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宪之:厉害了,特朗普!——真是难得的市场经济教员

宪之 · 2018-06-21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马克思是对的”,永远否定不了。

  厉害了,特朗普!

  ——真是难得的市场经济教员

  “厉害”云云,是相对于我们的主流经济学权威说的。

  “市场万能”,是市场化改革中的一个基本指导原则。大锅饭、铁饭碗、平均主义、等等,是普遍贫穷的社会主义,只有产权明晰、让看不见的手发挥决定作用,才能效率优先,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帮后富实现共同富裕,建立和谐共同体,大家对此也一直深信不疑。可特朗普的横空出世,特别是粗暴的干涉中国的市场经济之后,却让这一普世信条大打了折扣——这个全球化的世界上,最先富起来的负责任大国,秉持着现代企业制度和普世先进文化,一直是我们“顶层设计”和市场经济的楷模,而如今,老特领跑世界市场经济的作为,怎么看都像是倒行逆施,是在带头破坏“自由贸易”和“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普世规则。

  这位“美国优先”教父,到底是哈耶克派,还是凯恩斯派?

  他属于哪个“侧”?

  在资本划定的圈圈里转,难搞清爽。

  进入“历史终结”时代后,举世一片狂欢:美国万岁,资本主义万年长青!和平发展,市场经济,先富帮后富,美国帮“跟着美国”的国家富起来,四个现代化、小康、千年王国……指日可待了。

  恐怖主义,邪恶国家,流氓国家,南联盟、伊拉克、利比亚,金融危机,重返亚太……姓社的是“终结”了,可姓资的千年王国,却姗姗来迟,烦恼不断。

  文明冲突,专制主义,余孽,流毒……是尔等妨碍了民主世界与和谐社会的实现。

  是市场经济没有“完全”、不够“深化”造成的。

  然而,特朗普身体力行教导我们的,却不是这样。

  这位美国特色总统好挥动双手,在人们眼前晃动总是攥紧的铁拳。

  美国优先、国家安全、铝铁关税、中兴制裁、中美贸易战、G7纷争……虽都关联着市场经济,但不是“看不见的手”。

  半岛“极限施压”、炸叙利亚、威胁伊朗、南海航母“航行自由”、台湾海峡挑衅不断升级……手里掌控的更是导弹了。

  老特狠,不仅对中国、对欧日伙伴也一样“该出手时就出手”,“看得见的手”。就中,除了中美“贸易摩擦”双赢外,欧日6G都很愤怒,指责美国的“自由贸易”太不地道。

  是老特不懂“市场经济”,还是我们对市场经济和“资源配置”作用理解偏了,过于迷信了?

  在我们转型接轨融入世界过程中,市场万能”,一直是不可动摇的信条。现在看来,这一法则并不普世,它对内管用,对外并不灵。中美摩擦双赢的结局就是明证:美国的赢,固然靠“政府”而不是“市场”;我们要履行“契约”,难道能离开政府调节吗?

  从资本来到世间,开创市场经济,好像总是两只手并用:“看不见的”,与“看得见的”,就像中美关系一样,“谁也离不开谁”。可以同时出手,也可突出一只;至于突出哪只,那是因时因地致宜的——该出哪只,就出哪只,并不像我们的精英那样教条迷信。

  资本也是靠革命走上历史舞台的。中国告别革命后,精英们只讲市场,对革命深恶痛绝,实在不得已,也只许讲“光荣革命”。这是蓄意遮蔽历史:没有没有克伦威尔、罗伯斯庇尔和拿破仑们的血与火的洗礼,资本能够“光荣”地登上历史舞台吗?

