了心,让人放弃了责任。此不作为,彼可作为,大家都这么想,于是,不作为的多了起来。很多部门有必要吗?也许有必要也许没必要,但机构的不断地扩大、人员不断地增加,只能使部门更容易出现推诿,只能使干部更容易松散、懈怠和不作为。

  二是严重腐败现象的影响。腐败与不作为有关吗?很多人可能奇怪,事实却是关联极大。有几种情况。第一种,在那些腐败严重的部门,腐败官员为自己享受挥霍无度。因贪腐,必然要占用、贪用部门资金,且必然使此部门根本不会有作为,当然也使此部门的干部都无法有所作为。有作为是需要人力、财力、物力和时间的,有作为了,腐败官员还能贪什么?换言之,腐败必然导致部门无所作为,必然导致干部没有作为,有作为的部门和干部那一定是没有腐败官员的部门。

  第二种,由于出现腐败,或者说由于腐败严重,很多部门和基层必然产生出很大的怨气和不满。不能否认腐败官员一定不干事,但腐败官员的贪腐一定会影响部门、干部有作为的积极性,一定会打击清廉干部干事的积极性,有干的,有腐败的,谁还想着干事,谁还想着有作为?

  第三种,官场的腐败中有一种特殊现象,那就是玩面子工程,搞政绩工程,表面上是在干事,实际上干的事的是损国家,损百姓,损了方方面面,反而是没有干成实际事。关键是这种面子工程、政绩工程占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和时间,使其它想有所作为的干部也面临无米之炊,无法作为,该作为的方面无法作为。

  第四种,只要一个部门被贪官们握有权力,那不作为就会成为一种常态。因贪官们心里想的都是如何贪,如何顺利的贪,如何贪而不被发现,而不是有作为。张嘴闭嘴都是要好处,没好处的事不干,什么叫好处,实际上就是贪!他们从不想怎么做好工作,从不想应该做好什么工作。

  第五种,在官场我们还能发现一种怪现象,那就是很多被提拔的往往是不干事的,或者是只喊不干的干部。有人说肯干的,干的多的容易犯错,或者说肯定会有错,从而不得提拔,而不干的则是不容易犯错或者说是肯定不会犯错,从而容易得到提拔的机会,或者说能得到提拔。但实际情况往往是,肯干的,能干事的干部并不是因为容易犯错或者肯定会犯错而得不到提拔,肯干的,能干的一定会犯错从逻辑上讲只是一种可能性,更大的可能性是他干出成绩的机率远远高于犯错的机率。换言之,他的不被提拔与那不干事的被提拔的原因更多是腐败所致,那是被行贿受贿所累。不干事的干部之所以能被提拔,并不是他不犯错,而是他敢于行贿。久而久之,请教,有作为的干部岂不是给那些无作为的作嫁衣裳?那有作为的还会有什么积极性?

  三是干部制度缺陷的影响。大家知道,在各部门、各级机关,有一种普遍现象,有的干部干事,有的干部不干事,有的干部空喊事,有的干部坏事。就是通常说的,有干的,有看的,有喊的,有捣乱的,但这只是一种现象,它容易影响想作为的积极性,但还不是无作为的原因。客观讲,由于我国干部制度存在着天花板的制约,不论他们处在那种情况下,不论他们得到提拔的机会是不是均等的,被提拔的机会都是非常低的,有的部门几乎或者说是根本没有什么机会得到提拔。这难道不影响干部有作为的积极性?

