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彼得·斯洛特迪克丨继美国霸权之后,世界正重回多元主义

彼得·斯洛特迪克 · 2018-07-04 · 来源:法意读书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在美国,公共领域正无可挽回地向“娱乐圈”的方向发展,而德国和西欧、南欧其他国家走在一条漫长的通往平庸的道路上。

  彼得·斯洛特迪克(Peter Sloterdijk)是一位很有名望也极具争议的德国哲学家,同时还担任文化批评家和电视主持人,对全球化有独到的见解。在这篇对谈中,斯洛特迪克针对美国霸权的衰落、世界重回多元主义谈了自己的看法,同时还分析了全球化时代的社交媒体在现代人生活中的重要作用。

  ——法意导言

  继美国霸权之后,世界正重回多元主义

  作者:Peter Sloterdijk

  翻译:刘子琦

  全球报道(World Post):您曾经说过,这个同步运转的世界中没有形成一种共同的叙事方式(narrative),这是一个很棘手的难题。没有这种共同的叙事,世界会分裂成不同的族群,就像圣经中巴别塔毁坏的故事一样,每个族群都会形成自己的叙事方式,常常带有民族主义甚至本土保护主义(nativist)的倾向。这种部落心态(tribal mentality)复兴的原因是什么?

  彼得·斯洛特迪克:首先,我们要问问这种所谓“部落复兴“的流言是否真实。的确,不同的文明选择了截然不同的叙事方式来评价自己在当今世界中所处的地位,就像存在各种不同的历法一样——正统基督教所使用的历法,穆斯林世界的历法,中国、伊朗……都和西方通用的公历不同。当提及世界史的重大事件时,我们会发现更多不同的地方化的叙事方式。不仅仅是神话,即使是在历史学的叙事当中,也存在很大程度的透视主义(perspectivism)现象。

  因此,世界“分裂”成不同族群的说法是不正确的,就好像历史上它曾经是一个兼容并包的综合体一样。准确地说,现在我们面临的是美国阵营的瓦解。

  这种对现实的臆测一半出于想象,一半是出于实用主义的考虑,结果构建了一个无孔不入的将全世界西方化的乌托邦。但是现实已经证明这种臆测只是幻想,证据之一是美国作为西方世界的领导,(至少是暂时)成为了一个令人憎恶而不是具有吸引力的存在;此外,欧洲延续了政治上的弱势地位;最后,地区性文明极具坚韧性,排斥西方的同化意图并加强了对此的反抗。

  这种现象不仅限于阿拉伯、伊朗和土耳其等关键地区,而且同样存在于中国、印尼、中亚、非洲和拉丁美洲。后殖民地时代,全球都通过不同的方式展现了对西方的反抗和憎恨。将这些倾向轻蔑地归结为“新部落主义”将是一个危险的错误。新部落主义这个概念表达的更多是普世主义的无助与尴尬,而不是分析目前这种多元主义和多极格局的积极意愿。

  此外,巴别塔故事的意义并不像基督教正典描绘的那么单纯。人类内部出现不同的族群和语言并不仅仅是对人的傲慢自大的惩罚,同样代表了对多元主义的赞赏和回归。多元主义始终存在,直到人们被迫投身于“通天塔”这一宏伟的工程中,这个故事可以看成是上帝否定了巴比伦人想要建立单极世界的傲慢,而赞赏丰富多彩的人类文明的复兴。

  全球报道:如果多元主义的复兴对这个时代而言并不新鲜,那么对于我们来说,什么才是新鲜或者不寻常的?

  斯洛特迪克:真正的文化问题不在于多元族群或者因此导致的不同叙事,虽然它们常常被视为民族主义或者本土保护主义。真正的问题在于,在每一种文化内部,过去和未来之间的不对等正在加剧。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可以看到传统主义与未来主义之间即将爆发的冲突。虽然目前这种冲突主要出现在文明的边缘领域,但是在各文明的主流中也同样能观察到。可以说,如今这些文明面临的命运就是现代化的压力和被抛在身后的独特传统。

  不同文明的命运并不是完全一致的。但是从宏观的历史角度来看,每个文明都必须应对两种现实:其一是,地球是一个有限的、全球性的生态系统,必须通过统一的全球环境政策对它加以治理;其二是,无论在何处,从传统主义向未来主义的转向都是不可避免的,或早或迟都会发生。

  这些文明必须明白,虽然它们的历史是截然不同的,但是将会迎接同一个未来。这导致情境主义(situationism)在全球范围内的兴起:各文明的内在特征并不是自发形成的,而是被环境所塑造的——而地球是所有文明共同的家园,因此其地位也就尤为重要。

