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舆论战争

郭松民:纪念邓丽君如火如荼,“国军”什么情况下会纪念刘胡兰?

郭松民 · 2018-02-10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我们”却变得面目全非,把从未改变的敌人,当成了偶像,“最爱”——有细心网友统计,这家“主流中的主流”最近几年已经13次发微博纪念邓丽君了。

  许多人看过电影《霓虹灯下的哨兵》,没看过也不要紧,这部片子的资源网上很容易找到,闲来无事可以看一看。

  故事很简单:

  1949年5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八连在参加解放上海的战斗之后,随即接受了警卫上海南京路的光荣任务。没想到这支胜利之师却转瞬间陷入被“围攻”的困境:三排长陈喜在“香风”的熏染下目眩神迷,忘记了我军艰苦朴素的革命传统,扔掉了有补丁的布袜,还要班长赵大大“黑不溜秋靠边站”。妻子春妮从乡下来部队探望他,他却嫌弃妻子太土气,跟不上潮流;新战士童阿男学生气十足,不请假就与同学到国际饭店吃饭,连长批评他,他还不以为然,“解放了,平等了,资产阶级能去的地方,我也可以去……”

  艺术作品虽然免不了夸张,但却揭示这样的道理:当一个阶级或一个政治、军事集团,在政治上、军事上处于节节胜利并保持着进攻状态的时候,在文化上却可能是防守的状态。

  更重要的是,如果在文化阵地上一旦被击溃,则其在政治上、军事上所取得的胜利也有可能随之丧失。

  电影中,这个问题得到了圆满的解决。但在现实斗争中,情况就远远不是这么乐观了。

  到了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叶,文化和意识形态领域里的斗争形势是如此严峻,以至于毛泽东主席不惜拿出自己建党、建军、建国的全部威望,抱着“跌得粉碎”的决心,发动了“史无前例”,期待能够实现文化上的突围,并转守为攻,基本上解决这个问题。

  毛泽东主席去世之后,情况发生了逆转。

  八十年代,伴随着“彻底否定”,中国大陆在文化上基本上处于不设防的状态。有过两次“清除精神污染”,也只能算是全局溃退下的不成功后卫战。

  如果说八十年代还是“软弱涣散”的话,那么九十年代之后就只能用“溃不成军”来形容了,新世纪之后,简直是“开门揖盗”了。

  邓丽君,这位目前已经可以确认的国民党“国家安全局”的秘密情报人员,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登上了历史舞台。

  冯小刚的电影《芳华》中,有一个情节很耐人寻味:“活雷锋”刘峰,听了一首邓丽君的歌曲后,就再也栓不住心猿意马,搂抱了暗恋多年的林丁丁,结果被指为“耍流氓”,导致个人命运发生了急剧转折。

  这样的情节,固然不无黑化,但的确反映了邓丽君的心战“威力”,国共两党在经历了多年较量之后,国民党多年来在各个领域均被共产党无情蹂躏之后,终于在文化领域恢复了攻势,并明显占据了上风。

  邓丽君,相当于文化领域里的“七十四师”,而真实的七十四师没有做到的事情,邓丽君做到了。

  崔永元的一次脱口秀中讲了这样一个段子:

  厦门和金门,一开始是互相炮击,后来是互相喊话,再后来,金门方面开始播放邓丽君的歌曲,“我们这边就不知道怎么办了?”

  听众当中响起了会心的笑声。

  邓丽君的歌声,代替了国民党军的炮弹!

  实际上,金门不仅播放过邓丽君歌曲,邓丽君本人也曾经亲临金门前线通过大型扩音器向大陆喊话,唱《何日君再来》,这相当于亲自站上炮位了。

  蒋经国还把邓丽君作为“秘密武器”,派她去慰问叛逃到台湾的解放军飞行员。

  1月29日,邓丽君65岁诞辰。大陆一家堪称“主流中的主流”媒体,在其客户端专门发文纪念。尽管这家媒体,从来记不起为它亲笔题写报头的那个人的诞辰。

  有趣的是,台湾一家“深蓝”媒体,也同时发了一条纪念微博,把邓丽君作为“同志”和“战士”来纪念。

  “敌人”还是那个“敌人”,一点没变,持剑在手,横眉冷对。

  “我们”却变得面目全非,把从未改变的敌人,当成了偶像,“最爱”——有细心网友统计,这家“主流中的主流”最近几年已经13次发微博纪念邓丽君了。

  有人说,已经“结束敌对状态”了,何必小题大做?

  可是,“结束敌对状态”不应该是双方同时结束吗?单方面的结束,不是等于向对方缴械投降吗?

  想起一个问题。“国军”在什么情况下会纪念刘胡兰?

