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李伟:对党和国家意识形态工作的看法

作者:李伟 发布时间:2014-10-14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对党和国家意识形态工作的看法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 李伟

 

  作者按:发表此文,是为了声援社科院院长王伟光同志的文章,表明我坚决支持他在论述人民民主专政一文中所坚持的关于马克思主义阶级斗争学说的基本立场和观点。本文是去年即2013年8月中旬,应一个座谈会要求,写一份关于我个人对目前意识形态问题所持的看法。由于要的很急,只有两天时间,只好想到哪儿写到哪儿,一些思想观点没有展开讨论,尤其是关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的问题。这之后,去年底,中央公布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的具体内容。时间会证明,一个绝大多数人,其中包括绝大多数干部、教师和思想理论工作者也一下子说不出、讲不明十二个“核心价值”的是什么,是不会深入人心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只是一个空洞的口号,不会像“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雷锋精神”那样深入到我国各族人民的心中。看来,中央和政府未能继承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经历六十多年革命和建设而围绕“劳动”产生、形成和发展起来的社会主义思想体系,也就脱离了鲜明的共产主义人生观和世界观,试图在所谓“新的时代特征”的招牌下,借助扑朔迷离的“理论创新”来另起炉灶,实际上是自觉或不自觉走上一条为“资本”服务的死路。

  2014.10.12

 

  意识形态工作,说白了,就是在上层建筑和思想领域里积极主动地开展阶级斗争的工作。这本来是我们党夺取政权和建设政权的强项。在毛泽东时代,我们党一贯公开宣讲和实施意识形态工作,掌握着主动权,基本不存在什么困难的问题。但是改革开放这三十来年,“意识形态”、“阶级斗争”一词几乎从党和国家的各种媒体上消失了,从党和国家的领导人口里消失了。既然你不讲,不敢讲,又不会讲,拱手让出了、丢弃了这块阵地,那么非马克思主义和反马克思主义的力量、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力量就大讲特讲。党和国家这项极端重要的工作,如今落得个、甚至倒退到了不得不羞羞答答地谈论要求守住“底线”的程度。不难看出,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在意识形态方面一直是软弱无力,节节败退,正在丧失阶级斗争的主动权,退到了“底线”。人们现在关注和议论的已经不是党和国家能不能搞好意识形态工作,而是“红旗到底还能打多久”的问题。说实在的,如果不是毛主席他老人家给我们的党、国家和人民留下的遗产太丰厚了,我们党早就垮了。

  新加坡《联合早报网》,今年刊载了国人比较熟知的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所所长郑永年一篇评论中国意识形态的文章《中国意识形态领域的“党争”及其恶果》,其中有这样一段文字:“多年来,执政党本身在意识形态上可以说一直处于哑口无言的状态,没有任何建树。不仅如此,执政党在意识形态领域已经完全沦落为只会思想控制,而没有能力进行思想生产。现在所谓的‘意识形态’至多也就是一些口号的积聚罢了,对此有多少人信呢?不用说在社会群体中了,就连党内能有多少人信呢?任何一种意识形态,如果没有人信,那么就是说,这个社会处于意识形态的真空下。而任何社会是需要意识形态的,意识形态是凝聚一个社会的软力量。一个缺少宗教信仰的中国社会尤其需要意识形态。”这一对我国意识形态现状的评述,是符合事实的。

  党和国家的意识形态工作所以衰落到这般地步,完全是我们党自己一手造成的,从封杀《中流》、《真理的追求》期刊,到封杀《乌有之乡》、《毛泽东旗帜》等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意识形态的网站,自己不做意识形态工作,也不许别人去做,几十年来干了一系列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既然你不懂、放弃了从意识形态即思想领域里阶级斗争的高度来认识和加强这一工作,你就不可能实施积极主动的阶级斗争及其思想斗争,那么人家就对你主动实施阶级斗争。事情就是这样,树欲静而风不止。苏联亡党亡国的前车之鉴就摆在那里,而我们党从来都没有主动地、公开地总结过,更不要说用这么生动、具体、真实的事实和材料来教育全党和全国人民。与此不同的是,非马克思主义或反马克思主义阵营却积极主动地拿起苏联亡党亡国的事情,当作了丑化和攻击共产党,丑化和攻击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武器,仅此一点,我们党在意识形态方面就已经输了。

