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文艺新生

丑牛:三读《软埋》——在武汉工农兵批《软埋》座谈会上的发言

丑牛 · 2017-05-04 · 来源:乌有之乡
《软埋》通篇是在"算旧帐"却叫别人"不要从算旧帐的角度来解读;《软理》通篇是煽起人们对共产党发动土改血腥暴行的仇恨,却说成"无不基于现世安稳,父慈子孝的生活情境之上。"

  听了以上各位代表的发言,很受教育,特别是原汉南农场农工聂世勤同志的发言。他说:方方写《软埋》是为被推翻的地主阶级招魂,为今天新兴的大地主、大资本家开路。他讲的不只是理论,而是今天的现实,农工们仍在为反抗大地主、大资本家的掠夺、剝削、压迫而斗争。方方写的“成功的投资家”们,正带着他们"深切至骨”的仇恨,重建"失去的天堂"。

  我对《软埋》政治性质的认识,是在批判中逐步深化的。

  第一次读《软埋》,是在网上读到一些批判文章之后,说方方攻击"土改”我真大吃一惊,她是一颗文坛上的新星啊!又是共产党员,又是省作协主席,怎么会反对革命呢?

  买了一本《软埋》越读越愤恨。这哪是写"土改”,分明是骂“土改”,攻击“土改”,诬蔑"土改”!方方连“土改”的程序都不懂,更不懂得“土改”的法令和政策,胡乱编造了一出对地主软埋、灭门的血腥惨刷,编造了“土改”构建了一个十八层地狱的阴森恐怖的深不见底的大黑洞。

  我先后参加了三期“土改”,编过了《土改简报》,办过“土改”的展览。对方方写的《软埋》故事,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我也读过逃到国外的地主分子写的控诉“土改”的书,都没方方写的这般残暴和血腥。方方可是一个共产党员啊!又是一位赤色作家协会的主席啊!她写《软埋》的目的是什么?不是歌颂革命,而是颠覆革命。

  如是,我写了《〈软埋〉的是革命》的批判文章。

  第二次读《软埋》,是方方在国外发了她的"微博"来回应对她的《软埋》的批判之后,在"微博"中,她一口咬定,对她的《软埋》的批判,是"乌有之乡”一干人马干的,是她在作协担任领导工作时,因评奖、评职称得罪了湖北两帮子人,这两帮子人公报私仇,和乌有之乡一干人马遥相呼应,对她进行围攻。方方多么的正直呀,方方多么地坚持党的原则呀!方方多么地坚定地站在党的正确路线的立场与极左派作斗争啊!邓小平不是说过吗:主要是防"左”,你方方不是和极左分子作斗争,而遭到他们的围攻吗?

  幸亏我和“乌有之乡”一干人马相识;幸亏我和省作协机关住的门对门。详细一了解,没有一篇批判文章和她说的“公报私仇”有关连;没有一篇批判文章,是极左分子对她的围剿,更没有一篇文章是“相互呼应”出来的,更没有一次行动是"相互欢呼的了”。这里我爆光一个"内情”。

  我从网上读到最早批《软埋》的文章,是独立学者老田写的,我们经常见面谈理论,讲形势。但他写批《软埋》的文章,我一点也不知道,在网上读到他的文章后,我电话找他借《软埋》一读,他告诉我,从网上买比他送书来更方便。我也没有告诉他,我准备写批判文章。一直到今天,我和他见面交谈或通电话交谈,没有一次是交流批《软埋》的话题,不是我们有所忌讳,而是没有这个必要,我们不会搞《人民文学》杂志那种阴谋策划,也不会搞某文学奖项授于《软埋》那种呼应合谋。

  我再次读《软埋》悟出了方方反攻的谋略:转移斗争大方向。写了《方方同志仍在玩"软埋”》一文,。有些网友对我发出了批评:"方方是你的同志么?”我的本意是,方方这种对待批评的谋略是在羞辱她的"共产党员”身份,是在羞辱她的赤色作家协会主席的身份,方方们很害怕"文革语言”,我还是喜欢用:"伪装应当剝去!”

  这次来参加武汉工农兵批《软埋》座谈会,我又一次读《软埋》,想探究一下这场斗争的性质。工、农、兵聚会批《软埋》,表明这已经不是一场"文艺批判"会,也不是一场"学术批判"会,而是一场政治斗争。以上发言的同志,有好几位是亲历过土改的人,鄢慧兰同志还是大家闺秀出身,解放后,她入了党,当了二十多年的居委会主任,今天,她站在"维权”斗争第一线。我们今天这个会本身就证明,《软埋》是要埋葬共产党的革命,《软理》是"还乡团”的叫嚣。我们批《软埋》是要“打倒还乡团!”