  盎格鲁·撒克逊人征服世界,更是如此。这些时下被中国精英顶礼膜拜的绅士,是怎么先富起来的?靠的不就是贩卖黑奴和灭绝印第安人吗!对此,人家自己倒不避讳说“持剑经商”,到中国精英宣讲“大国崛起”,就变成了和平崛起和自由贸易。鸦片战争前,中国的GDP远超英国,中英贸易,按照市场规则行事,总是中国出超。正是这些亚当·斯密的子孙,用坚船利炮打败了中国,强迫给中国“配置”鸦片,才确立了新型的中英关系。之后,中国一步步沦为半殖民地,从“辛丑和约”到“中美商约”,靠着这一个个契约“配置”,才保证中西市场贸易的自由运行。彼时的中国,倒是“信守不平等条约”的,可惜“跟着英国”没有“富起来”,没有“三百年殖民地现代化”。不是后来毛泽东搞“过激主义”,今天搞市场经济和平崛起,连门也没有。

  “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马克思是对的”,永远否定不了。

  英荷争霸、百年战争、普法战争,直到两次世界大战,包括今天美国轰炸肢解阿富汗、南联盟、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的战争,“民主”“人权”各式华美外衣里,包裹的还是跨国垄断资本的利益,是为美元霸权和军工集团开辟和保障市场。“持剑经商”,一点没有变。

  开辟市场靠刀剑,靠血与火;为资本保驾护航,同样靠它,靠航母和导弹。

  前提建立起来之后,放手让资本自由地“配置资源”,这时候,嘴里就只剩“市场经济”“自由贸易”“契约”“自由”和“人性”了。

  无论在国内还是在国外,在资本不够强大时,都需要“看得见的手”的开拓呵护;当资本足够强大时,该放手时就放手,让资本用“看不见的手”潇洒自由地榨取利润,另一只当后盾。斯密和凯恩斯轮番登场,里根、撒切尔与特朗普变奏,共同演奏着资本的欢乐颂,并不是“看不见”的小夜曲。

  市场配置就是资本配置。资本的生命就是利润,大利大干小利小干无利不干。“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放手把国计民生交给市场、交给资本支配,打造出的只能是丛林社会,造就出的“国家精神”,只能是丛林法则,要么做狼,要么做羊。

  我们的经济学权威,被特朗普无情地打脸了。

  毛泽东主席就一直反对违背经济规律搞长官意志决策。58年的那段公案,是老人家最早反对“一平二调”和“穷过度”,可惜行不通,逼得他把党内通信写到生产队长:“比起现在流行的高调来,我这里唱的是低调”。不过,他讲的是“经济规律”,是公有制下的商品经济,并不是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强调市场在配置资源中的作用是必要的,但强调到“万能”,就值得商量了。

  事实上,强调“万能”,往往是行政推动揠苗助长,单向选择:只有国退民进,才算市场配置;否则,就是“走回头路”。疯狂掠夺性开发实在难以为继了,不得不对煤矿乱象搞点整顿,精英们马上齐声嚷嚷:这是“国进民退”,“走回头路”了。

  “大矿大开,小矿小开,有水快流”,如此这般设计配置市场,黑猫白猫急功近利,钱权勾结黑道横行,穷奢极欲伴生着黑窑奴工,毁灭资源吃祖宗饭断子孙路,三晋大地被“配置”得满目疮痍……只能“进”不能“退”的硬道理,不是市场配置而是配置市场,长官意志体现的不过是资本杀鸡取卵竭泽而渔式疯狂掠夺冲动。

  沸腾奔涌几十年的市场经济大潮中,坚持尊重经济规律、为国为民、独立自主的配置,就能够健康持久发展,利国利民。反之,眼里只盯着资本的、心中只有GDP和保驾护航的“配置”,则发展不能健康持久,受制于人,乱象丛生。

  中国小轿车和大飞机的“配置”与高铁“配置”的不同结局,不该反省一下了吗?