  纵观近几十年来,我们党在意识形态的建设上,一言以蔽之,就是自以为是,混乱不堪。上任的每一届中央领导都要搞一套自己的、标新立异的理论体系,急于“理论创新”,已经成为一种病态。“理论创新”一词在党和国家的各种媒体上、文件里,到了狂轰滥炸的程度,令人讨嫌。这种极端浮躁的心态,影响了全社会。几天前,学习时报刊文《地方宣传庸俗化:开口闭口动辄是梦》。学习时报怎么就不扪心自问,被你称为“是中央集思广益、深思熟虑提出的,是对国家大势的基本判断,是全部工作部署的基本遵循”的“重大政治理念”,为什么到了基层,可以被随意做出五花八门、稀奇古怪的解释和运用,而这样的现象,为什么不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身上发生呢?这只能说明,这些年来“理论创新”的一大堆“重大政治理念”其自身是多么的脆弱,不严谨,不科学,漏洞百出。所谓“创新”的理论,多是牵强附会,内容空洞,逻辑矛盾,没有什么生命力,随着时光的流逝被人忘记、丢弃。用“理论创新”代替意识形态工作,落得个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比如说,“三个代表”。作为一个创新的“思想体系”的总称,这种表达方式是模糊的,笨拙的,而且是主观主义的,一厢情愿的。这样的遣词造句,既低劣,又搞笑,简直是自找麻烦。你要代表、你想代表谁是一回事,你能不能代表、人家让不让你代表是另一回事。在目前社会两极严重分化的情势下,身居下层的老百姓早就甩出了话,“你他妈代表谁啊!”

  比如说,“科学发展观”。你主观上想科学发展是一回事,实际上你能不能、是不是科学发展那是另一回事。“科学发展”是个很常用的词汇,把它转为“重大政治理念”,成为一种创新的“思想体系”的总称,就具有了某种专有性和垄断性,别人用起来就很不方便了,容易引起文义上的联想和冲突。说实在的,干吗非要和人们的语言生活习惯抢词呢?再说了,科学发展与否这是要由实践来检验的,凭什么自认为就是“科学发展”,别人呢?请问,毛泽东是不是科学发展,邓小平、江泽民是不是科学发展?这样的表达方式是一定要遭人议论的,讥讽的。这只能说明,中央的秀才们急于制造新理论,在造词上已经饥不择食了;也表明他们在理论上和文采上可谓江郎才尽,拿不出经得起推敲的东西。这类东西,用不着他人使劲,自己就会退出历史舞台,而且指日可待。

  比如说,提出党的建设要“科学化”、“规范化”。请问,党的建设怎么做才是科学的、规范的,你给“化”出个看看。写这种文章的秀才,根本就不懂,也没有搞过党的建设。请问,毛泽东是党和国家的缔造者,他的党的建设科学不科学?这类语言,完全是闭门造车,不食人间烟火的书生气。这种典型的党八股,充斥在党的文件和报告里,泛滥成灾,却引得一大批书生沽名钓誉,写出了一大堆云山雾海的文章,制造了数不清的学术垃圾,真是劳民伤财。

  比如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制造这种所谓“重大政治理念”的秀才,可以说连基本的中文和逻辑都没有学好。正确的逻辑是,社会主义思想体系,里面有它的核心。体系是庞大的事物,一层一层的,层层剥离,方能见到核心。“核心”一词的潜台词就是外面还有其他东西,被其他的东西围绕着,包裹着,“核心”属于纲举目张的东西。制造这类政治理念的书生非要把已经简单明确的“核心”再搞成一个体系,自以为学问很大,实际上是烦琐哲学,弄巧成拙。有社会主义思想体系,进到它的核心就不要再是体系了,否则体系套体系,怎么说得清楚。

  习近平总书记对“核心”一词的理解和使用是正确的:“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以邓小平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三代中央领导集体”。(《习近平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闭幕会上的讲话》)“核心”就是围绕一个东西而展开的事物,简单明确,不能有两个以上,否则就搞不清楚谁才是真正的核心,结果是矛盾重重。

  中央的秀才们这些年制造了一大堆思想贫乏、逻辑冲突、似是而非的理论谬误。而这些制造者,已经愚蠢到对自己制造的东西都不知道怎么解释。比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这一“重大政治理念”在它出台之日和其后多年,不向全党阐明什么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就更不要说什么“体系”了,造成知识界、理论界注家蜂起,莫衷一是,混乱不堪。而这,正好成为非马克思主义或反马克思主义投机钻营的防空洞、护身符,为它们打开了扭曲、进攻、颠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通道。一个典型的例子,十八大报告里讲的“倡导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倡导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倡导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到了报告起草者施之鸿嘴里,公开宣讲这12个词就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终于出台了。可为什么不在报告里讲明呢?这表明上层有分歧,没这个底气。这12个词,资产阶级完全能接受、认可,人家完全可以说我比你倡导还早呢,凭什么是社会主义的!批判了几年的“普世价值”,就这样巧妙地被中央的秀才们塞进十八大报告,实现了与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接轨。这表明,整个中央上层,马克思主义的水平真是低得可怜,多年来,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这样一个并不复杂的理论问题和理论知识绕来绕去,不得要领,不知道从哪里下手。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常识告诉我们,“劳动”,只有“劳动”一词才是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这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资产阶级及其非马克思主义或反马克思主义在这一名词概念上是钻不了空子的。“资本”与“劳动”的矛盾及其斗争,就是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劳动人民各自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产生和形成的源泉。既然是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而不是资本主义的核心价值,就必须要有旗帜鲜明的社会主义特征,而且要简单明了,人民群众一看就懂,一学就会。你们一股脑把12个概念扔给全党和全国人民,怎么能记得住,又从哪里下手去实践呢?请问中央的秀才们,你们能说得清楚这12个词中谁又是核心吗?正因为你们自己也说不清楚,所以才编出一大堆东西糊弄上层,糊弄群众。要说与世界接轨,中国的社会主义者与共产党人早就与世界接轨了——与《国际歌》接轨了,与列宁主义的“共产主义星期六义务劳动”接轨了。“是谁创造了人类世界?是我们劳动群众。一切归劳动者所有,哪能容得寄生虫!”劳动创造一切,劳动光荣,劳工神圣!社会主义的道德思想和价值观念就是从人类劳动中产生的。这就是一百多年来,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所体现和坚持核心价值观,除此之外,不需要与此不同的其他解释。

