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笑话!否定“中帝论”就是修正主义?

远航一号 · 2018-07-06 · 来源:红色zhong国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我们讨论“中华帝国主义论”,我们讨论任何理论问题,不为别的,是为了干革命。

  对“今又重阳”先生短评的短评

  作者:远航一号

  “井冈山卫士”同志创作的《从“贸易战”看“中华帝国主义论”的破产——兼论中国资本主义的主要矛盾》一文在红色中国网首发后,已经在左派积极分子中引起了广泛和热烈的讨论。“井冈山卫士”同志是一位大多数左派同志并不熟知的青年同志,也不是红色中国网编辑部成员。但是红色中国网编辑部的大多数同志赞同“井冈山卫士”同志在上述文章中的大部分观点。

  红色中国网的热心网友龙翔五洲同志转来发表在红旗网上的“今又重阳”先生的短评,称“井冈山卫士”同志的文章是“修正主义的老调重弹”,“是在贩卖李民骐以前兜售过的半外围的修正主义破烂货”,“半外围论的要害在于反对无产阶级革命,为官僚资产阶级保驾护航”。在“今又重阳”先生看来,李民骐同志的思想是“修正主义破烂货”,是“反对无产阶级革命”;“井冈山卫士”“贩卖”李民骐的观点,所以也是“修正主义破烂货”,也是“反对无产阶级革命”。

  既然“今又重阳”先生反对“反对无产阶级革命”,那么“今又重阳”先生就一定是拥护无产阶级革命的。假使这个推理是正确的,那么我们与“今又重阳”先生之间,就有了那么一点点共同点。之所以说,是“一点点”共同点,是因为我们还不敢十分肯定,“今又重阳”先生是实践上的革命派还是口头上的革命派,是真革命还是假革命?

  为什么我们要怀疑“今又重阳”先生不是实践上的革命派,不是真革命呢?因为“井冈山卫士”同志一文最主要、最精华的部分,就在于不仅分析了“中华帝国主义论”的破产,而且通过分析中国资本主义的主要矛盾,指出了中国的无产阶级为什么可以发展壮大,中国的资产阶级为什么色厉内荏、外强中干,从而指出了中国无产阶级胜利的前途。

  遗憾的是,对于这些问题,“今又重阳”先生都不关心,在他的短评中只字不提,这是不是说明“今又重阳”先生实际上从来没有严肃、认真地思考过无产阶级革命的问题,更不敢想象无产阶级革命的胜利呢?或者,确实是因为“文章很长”,“今又重阳”先生又向来“没有耐心”,看文章从来只会“粗粗”,讨论问题则总是免不了“凑个热闹”,精华的部分都漏过去了,而没漏过去的部分也要习惯性地加以片面和歪曲的理解。

  我们为什么要讨论“中华帝国主义论”呢?我们为什么要讨论中国的社会性质和中国资本主义在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的地位呢?我们这样做,是为了解决什么经院的或者抽象学术的问题吗?不是的。我们这样做,是为了比较谁最善于对经典著作死记硬背、谁是马列主义理论权威吗?不是的。我们这样做,是为了比较谁在口头上最激进、最革命、口号最激动人心吗?不是的。我们这样做,我们讨论“中华帝国主义论”,我们讨论任何理论问题,不为别的,是为了干革命。

  既然是为了干革命,就不是为了单纯的牺牲,更不是为了个人表演,而是为了胜利。既然是为了革命的胜利,就要了解谁是革命的领导力量,谁是革命的同盟军,谁是革命的对象。无产阶级革命,就要了解资产阶级的力量有多大,无产阶级的力量有多大,无产阶级潜在同盟军的力量有多大。就要了解,什么样的历史条件及其变化,可以造成资产阶级的力量由强变弱,可以造成无产阶级的力量由弱变强,可以造成无产阶级的潜在同盟军转变为无产阶级的现实同盟军。要回答这些问题,就要从中国资本主义当前的实际中而不是从书本中,从中国资本主义的主要的和本质的特征中而不是从种种局部的、枝节的、牵强附会的特征中,分析和认识中国资本主义的主要矛盾以及这样的矛盾怎样造成上述的有利于无产阶级、不利于资产阶级的变化。能够回答这些问题的,便是当前历史条件下的革命理论,便是真革命理论。不能回答这些问题的却要冒充革命理论的,便是当前历史条件下的假革命理论。对上述问题做出种种有利于资产阶级而不利于无产阶级的回答的,便是当前历史条件下的反革命理论。