  实际上都是两手并用,不同之处恐怕还在于不同的“配置”指导思想。

  “造不如买买不如租”很合算,钱来得快,而且能傍上美国大老板,紧跟快富,公私两利。这样的市场算计,就设计出“外向型”、“市场换技术”、“再为洋人打工二十年”、“裤子换飞机”、“运十下马”等等“市场决定作用”的配置。结果是波音空客满天飞,合资汽车遍地跑,市场让给人家了,大头给人挣了,至今也未换来技术。一个芯片制裁就受不了,特朗普一声吼,中兴立马哈衣。这不过是“市场配置”酿出的第一枚苦果。

  高铁引进消化自主创新,不过十来年,领跑世界,为国创汇,举世瞩目。

  卫星和北斗,“配置”到世界市场了,都是成功的设计。

  其实,我们多年来为了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持续升温的“招商引资”热,从包到股到快买卖光的“国退民进”,“大矿大开小矿小开有水快流”造就出煤老板阶层,房地产开发和支柱化造就了房地产大亨阶层,医疗、教育和卫生的市场化改革……起推动作用的,未必真是“看不见的手”,起决定作用的,还是“看得见的手”,“壮士扼腕”,“不换思想就换人”。开始,是顶层设计“配置”了房地产支柱;后来,就被房地产市场“配置”绑架了——这时,才真是“市场起决定作用”了。

  所有制设计着市场规则,决定着市场运行机制。公有制“姓社”,“资源配置”有两手:计划调节和市场调节。我们以美国为标杆的“现代企业制度”,精英们信誓旦旦保证遵守的由美国制定的世界规则,包括WPO,我们力争人家认可准入的“完全市场经济”,都是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不忘初心,为国为民搞社会主义,就不能迷信它,听任其配置支配。在国外,一带一路得准备两手,应对美国霸权主义捣乱破坏;在国内,不能放手把国计民生交给资本和市场,无论是宏观设计还是微观调节,执政的共产党都不能放弃自己的责任。

  市场经济到底是怎么回事,特朗普给我们上了一堂大课,我们千万不能辜负了人家的一片苦心。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特没谱征税再征税,金正恩访华又访华,有何玄机?
  2. 张志坤:美朝互动让一些人很狼狈
  3. 孙锡良:不要期待救市!
  4. 比房价更先崩溃的,是年轻人“顶不住”的生活
  5. 提高个税起征点,真的是天上掉红包吗?
  6. 郭松民 | 谈谈世界杯:真的,中国人为什么迷恋足球?
  7. 吴铭:金正恩同志,万万不可引进外资
  8. 乌有之乡网站服务器维护公告
  9. 张耀祖:排斥马克思
  10. 为什么大城市越来越难待?
  1. 师伟:作为父亲,毛主席是“不成功”的
  2. 孙恒:我所认识的崔永元
  3. 特没谱征税再征税,金正恩访华又访华,有何玄机?
  4. 哪一个地方政府会率先财政破产?
  5. 解决台湾问题最大阻碍是民进党?错,是国民党!
  6. 美国为何要在如胶似漆时插越南一刀?
  7. 孙锡良:到底是谁的错?
  8. 东北国营厂下岗职工自述:几万块啊,就把自己给彻底“卖”了
  9. 张志坤:美朝互动让一些人很狼狈
  10. 孙锡良:不要期待救市!
  1. 郭松民:崔永元的可怕发现
  2. 黎阳:柳传志们想要干什么?
  3. 岳青山:《炎黄春秋》怎能诬谓58年“放卫星”是毛主席的号召
  4. “你住高楼大厦,我却肚饥无食”
  5. 老田 | 历史虚无主义大潮背后的结构要素:以文革时四川刘部长跳楼自杀为例
  6. 贾根良:美国人的讹诈与中国经济转型机会的再次丧失
  7. 请中央纪委、监察部门查处《环球时报》及总编辑胡锡进违法行为
  8. 顽石:范冰冰为什么就不能得“国家精神造就者”奖?
  9. 孙锡良:睡吧!谢幕词已可见!
  10. 新加坡峰会!借飞机,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政治语言
  1. 师伟:作为父亲,毛主席是“不成功”的
  2. 哪一个地方政府会率先财政破产?
  3. 孙恒:我所认识的崔永元
  4. 特没谱征税再征税,金正恩访华又访华,有何玄机?
  5. 东北国营厂下岗职工自述:几万块啊,就把自己给彻底“卖”了
  6. 乌有之乡网站服务器维护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