  党和国家的意识形态工作是从何时开始败退到了目前的“底线”?是从1986年十二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指导方针的决议》,不再用十二大报告的“以共产主义思想为核心”来指导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胡赵两任总书记倡导“今天自然不能把共产主义思想的宣传作为全体人民的行为规范”,由此生出了“八九动乱”这么一个蛋。从此,党和国家的思想政治工作和道德精神文明建设失去了灵魂和支柱。共产党人一旦藐视、丧失了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面对国内外里应外合、汹涌澎湃的资产阶级个人主义、享乐主义和金钱至上的浪潮冲击,一发而不可收地败退下来,已经把毛主席留给我们的老本丢得差不多了。在这个浪潮背后,是国内外、党内外资产阶级已经联手,准备全面接管和改造中共政权,这已经是媒体上公开的活动,稍有点儿思想的中国人都看得一清二楚。难道目前的政权就是那么固若金汤?!中央的意识形态工作在国内外、党内外资产阶级的积极进攻面前,拿不出有效的解决办法,眼看着阵地一块块丢失。

  中央手里现在唯一认可的意识形态武器,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可是,它纵有千般好,就是解决不了腐败问题和国内民族矛盾,这两大问题可是随着改革开放而产生发展起来的,是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一起产生和发展起来的。腐败已渗透、发展到了中央政治局这样的顶层,“洪洞县”里难道就只有陈希同、陈良宇、薄熙来这三个贪官污吏吗?互联网这么发达,怎么可能纸里包得住火!一边是纸醉金迷、出手阔绰的亿万富翁和上层官员,一边是千百万工人农民被改革成弱势群体,嗷嗷待哺。股市、房市这类市场经济,早已成为得到政府支持的一群投机者疯狂掠夺人民财富的天堂。要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进课本、进课堂,为什么不提进股市,进房市?那可是个比大学校园影响更大的地方!说穿了,股市、房市,还有什么教育产业化、医疗产业化等等,才是当前国家最实在的意识形态工作。请问中央宣传部,你手里有哪件意识形态的工具能胜过国务院手里这几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实际上就是股市、房市、教育产业化、医疗产业化等等的思想表现,须知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呀!已经有了国务院各种市场化政策的有力实施,还有必要讲意识形态吗?!到底什么对现在人们的精神生活影响大,只有天天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书呆子才不知道!

  中国现在的问题是一把一把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在这些问题面前显得苍白无力。中央知道现在一般群众是用什么口吻提到共产党吗?是一种调侃、自虐的口气。现在我们党的口碑,在民间,不用出北京就可听到,坏到了如同49年之前的国民党。这就是现在的意识形态!

  党和国家的意识形态工作靠谁来做呢?党的意识形态工作的力量在哪儿啊?这可是个大问题!意识形态是全党的工作,不是哪一个部门就可以包打天下的。但是改革开放的一大“成果”是,经过企业和单位的改制,说白了就是私有化,我们党历经几十年辛苦建立的基层组织,大多不复存在,或名存实亡。广大党员,早已是被驱赶到市场自谋生路的没有爹娘的孩子,散兵游勇。没了基层党组织和广大党员的监督,所以上层官员才敢称王称霸,胡作非为。我们党的肌体,现在如同只有上身,没有下身;只有一张还能吃饭的嘴,没有能干活的手和脚。

  现在党和国家面对的种种意识形态问题,不用到党外去找,首先是个党内问题。什么贺卫方啊,什么茅于轼啊,与一大批共产党的高官如李锐等天天辱骂毛泽东相比,又算得了什么!不过是小巫见大巫。《炎黄春秋》早已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大本营、指挥所,天天揭批共产党。多年来我就搞不明白,为什么共产党非要养一个千方百计搞垮共产党的期刊?!连这类头上明摆的虱子都治理不了,还谈什么加强意识形态工作,简直是瞎掰!谁信哪!

  现在,党和国家面对的意识形态问题,不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就能解决了的。如不与改革开放以来制定的经济、政治等一系列重大方针、政策和理论统筹考虑,全面调整,是根本解决不了问题的。

 

  2013年8月19日凌晨草书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