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孙恒:我所认识的崔永元

记者 · 2018-06-15 · 来源:《环球人物》杂志
收藏( 评论( 字体: / /

2017年1月15日崔永元和孙恒在北京朝阳区皮村孙恒的住处

    我所认识的崔永元

  ——孙恒(打工春晚总策划)

  与崔永元老师最早相识是在2004年,那年我们打工青年艺术团(新工人艺术团前身)在京文唱片公司的支持下出版发行了首张专辑《天下打工是一家》。崔老师邀请我们去做了一期节目,并专门为这个专辑发起了“团结一心卖唱片”的倡议书,里面有两段是这样写的:

  那些打工者工装未脱,灰尘满身挤在一起,听着属于他们自己的歌。疲惫的心灵慢慢复苏,重新燃起了对美好生活的憧憬。这样的场面你我都未曾看过,但它的确就发生在我们生活的都市里,它发生在我们身边。那一刻,我们这个浮躁喧嚣的城市水晶般的纯净。

  在这个莺歌燕舞的时代,这样的唱片注定没有多大销路,而这个社会实在是缺乏这样一张唱片。今天我郑重提议,用签售的方式推销这张唱片,回报为我们营造美好生活空间的打工者,我们承诺分文不取。团结一心卖唱片,这张唱片卖火了,我们的城市就更美了。

  崔老师说:“我为什么提这个倡议书呢?就是希望更多人听到。孙恒关注的可能就是和他一起打工的这些人,其实我关注的不是这些人,我关注的是歧视打工者的这些人。因为你得从源头去改变,如果把这些人改变了,那打工者不会感到受歧视,不会有这种自卑感,那他们就不唱这个了,他们就唱《青藏高原》,就唱《我爱你,中国》。如果说我跟孙恒两人之间有什么默契,就是各管一摊。相对来说,我这摊更难弄。”

  崔老师很喜欢我写的那首《彪哥》,他觉得那里透着平等。“我想告诉你我们的快乐,我就告诉你我们怎么快乐。我想告诉你我们的悲伤,我就告诉你我们怎么悲伤。”他说,这就叫平等。

  2011年11月,崔老师的《小崔说事》节目邀请我们去做了一期“打工博物馆”的专题节目。做完节目,崔老师跟我说以后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就找他。2012年1月,我们在北京朝阳区最东端的皮村筹备举办首届打工春晚。当时的想法很简单:春节快到了,很多工友回不了家,我们为大家组织一场打工春晚,自娱自乐。演出前一个多月,我就想能不能邀请崔老师来给我们主持,然后把晚会录下来放到网上,让更多的工友们看到。于是,我在微博上试着发私信邀请崔老师,没想到他很快就回复说:“只要有时间就一定来。”但我还是怀疑,因为到年底了,崔老师是大名人肯定特别忙,可能也就是说说而已。直到最后一刻,大家见到崔老师真的来了,我们所有的人都欢欣鼓舞。

  2012年1月8日下午,首届打工春晚开始之前,崔永元到皮村同心实验学校看望学生。

  记得那一天,崔老师先到了打工子弟学校——同心实验学校。这所学校是我们用销售唱片得来的7.5万元版税作为启动资金,在2005年8月21日创办的。崔老师来的那天特别冷,刮着大风,零下好几度。他站在寒风中的升旗台上,给孩子们送了新年礼物,每人一个新书包。发完书包,他就让孩子们赶快回到教室,他又去教室里和孩子们聊天。

  2012年1月8日下午,首届打工春晚开始之前,崔永元在皮村参观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

  崔永元为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的留言:“每个现代化的城市,都是一座打工博物馆。劳动最光荣!”

  离开学校,我们带着崔老师去参观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这是我们在2008年创办的全国唯一的打工博物馆,希望通过这个博物馆,记录打工文化历史,倡导劳动价值认同。崔老师在参观博物馆的时候,非常仔细,表情凝重,还在博物馆的留言簿上写道:“每个现代化的城市,都是一座打工博物馆。劳动最光荣!”

  2012年1月8日下午,崔永元和同心实验学校沈金花校长共同主持首届打工春晚

  2012年1月8日下午两点,首届打工春晚在皮村打工博物馆院里的帐篷剧场如期举行。场内当时的温度只有零下几度,挤满了100多位工友。我心里有点忐忑,不知道崔老师会如何面对这样简陋的舞台。没想到他的第一句话是:“我觉得这儿特别舒服!”