  同样的机关工作,处在不同的机关中,处在不同层次的机关中,最终得到的待遇相差悬殊。根据现时公考的基本情况,我们可以断定不同层次的公务员无论有无作为,待遇差别极大。在下曾说过,同样的研究生或大学生,如果你考上的是中央机关,那在正常情况下,工作勤恳,清廉为人,不犯什么错,你跨上厅局级台阶的可能性极高,或者说就能提到厅局级,或者你还能下放到地方成为一方大员;而你若考中的是省级机关,同样的情况下,你提到处级的可能性极高,甚至可以说是必然的;而在你考中的是地市级机关,能肯定的最好结果是科级,若你考中的是县级机关,最好的结果是什么?熬个科级是很难的。当然,在同样的层次中,所处部门不同可能结果也有很大的差异,处在常委领导的部门被提拔的机率相对会高些;虽说什么情况下都有例外,但对绝大多数干部来讲,提拔不上去,或者说提拔受到客观限制是必然结果,这就是所谓各级的天花板现象。

  由于天花板的存在,干部有作为的积极性存在先天不足的可能性,或者说是肯定高不到那去。也许有人会说,制度就是这样的啊。所以,在下说我们的干部制度还是有缺陷的。问题是这个制度不是我国一直就有的制度,过去的干部制度是级别制的制度,它就属于那种没有天花板的干部制度,它让普通干部先天就有肯作为的积极性。如果不健忘,我们可以回忆一下那些级别制下的干部们,他们基本上工作的心思、有作为的心思是高于现在的干部们,这不是仅仅社会环境变的影响。

  四是考核机制失灵、提拔机制出现问题。不知诸位发现没有,在反腐败中,那些腐败大员们查查他们的履历,多数都属升迁迅速的那类,或者说按照干部制度的规定,多数都是能正常升迁的。别人三年升不上副科,他能,别人五年升不到正科,他能,别人七年升不到副处,他能。问题是他怎么能的?当然,现在看他是贪官,是行贿上来的。有人一定会问,对他是怎么考核的?一次行贿看不出,两次行贿也看不出,三次行贿还查不出吗?事实是,我们的考核制度十次也查不出谁是行贿上来的,谁是贪官。查查他们的考核情况,几乎个个都是优秀,几乎没有一个贪官、腐败官员是因考核被发现的。换言之,我们的考核机制也许能考核出好干部,但一般是无法考核出坏干部。那么,这个考核机制是不是有些问题?

  如果仅是考核机制失灵倒也罢了。问题是提拔机制也出现了问题。这些年,我们得承认,各级提拔了一些腐败官员,这也是非常奇怪的事。如果考核机制失灵,那么,提拔机制还是一道坎呀?可以看看对那些腐败大员们的提拔考察结论,有不好的评价吗?也许有些有不同程度的小小的不利评价,但不会影响提拔,大多数根本就没有任何不好的评价,更多的情况是,被提拔的官员得到了应有的评价,从而顺利得到提拔。当东窗事发后,回头再看他们在部门的作为,再看他们被提拔时的情况,不单是行贿的问题,很多腐败官员竟然是那种“文不能拿笔,武不能提枪”的主儿,说不清话,干不成事,腐败加无能会有什么作为?可见,这个提拔考察的坎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虽不能说它成了为行贿干部开路的先锋,但腐败官员一定都是经过组织考察的!腐败干部能上去,清廉干部没位置,干部们还想什么作为吗?

  五是理想信念缺失。这个问题改革开放以来在党政机关是非常明显的问题。过去,我们一直提倡干部要为人民服务,白纸黑字一直也是这么写的,也一直是这么要求的。但改革后,由于受到那股黑猫歪风的影响,受到那种历史虚无主义的影响,受到那种西方意识的影响,不信仰社会主义,不信仰共产主义在干部中不是一种个别现象,特别是受到否定解放三十年功绩歪论的影响,受到否定新中国前三十年歪论的影响,受到一部分人先富的影响,不仅在学生们中出现丧失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理想信念的情况,在干部中这种情况也不乏见。

  大家注意,很多干部不是丧失理想、信念,而是丧失了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理念、信念。长期以来,我们在对干部的教育中总是高喊理念信念,但忽视了其内涵。你说贪官们没有理想信念吗?我说有,不停地贪,当裸官,移民国外,送子女出国到发达国家去,最终自己也跑国外去当寓公。但他们绝不会再想什么为人民服务,绝不会想什么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理想奋斗。当一个干部缺失了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理想信念时,他还会有作为吗?肯定不会有。