  方方写《软埋》不是她个人的意志和行为,在《后记》里,她坦率地直白:

  "我小说里写到的土改部分,正是她(按:这个她,是方方的好朋友,一个成功的投资商)母亲经历的一段历史。非但她家,我自己的父母家,我诸多的朋友家,以及我四周很多邻居的家人,无数无数也都共同经历过。……当一个人成为"地富反坏右"分子,或成为"地富反坏右"的子女,那就意味着你的人生充满屈辱。这种屈辱,从肉身到心灵,全部浸透,一直深刻到至骨。"

  方方这一段自我表白,恰好证明:她写《软埋》的目的,是反攻倒算。就是这样一部肆无忌惮反对革命的作品,居然得到共产党领导的最高文学刊物《人民文学》的褒扬,不仅全文刊载,而且立即出单行本,举行宣扬仪式。让我们来读一读《人民文学》主编们的"褒扬辞"吧:

  如果偏偏有人要从算旧帐的角度来解读,那么应该提醒的是,长篇小说《软埋》的省思,追忆和寻访,无不基于现世安稳,父慈子孝的生活情境之上"

  《软埋》通篇是在"算旧帐"却叫别人"不要从算旧帐的角度来解读;《软理》通篇是煽起人们对共产党发动土改血腥暴行的仇恨,却说成"无不基于现世安稳,父慈子孝的生活情境之上。"

  一个共产党领导的顶级文学刊物,为包庇反共反党文学,竟如此招摇闯骗,不仅是堕落而且是无耻。

  听说还有的文学奖项,要授予《软埋》,那就是反共大合唱了。

  没有什么可怕的。让我们也唱起老的革命歌曲吧:

 

  "工、农、兵,联合起来向前进!消灭敌人!”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老田:笑看陈国恩教授“挺方”计穷——洗脑洗不动、后果很严重
  2. 从资本主义复辟噩梦中苏醒:青岚湖畔秀丽乡村南昌城东西湖李家参访记
  3. 郭松民 | 《人民的名义》人物论之:“民粹”王文革——兼谈陈岩石之死
  4. 温靖邦:上海会战把把这个“中国主要的工业基地”“毁坏殆尽”吗?--驳资中筠、易中天
  5. 夏小林:2017——混改别蜕变为反国企“突破口”
  6. 尹帅军:还有多少像“脚臭盐”一样的“改革”乱象?
  7. 愈演愈烈!美情报机构、外资企业渗透、控制我国网络命脉
  8. 鹿野:关于朝核问题鲜为人知的那些事儿
  9. 超国民待遇可以休矣
  10. 法国大选首轮评析——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资本主义走入末路,世界正处于大变革的前夜!
  1. 志愿军老战士声援朝鲜人民抗击侵略威胁保家卫国斗争的声明
  2. 读《戚本禹回忆录》——略论毛泽东主义和社会主义民主革命
  3. 孔和尚评《百鸟朝凤》:书写了80年代以来的罪恶历史
  4. 老田:方方思想之肮脏击穿了人伦底线
  5. 悲催:中国军队可能替美国对朝俄作战
  6. 萧武:文革结束后落实政策归来的父亲,意味着什么?
  7. 李舟:已成死结的朝核问题及其最可能走向
  8. 刘国光警告:社科院一些重要研究领域甚至有见底的危险!
  9. 萧武:1980年代以来的劳动者,从性无能到植物人--评电影《芳香之旅》
  10. 从反制到退却,毛泽东创造的国际政治资源的过度消耗必然造成今日之国际困局
  1. 郝贵生:扭曲和否定我党思想政治工作的一部典型著作
  2. 老田:正厅级干部方方主席的后台出动开展了“反批评”
  3. 宪之:美国到底为什么要整朝鲜?--猫论误国,韬光养晦的必然结果
  4. 克尔白的悬诗:朝鲜半岛——死结的“魅力”
  5. 老田:朝鲜衰在哪?中国外交转型,美国趁虚而入 | 土逗谈
  6. 宏声:中国工人阶级的呐喊——纪念失色的“五一”
  7. 《人民的名义》用了障眼法,你看出来了吗?
  8. 《人民的名义》未删减版本:孙连城怒斥李达康,沙书记听完震惊了
  9. 耿来意:毛泽东揭示了苏联“反斯大林”的实质,谁来揭示中国“反毛泽东”的实质?
  10. 评《人民的名义》:阶级固化比贪腐更可怕
  1. 萧武:1980年代以来的劳动者,从性无能到植物人--评电影《芳香之旅》
  2. 萧武:1980年代以来的劳动者,从性无能到植物人--评电影《芳香之旅》
  3. 志愿军老战士声援朝鲜人民抗击侵略威胁保家卫国斗争的声明
  4. 志愿军老战士声援朝鲜人民抗击侵略威胁保家卫国斗争的声明
  5. 折叠的劳动节,隐形的老年工
  6. 王小石:盐业改革百日,脚臭盐攻陷多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