  所以,这里,要向“今又重阳”先生以及所有赞成“中华帝国主义论”的同志和朋友们提这样一个问题,在形形色色的“中华帝国主义论”中,无论他们拿出哪些似是而非的“证据”来论证中国资本主义符合列宁同志所列举的二十世纪初期帝国主义的“五大特征”,有哪一个版本,能够论证,只要中国成了帝国主义,中国的资产阶级便会由强变弱、中国的无产阶级就会由弱变强,从而中国的无产阶级革命就可以胜利?据我们所知,还没有这样版本的“中华帝国主义论”。倒是有许多版本的“中华帝国主义论”,在那里卖力地证明中国资本主义已经越来越强大了,很快就要超过美帝了,资产阶级统治越来越巩固了,无产阶级不是在黑暗中挣扎就是迟迟不觉悟,如果不是靠“今又重阳”先生这样的人经常提醒,还随时会被改良主义收买、“忘记”自己的历史使命。朋友们,你们看,这样的“中华帝国主义论”到底是论证革命必要性的理论呢,还是论证革命无望、革命必然失败的理论呢?中国的无产阶级需要这样的革命无望论吗?

  “今又重阳”先生自己不能说明无产阶级革命胜利的条件(如果他还相信无产阶级革命可以胜利的话),却把自己的主要才华用于歪曲、攻击那些在分析和认识中国无产阶级革命胜利条件方面做出了一定贡献的同志。“今又重阳”先生反复提到李民骐同志,虽然他所攻击的文章明明是“井冈山卫士”同志创作的。“今又重阳”先生说:“在李民骐等看来,由于中国处于半外围,那么中国的国有企业对抗以美帝国主义等核心国家的跨国垄断企业就具有进步意义,我们就应该支持国有企业,也就是应该支持以国有企业为经济基础的官僚资产阶级。”(编注:这段原文中“以美帝国主义等核心国家…”一段实为病句,这里照抄)鉴于红色中国网编辑部与李民骐同志经常往来,作为红色中国网主编,我要声明,据我们所知,“今又重阳”先生的这段话是对李民骐同志思想和观点的蓄意歪曲和诽谤,是毫无事实基础的。

  对于李民骐同志的思想和个人经历,很多左派同志都是了解的;现在不了解的,以后也会慢慢了解。需要证明自己在实践中而不是在口头上反对官僚资产阶级的,不是李民骐同志,而是“今又重阳”先生自己。但是,在“今又重阳”先生能够实践之前,我们认为,他还需要多一些“耐心”,少一些“粗粗”,他的行动不妨就先从把“井冈山卫士”的文章看完、看懂做起。做这件事情,应当是不难的,也是不危险的。如果连这样一件不难且不危险的事情都不愿意做、做不了,我们又怎能相信,“今又重阳”先生是一位严肃的革命者呢?又怎能相信,他是一位严肃的个人呢?

  附:修正主义的老调重弹

  作者:今又重阳

  《从“贸易战”看“中华帝国主义论”的破产——兼论中国资本主义的主要矛盾》一文在红旗发表后,粗粗看了一下。感觉文不对题,且文章很长,也就没有耐心去看了。现在文章引起了激烈争论,也凑个热闹,谈谈我的看法。

  首先,是文不对题。文章主标题是《从“贸易战”看”中华帝国主义论“的破产》,文章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一溃千里的“贸易战”》。讲了中国在中美贸易战中的妥协让步,也就是作者所说的一溃千里的“贸易战”。且不说作者的看法是否正确,就算作者说的全部是事实,也得不出作者所说的中华帝国主义论破产的结论。什么是帝国主义,红旗网编者按说的很清楚了。我再重复一下列宁给帝国主义下的定义: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垄断阶段。作者丝毫没有从帝国主义的本质及五大特征出发,去论证中国是否是帝国主义。而只是从中美争夺中中国妥协让步出发,就简单宣布中华帝国主义论的破产,这不是很荒唐的吗?帝国主义国家之间既有勾结也有争夺。如果说帝国主义国家之间在争夺过程中,谁妥协让步谁就不是帝国主义,那世界上除了美国就没有帝国主义国家了。在帝国主义已经发展到了霸权时代,面对美帝国主义霸权,又有哪个帝国主义国家在与美国的争夺中不是妥协让步呢?一个《广场协议》就让日本再也没有从经济低迷的泥淖中走出。