  不同的地方性叙事正在将本土历史的时间跨度与全世界共同的时间跨度相结合。如果这能为世界史提供多重维度的解读,那就再好不过了。

  全球报道:您曾提到,全球化时代的特征之一是“相互联结的孤立状态”(connected isolation)。因此当前的挑战就是在这种孤立性和连接性之间取得平衡。这种平衡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斯洛特迪克:现代化的视角必须能看到,即使在一个联结日益紧密的世界里,也同样存在着日益个性化的倾向。就像前苏格拉底时代的哲学家赫拉克利特所说的那样,这是一种“相反张力的缓和”(attunement of opposite tension)。

  但是,尽管人们越来越强调个体的独立和个性,他们的生活也越来越依赖社会分工、货币经济和沟通交流,以及社区之外信息的分享。几十年前,建筑师汤姆·梅恩(Thom Mayne)从建筑理论的角度将这种现象命名为“相互联结的孤立状态”。

  这个简明易懂的表达与当代生活环境息息相关。数据显示,在西方的大都市里,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了独自居住。大部分这样的“单身者”都表示,他们认为自己已经较好地融入社会中,甚至还赞赏这种生活方式的优点,既能享受毗邻城区带来的便利,又能享受独居的舒适生活。

  这样的生活可以视为部落主义的一种体现,但是在针对现代人生活的批评中,这只是一个次要的方面。人类学家的研究显示,智人一开始生活在小群体当中,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游牧部族、部落或宗族。从人类学的角度来说,人类首先是生活在小集团当中的,其后才通过教育学会与他人和平共处,并组成更大的社会共同体,形成了早期民族和国家。

  这种大规模的改变是由学会书写的先进文明及其教育系统带来的。在古希腊晚期,人们第一次有了国际都市(cosmopolis)的概念,这是将大城市视为宇宙空间的一次大胆尝试(译者注:cosmopolis的词源来自cosmos“宇宙”和polis“城市”)。

  都市里的居民自称为世界人(cosmopolitan),他们是商人、水手、船员、外出游历的知识分子,通过自身的经历创造了国际都市的概念并将其传播开去。他们的信条是一个人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住处,并认为人文主义(humanism)就是在国外交朋友的艺术。无论走到哪里,都感觉回到了家乡。

  “人文主义”就是生活在国外的人的部落主义,这个词意味着全世界的人都是朋友,虽然彼此可能还不熟悉。在古代,人文主义意味着那些“不在家乡”生活的人要自己重新形成一个小团体,除非他们选择隐士的生活方式,甘愿过一种完全远离社会的生活。

  从这个角度来看,得益于各种各样的通讯工具,现代的“独行侠”仍然能够与外界保持高度联结。若非如此,就很难解释通讯科技和大众社交媒体为何会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功。

  里斯曼(Riesman)所谓的“孤独的人群”(lonely crowd)只道出了一小部分真相。生活在“相互联结的孤立状态”之中的个人会建立起一些非正式的“部落”,由朋友、熟人或社团成员组成,通过邮件或其他通讯方式交流。通过这种方式,独居者能够逃离物理空间上的孤独,在网络上和同龄人一起消磨时间。

  如果没有这种自发形成的“部落”,就很容易出现社会问题和政治问题。这些无根的个人可能会被大规模社会运动吸引,在抽象的政治承诺中找到归属感。对于“极权主义”现象的分析已经揭示,彼此之间互不联系的孤立个人更容易被极权思想和专制领导者所诱惑。

  一旦社交网络的中介作用消失——也就是这些自发形成的近于部落的组织消失时,孤独的个人就可能转向民族主义或异端党派的意识形态,这种“伪社区”的团体对他们有很大的吸引力。

  图为一位Pegida运动(Patriotische Europäer gegen die Islamisierung des Abendlandes,欧洲爱国者抵制西方伊斯兰化)的支持者举着AfD(Alternative for Germany,德国另类选择,是德国的一个极右政党)的党旗,与其他支持者一起在柏林进行首次游行示威。来源:Getty Images

  全球报道:德国的情况比较特殊。自纳粹时代结束以后,我们首次看到民族主义政党进入德国下议院,也就是“德国选择党”。这种变化意味着什么?对于德国正在经历的变化,您是怎么看的?这对德国人的身份认同有什么影响?