  只有一种可能:起义,并且被改编为解放军之后。通过纪念刘胡兰,起义“国军”意识到自己曾经犯下反人民的罪行,今后要痛改前非,立功赎罪。

  “主流中的主流”如此深情款款纪念邓丽君,标志着文化领域里的斗争已经结束了,所有阵地,全告失守。

  这条纪念微博,就是一面白旗,意味着对自己曾经坚守的价值观的全盘否定,也意味着对自身历史的全盘否定。

  甚至意味着“国民党化”的完成——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可是,可以不要这么毫无尊严吗?文化斗争,既然是斗争,就有可能失败,但“主流中的主流”这种做派,相当于跪下来舔敌人的脚趾,还抬起头来一脸下贱地媚笑!

  好在主流并不是全部。

  鲁迅先生说,石在,火是不会灭的。

  只要民间的火种仍存,就还会有星火燎原的那一天。

  外一篇:郭松民 | 因邓丽君而引发的和“深蓝”的一段对话

  我的《纪念邓丽君如火如荼,“国军”什么情况下会纪念刘胡兰?》一文在网上发表后,引起在台湾的国民党的注意。于是就有了我和一个国民党行动组织的一段网上对话(这个组织姑隐其名,以“深蓝”代之)——

  深蓝:郭先生您好!希望您能刪除關於鄧麗君小姐的微博[微笑]

  我:为什么?很好奇[汗]

  深蓝:難道讓她在天堂里也不得安生嗎?

  【郭松民注:“深蓝”的这句话引起了我的不快。我的这篇文章虽然提到了邓丽君,但并没有对邓丽君进行任何抨击,我深知抨击她没有意义,在一定意义上,甚至可以说她也是受害者。我抨击的是蒋记国民党对邓丽君的利用,以及大陆“主流中的主流”以纪念邓丽君之名所表现出来的文化与政治投降主义嘴脸。

  没有想到的是,“主流中的主流”没有表态,国民党先沉不住气了,真是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

  我: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让我文中提到的“主流中的主流”删除微博呢?

  深蓝:“主流中的主流”我們怎麼管的了呢?[摊手]

  我:为什么你觉得你能管得了我呢?

  深蓝:沒有管您,也沒有覺得能管得了您。只是建議您[微笑]

  用大陸的話講,就是希望你們不要在吃逝者的人血饅頭了

  兩岸關係已經非常脆弱了,真的不應該再火上澆油

  【郭松民注:这两句话彻底激怒了我。我不能不进行反击!】

  我:邓丽君的人血馒头不是国民党的文宣先端上餐桌的吗?

  【郭松民注:不仅是国民党的文宣,还有大陆的文化精英,正是他们一而再、再而三地用邓丽君的流行,来嘲讽新中国前三十年的革命文化,用对邓丽君的“纪念”,来抚慰自己的贱民心灵,证明自己对“主流文明”的回归。】

  我:两岸关系紧张,难道不是国民党的隐性台独政策造成的吗?

  国民党在大陆祸害了二十多年,逃到台湾后又实行封建割据,分裂祖国。蒋经国行将就木之际又将政权交给台独分子,可谓罪孽深重,你们为什么不忏悔?

  深蓝:您講這樣的話,我們很遺憾。

  我:单单遗憾是不够的,要反思。

  国民党应该放弃所谓“各自表述”,在岛内率先承认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为统一做出贡献,这样才能对历史有所交代!

  何去何从,宜早做选择。否则国民党必被历史彻底抛弃!

  【郭松民注:我这样说,并无嘲讽,是非常恳切的。靡不有初,鲜克有终。国民党毕竟曾是中山先生创立的革命政党,也曾为中华民族做过一些有益的事,在历史的大是大非面前,国民党必须做出正确选择,这是对国民党的真正爱护。

  深蓝:你能代表大陸領導人決定大陸的兩岸政策?

  九二共識是兩岸領導人共同確立的原則。你難道想推翻?

  【郭松民注:毕竟是国民党,中央社的嘴脸又露出来了。】

  我: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

  这就是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的立场!

  赞同这个立场的,就是中国人;不赞成这个立场的,就不配称为中国人。

  深蓝:你們最高領導人也沒這麼說[挖鼻][挖鼻]

  我還要忙,有機會再聊吧

  ……

  当国民党在台湾都已经式微,逐渐沦为一个地方性的、无足轻重的小党派的情况下,在大陆却出现了“蒋粉”、“国粉”和“民国热”,在影视作品(如《无问西东》)中,甚至出现了用“中华民国”否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情况,这是不合逻辑的。

  这其中很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有人以“统战”为名,将文化领导权拱手相让,以至于新世纪以来,使国民党演变成了“失败的胜利者”——国民党不仅早就被逐出大陆,在台湾也失去了政权,日渐边缘化,然而在大陆的文化、舆论界,却头顶道德光环强势回归,俨然成了文化和意识形态领域里的胜利者。