  文章的副标题是《兼论中国资本主义的主要矛盾》,也就是第二部分《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与中国资本主义的主要矛盾》。可是看了几遍也没有看出作者论述的中国资本主义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什么。既然作者又是象第一部分那样与标题毫无关系的长篇大论。作者在说什么呢?就是在贩卖李民骐以前兜售过的半外围的修正主义破烂货。

  其次,修正主义的老调重弹。所谓半外围理论不是什么新鲜货,多年前李民骐就鼓吹过。半外围论不过是用分工这种表象,来取代列宁关于帝国主义本质的分析。半外围论的要害在于反对无产阶级革命,为官僚资产阶级保驾护航。在李民骐等看来,由于中国处于半外围,那么中国的国有企业对抗以美帝国主义等核心国家的跨国垄断企业就具有进步意义,我们就应该支持国有企业,也就是应该支持以国有企业为经济基础的官僚资产阶级。

  最后,如何看待改良主义。资产阶级在无产阶级的反抗下,为维持其统治,不得不做出某些改良来缓解阶级矛盾。对资产阶级的具体改良措施,无产阶级并不反对。因此这些劳动成果本身就是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创造的,由于广大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抗争拿回来一部分,并不需要对资产阶级的“宽洪大量””感恩戴德“。我们反对的是改良主义,也就是无产阶级忘记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这一历史使命,仅仅局限在为经济条件的改善的斗争,象本文所说的还要支持资产阶级“改良集团”,则更是我们坚决反对的。他们压迫着无产阶级,还要无产阶级来支持他们,还有比这更荒谬的吗?最后,向此文的作者说一下,利用资产阶级内部的矛盾,不是要支持资产阶级的某一派别。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顽石 | 不算奇闻异事
  2. 4万亿棚改贷款,谁来还?
  3. 医生和教师的铁饭碗要被砸掉了,公务员还能端多久?
  4. 负面清单令人震惊,中国种子主权命悬一线!
  5. 郭松民 | 通过歌声重返激情燃烧的岁月
  6. 义和团在纽约曼哈顿
  7. 钱昌明:晚清和民国政府是不是卖国政府? ——兼谈国家主权不可失
  8. 解禁一个月?美国又玩中兴!中兴要受辱到何时?
  9. 师伟:论冰岛简简简史
  10. 中国人没有信仰吗?从共产主义到房子教
  1. 谷牧逝世前为何要为毛泽东辩诬?——对一个典型人物的剖析
  2. “海水稻之父”发声明披露袁隆平海水稻背后真相:材料合法性来源成疑,天然杂交育种变身基因工程
  3. 这可能是2018年最重要的经济新闻,但绝大多数人都未曾留意
  4. 孙锡良:改革与开放(2)——石碑上刻着什么?
  5. 毛泽东用两年消灭了毒品,近40年又重新泛滥,实际吸毒人数超1400万
  6. 几名德国人在广东“卧底”数月后,揭露出时尚界不想让你知道的丑陋真相...
  7. 「你对共产党人一无所知」
  8. 如果你真爱毛泽东 还请少说什么“晚年错误”
  9. 毛泽东一个人站了一会,挥手告别
  10. 余云辉评“二十二条”:“改革开放”是工具不是旗帜
  1. “封”雨无阻,乌有之乡又回来了
  2. 老田:邓小平到底参加过遵义会议没有?
  3. 谷牧逝世前为何要为毛泽东辩诬?——对一个典型人物的剖析
  4. 岳青山:《炎黄春秋》怎能诬谓58年“放卫星”是毛主席的号召
  5. 王绍光:中国既到时候了,也到坎上了!
  6. “海水稻之父”发声明披露袁隆平海水稻背后真相:材料合法性来源成疑,天然杂交育种变身基因工程
  7. 新加坡峰会!借飞机,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政治语言
  8. 孙锡良:睡吧!谢幕词已可见!
  9. 郭松民 | 我的国:厉害,还是不厉害?
  10. 取样错误,决策失败,必使天下寒心——试答2018辽宁作文
  1. 毛泽东一个人站了一会,挥手告别
  2. 这几位同志,不是党员,共产主义信仰却比一些优秀党员还坚定!
  3. 谷牧逝世前为何要为毛泽东辩诬?——对一个典型人物的剖析
  4. 如果你真爱毛泽东 还请少说什么“晚年错误”
  5. 陈荣荣 | 私有经济下的中国工人:深圳工厂调查随笔
  6. 这可能是2018年最重要的经济新闻,但绝大多数人都未曾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