  斯洛特迪克:我刚才提到的“相互联结的孤立状态”,虽然其真实性还有待进一步考察,但是完全可以用于分析2010年以来新民族主义倾向在德国的崛起,以及因此导致的2013年德国选择党的出现。这个政党的名字“另类选择”来源于1977年德国东部的激进环保主义者鲁道夫·巴尔罗(Rudolf Bahro),当时他为了批评“现实社会主义”(real socialism)而提出了另类选择的概念。但是,这个概念却被政治右翼势力借鉴,并逐渐偏离了原本的含义。这种政治操作揭示了所谓的“异见者”如何改换阵营,并成为右翼民粹势力的一部分。除去德国社会民主党这一长期处于政治中心的传统左翼党派,德国选择党是议会大党中唯一一个名字中包含“德国”的党派。

  我们认为,当德国选择党成为议会的一个正常党派,它就会失去此前作为抗议者的“排气阀”的那种吸引力。在这之前,它主要是通过嘲讽奚落、粗暴和不受约束的宣言而参与到政治当中的。从很多角度来讲,它在政坛的地位很像仇恨言论在社交媒体当中的地位。

  德国选择党的崛起意味着:由左倾自由主义势力掌控的、看似坚不可摧的文化霸权在德国已经式微。在这一点上,德国知识分子阶层的处境有些接近美国民主党,他们无法解释特朗普总统在竞选中获胜的原因,也无法在他奇怪的治理方式下找到自己的节奏。

  但是,在美国,公共领域正无可挽回地向“娱乐圈”的方向发展,而德国和西欧、南欧其他国家走在一条漫长的通往平庸的道路上。目前来看,从波兰到匈牙利,东欧国家已经对自由民主无动于衷,只有年轻的法国总统马克龙给了我们一丝希望,自由之星依然在旧世界中闪闪发光。

  翻译文章

  The world is returning to pluralism after American hegemony, says German philosopher, Nathan Gardels, The Washington Post, January 17, 2018

  网络链接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theworldpost/wp/2018/01/17/social-pluralism/?utm_term=.f13911267fb6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孙锡良:改革与开放(2)——石碑上刻着什么?
  2. 余云辉评“二十二条”:“改革开放”是工具不是旗帜
  3. 毛泽东一个人站了一会,挥手告别
  4. 几名德国人在广东“卧底”数月后,揭露出时尚界不想让你知道的丑陋真相...
  5. 我们的意见书——关于“负面清单的若干问题”
  6. 前锋: 堂堂二十二,何为负清单?
  7. 郭松民 | 毛泽东时代中国是真正的少年中国!
  8. 转基因真假难辨无缝不钻,中国种业没出狼窝又入虎穴
  9. 侠客岛:谁推高了三四线城市的房价?
  10. 躲得了富士康的跳楼,躲不过万科炒房
  1. 谷牧逝世前为何要为毛泽东辩诬?——对一个典型人物的剖析
  2. “海水稻之父”发声明披露袁隆平海水稻背后真相:材料合法性来源成疑,天然杂交育种变身基因工程
  3. 郭松民 | 我的国:厉害,还是不厉害?
  4. 这可能是2018年最重要的经济新闻,但绝大多数人都未曾留意
  5. 孙锡良:改革与开放(2)——石碑上刻着什么?
  6. 如果你真爱毛泽东 还请少说什么“晚年错误”
  7. 「你对共产党人一无所知」
  8. 毛泽东用两年消灭了毒品,近40年又重新泛滥,实际吸毒人数超1400万
  9. 五十军移防入川笔记 (1967年5月28日北京京西宾馆 郑志士笔记本实录)
  10. 赴朝鲜参观旅行的一点心得体会
  1. “封”雨无阻,乌有之乡又回来了
  2. 老田:邓小平到底参加过遵义会议没有?
  3. 岳青山:《炎黄春秋》怎能诬谓58年“放卫星”是毛主席的号召
  4. 谷牧逝世前为何要为毛泽东辩诬?——对一个典型人物的剖析
  5. 王绍光:中国既到时候了,也到坎上了!
  6. 新加坡峰会!借飞机,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政治语言
  7. 孙锡良:睡吧!谢幕词已可见!
  8. 崔永元复仇,只为明星偷漏税?这才是真相!
  9. 取样错误,决策失败,必使天下寒心——试答2018辽宁作文
  10. 特没谱征税再征税,金正恩访华又访华,有何玄机?
  1. 毛泽东社会主义社会制度下的伟大壮举——合作医疗万岁!
  2. 牛弹琴:最打脸特朗普的事情发生了!
  3. 谷牧逝世前为何要为毛泽东辩诬?——对一个典型人物的剖析
  4. 白钢:为何苏共亡党亡国,而中共屹立不倒?
  5. 陈荣荣 | 私有经济下的中国工人:深圳工厂调查随笔
  6. 这可能是2018年最重要的经济新闻,但绝大多数人都未曾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