  六是舆论导向出现问题。最近,大家都对那个“国家精神造就者奖”议论纷纷。作为社会主义国家,什么是国家精神竟然被某个企业曲解了,竟然让戏子们给荣光了。人们都在疑问,这国家精神造就者的奖,一个企业还真敢发,那演员还真敢领?这舆论阵地岂不是让他人占领了?当然,还有那些个精日分子的猖獗,还有那些个历史虚无主义分子的猖獗,还有那些不知从那冒出的污蔑先烈的,还有那些个这次中美贸易战中为美国当走狗的带路党们的叫喊。这种现象的出现并不奇怪,大家奇怪的是,他们怎么能经常性的在大众的眼前显摆?怎么能在各种大众媒体上出现?怎么他们的胡言乱语能经常性地到处乱喷?

  难道国家放弃舆论导向的权力了吗?难道我国可以随意的玩那种西方的所谓言论自由吗?由于各种歪论不只是影响到年轻人,也影响到各级机关和干部,一些干部只想着个人致富,哪还会想为人民服务,还会想去作为?

  还想强调的是公考。公考有一关是所谓的政治考核,大家是不是能发现一种现象。几乎没有一个人是因政治上不合格而刷下来的,只要笔试、面试、身体过关,最后的政审考核完全变成了走形式。但不得不承认,总有一些受到不良影响的政治上不合格的考生也顺利地走进了国家机关成为公务员,他们能有作为吗?

  当然,也许在下多虑了。也许干部中不作为的原因不止这些,至少这些问题的解决能有助于激发广大干部有作为的积极性吧?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上海经济真相:有一种高贵叫贫穷
  2. 张文木:喜光晕血,乃为政大忌
  3. 张文木:神多民弱,权散国乱
  4. 李光满:中国两招可破美国“十面埋伏”
  5. 不可遗忘的天津教案,仁慈的背后满是吃人云泊天兮
  6. 6年跟拍三个阶层的孩子,这部纪录片扎了高考一刀
  7. 余永定:中国金融安全的一角
  8. 四野第一王牌师,敢于抗命的首任师长钟伟,抗美援朝突破临津江被誉为三险三奇
  9. 曾经被资本主义反复验证过的经济理论,在房价面前都失效了
  10. 鲁迅笔下封建礼教是如何吃人的?
  1. 特没谱征税再征税,金正恩访华又访华,有何玄机?
  2. “封”雨无阻,乌有之乡又回来了
  3. 哪一个地方政府会率先财政破产?
  4. 比房价更先崩溃的,是年轻人“顶不住”的生活
  5. 张志坤:美朝互动让一些人很狼狈
  6. 美国为何要在如胶似漆时插越南一刀?
  7. 孙锡良:不要期待救市!
  8. 吴铭:金正恩同志,万万不可引进外资
  9. 孙锡良:到底是谁的错?
  10. 鹤龄:三个大饥荒“惨剧”被揭穿的真实故事
  1. 郭松民:崔永元的可怕发现
  2. 岳青山:《炎黄春秋》怎能诬谓58年“放卫星”是毛主席的号召
  3. “你住高楼大厦,我却肚饥无食”
  4. 老田 | 历史虚无主义大潮背后的结构要素:以文革时四川刘部长跳楼自杀为例
  5. 贾根良:美国人的讹诈与中国经济转型机会的再次丧失
  6. 请中央纪委、监察部门查处《环球时报》及总编辑胡锡进违法行为
  7. 顽石:范冰冰为什么就不能得“国家精神造就者”奖?
  8. 新加坡峰会!借飞机,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政治语言
  9. 孙锡良:睡吧!谢幕词已可见!
  10. 崔永元复仇,只为明星偷漏税?这才是真相!
  1. 林爱玥:毛泽东不是一个好父亲,真的不是
  2. 哪一个地方政府会率先财政破产?
  3. 张志坤:美朝互动让一些人很狼狈
  4. 特没谱征税再征税,金正恩访华又访华,有何玄机?
  5. 比房价更先崩溃的,是年轻人“顶不住”的生活
  6. 3医生被羁押7月,全国首例尘肺病医生获失职罪引行业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