  从2005年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就开始了对“国军抗战”的大规模宣传,国民党一改“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形象,似乎真成了抗日的中流砥柱;

  有些人甚至不惜替乏善可陈的国军抗日历史编造“英雄故事”【点击阅读】;

  民间自由派主导的所谓寻找“国军抗战老兵”运动,变成了对共产党和新中国的大规模道德控诉;

  为了迁就国民党,“解放战争”悄然从电影银幕和电视荧屏上消失了,甚至成了某种政治不正确。“内战无英雄”、“国共之争,成王败寇”一类奇谈怪论充斥网络;

  实际上,就对中华民族解放与发展的意义而言,解放战争的意义远胜于抗日战争,对此,以后我将有专文论述。

  从连战开始,每当有国民党领导人访问大陆,总是要从炫耀性地祭拜中山陵或广州黄花岗七十二烈士陵园开始。我很好奇,难道国民党在大陆就只有中山陵和黄花岗?为什么不邀请他们去南京雨花台、上海龙华烈士陵园、重庆渣滓洞和白公馆?让他们看看他们的前辈杀害了多少真正中华民族的精英?

  ……

  种种文化上的认贼作父行径,促成了国民党重新成为“胜利者”——相对于国民党成为“失败的胜利者”,难道没有“胜利的失败者”?

  有必要厘清“统战”的概念。何为“统战”?简言之就是不同集团为了同一目的结成共同阵营。

  我们可以国民党结成反台独的统一战线,但这绝不意味着——

  第一,  在历史叙述上无原则地迁就国民党,甚至放弃自己的历史叙述;

  第二,  放弃自己的政治原则和政治尊严,“什么都可以谈”;

  第三,  默许国民党的隐性台独(试问“不统、不独、不武”是个什么东西呢?这难道不是要保持分裂现状吗?这不是一种事实上独立吗?为什么要自欺呢?)

  没有这三条原则的“统战”,其实应该有一个更合适的名字——“投降!”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曹征路: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的责任应该由李德承担吗?——重访革命史之二十五
  2. 文学史中的柳青和赵树理
  3. 曹征路:“只要有毛泽东,我们总会有希望”——重访革命史之二十四
  4. 曹征路:湘江之战,意味着血泪也意味着新生——重访革命史之二十六
  5. 曹征路:张献忠化的张国焘为什么必然失败——重访革命史之二十七
  6. 范仄:重申社会主义公有制
  7. 郭松民:像热恋那样爱上中国革命——评北京电视台《阳早与寒春的故事》
  8. 郭松民:学界、舆论界缺乏地缘政治常识,或会影响国家命运
  9. 郭松民:纪念邓丽君如火如荼,“国军”什么情况下会纪念刘胡兰?
  1. 官媒盛赞毛泽东时代中国计算机巨大发展是何用意?
  2. 保赞唐:民国究竟好不好?看看国民党大官怎么说(上篇)
  3. 张文木: 学风建设,关乎中国命运
  4. 美国《国家利益》:张文木是中国外交政策 争论中的一个重要人物
  5. 郭松民 | 评郎平、黄渤在“海里”的发言:最需要的是什么?
  6. 双石:西路军问题再考辩(完整版)
  7. 张文木:学问不可“无问西东”
  8. 张昌廷:“让周新城带头将财产充公”,让谁难堪?
  9. 张全景演讲视频:牢记毛主席的丰功伟绩
  10. 郭松民:中国近代史、现代史的分界线,应该定在1953年!
  1. 郭松民 |《无问西东》:卒子拱来拱去,已经快要将军了
  2. 警惕: 一条伪造的毛主席语录
  3. 老田:从有关中学历史教材的争论看精英们的非毛化困境
  4. 醉翁之意不在酒——公知们为何攻击新版教科书文革部分?
  5. 吴铭:毛主席时代为什么没解决台湾问题?
  6. 老田 | 符号生产领域的法西斯生产方式:从易中天的泼妇骂街说起
  7. 张志坤:究竟谁是人民,确实应该说清楚
  8. 钱昌明:中国人应该追求怎样的梦? ——评易中天的《中国梦:梦与梦魔》
  9. 罗援少将:电视剧《风筝》的几大败笔
  10. 老田:特务政治的诱惑力与白痴国王的认识论
  1. 双石:土鳖抗铁牛——王扶之PK约翰逊
  2. 官媒盛赞毛泽东时代中国计算机巨大发展是何用意?
  3. 官媒盛赞毛泽东时代中国计算机巨大发展是何用意?
  4. 官媒盛赞毛泽东时代中国计算机巨大发展是何用意?
  5. 曹征路小说:苦辩记
  6. 郝贵生讲座视频:毛主席哲学著作的现实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