  2012首届打工春晚现场

  打工春晚的所有舞台设计和现场布置,总共花了不到1000元,而我们感受到的,是崔老师的自然融入,是他平等、尊重和温暖的态度。崔老师那天特别开心,感叹道:“气氛太好了,大家的掌声是发自内心的,而不是领掌领出来的。”临走的时候,崔老师对我说:“这是我主持过的条件最简陋、规模最小的春晚,但却是让我最感动、最亲切、最温暖的春晚。”从此,崔老师成为打工春晚的一部分。

  2017打工春晚重回皮村,崔永元和大家一同唱响《劳动者赞歌》。

  那之后,崔老师又为我们主持过2013年、2015年、2017年三届打工春晚。2018年,打工春晚在线上以视频节目的形式继续举办,崔老师就通过微博发文,号召大家都来转发、收看。

  2018年5月3日晚上,在“原地炸裂•后五一•我的诗篇”演讲会活动上,我再次见到崔老师。他说最近身体不太好,问我皮村怎么样,我说皮村周边的工厂和公寓关停了,学校和博物馆还在。我跟他说,我们刚刚成立了“同心公益基金”,打算以后以新的平台继续为流动人群服务,他立刻就说:“我帮你筹款。”于是,我马上邀请他加入“同心之友”,每年要为同心公益基金筹款1000元。当晚,崔老师就给我发了红包。因为他不会使用微信转账功能,只好连续发5个200元的红包,捐赠1000元。崔老师就这样成为“同心之友”001号友人。

  刚刚过去的“六一”儿童节,我们在北京举办了“一同歌唱•关注困境儿童公益音乐会”,崔老师因为出差没能来参加活动,就专门捐赠了一幅他的最新画作《大吉》给我们现场拍卖筹款。那幅作品拍了2.2万元,全部捐赠给“同心公益基金”,用于支持困境儿童音乐赋能公益项目。

  最近崔老师因为说了一些话而引起争议,那些争议我未必全懂,大家也未必全懂。但我可以确定一点,我和许多打工者在崔老师身上感受到了真诚、正义、担当。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一声叹息,郭沫若
  2. 越南多地爆发“反华”示威,真的是为了“反华”?
  3. 余云辉:中兴通讯宁可站着死,不可跪着生!
  4. 地球村9号:台海形势趋于严峻,中美或将面临新的台海危机!
  5. 王绍光:中国既到时候了,也到坎上了!
  6. 东北国营厂下岗职工自述:几万块啊,就把自己给彻底“卖”了
  7. 北山浮生:和谐的金特会?磨刀霍霍的大棋局!
  8. 李光满:从七个方面看“金特会”给中国带来的战略利益!
  9. 革命老人李成瑞自述
  10. 怒喷娱乐圈的崔永元,也曾怼过这样的商业巨头
  1. 新加坡峰会!借飞机,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政治语言
  2. 补壹刀:见完了,问题来了!
  3. 郝贵生:大学生毕业典礼究竟应该讲些什么?—评北大女教授的毕业致辞
  4. 护士集体罢工!这锅谁来背?
  5. 成都双爷:张老四的地,冼得干净么?
  6. 孙锡良:我可能是文盲
  7. 安生:房价破灭以后……
  8. 丑牛:红五月的残褪
  9. 张志坤:没有洲际核导弹,金正恩就什么都不是
  10. 孙锡良:老孙微评(新加坡大戏)
  1. 老田 | 从柳传志的“冲天一怒”看乌有之乡公号被封:关于新阶级的公共责任伦理问题
  2. 郭松民:崔永元的可怕发现
  3. 黎阳:柳传志们想要干什么?
  4. “你住高楼大厦,我却肚饥无食”
  5. 老田 | 历史虚无主义大潮背后的结构要素:以文革时四川刘部长跳楼自杀为例
  6. 岳青山:《炎黄春秋》怎能诬谓58年“放卫星”是毛主席的号召
  7. 贾根良:美国人的讹诈与中国经济转型机会的再次丧失
  8. 郭松民 | 联想事件:资产阶级向何处去?
  9. 请中央纪委、监察部门查处《环球时报》及总编辑胡锡进违法行为
  10. 顽石:范冰冰为什么就不能得“国家精神造就者”奖?
  1. 草原上的武装民兵
  2. 汪建新:毛泽东诗词与湖湘文化
  3. 丑牛:红五月的残褪
  4. 补壹刀:见完了,问题来了!
  5. 东北国营厂下岗职工自述:几万块啊,就把自己给彻底“卖”了
  6. 郭松民:国家博物馆里的马克思与毛泽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