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读书交流

滠水农夫:“启蒙”的反转和流变——读刘继明《启蒙》有感

滠水农夫 · 2018-06-28 · 来源:旗帜中流2018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一个社会要走向进步,必然有知识阶层发出时代先声,他们就是鲁迅笔下的“傻子”、“狂人”。

  刘继明的小说《启蒙》最近在《理想阁》连载,我一睹为快,又一次领略了刘老师高超的艺术手法和深厚的思想内涵。小说以“启蒙”为名,具有典型象征意义,读完全篇,给我的感觉是对“启蒙”的启蒙,也可说是对启蒙话语透视剖析,揭开其神圣神秘面纱,不仅揭示所谓“启蒙主义”的局限性,更是对其虚伪性、反动性有力鞭鞑。

  小说的主人公蕖伯安是一个以启蒙者自居,并被特定时代浪潮推到时代巅峰的文人知识分子形象。作家从多视角、多时段、多侧面刻画蕖伯安这一典型人物,形象丰满而具有立体感,使社会真实与艺术真实达到完美统一,水乳交融,成功塑造了精典人物形象。

  蕖伯安这一人物形象,与刘继明另一部长篇小说《人境》中的逮永嘉可谓一脉相承,可见在作家的视野里,对改开以来知识分子的反思、批判具有的深度和重视,从而引领我们呼唤真正的知识分子精神的归来。

  以蕖伯安为代表的知识分子,在当年头上顶着“启蒙主义”的光环,成为开创改开时代的“英雄”,然而又是怎样一步步地变成今天反思的对象。就蕖伯安的形象塑造而言,我们不难在现实中找到一批这样的原型人物,甚至可以对号入座,如张贤亮,他早期以《牧马人》等伤痕小说一夜成名,后来创建西部电影城成为资本大亨。丰富的社会现实为作家提供了无穷创作源泉,小说的典型既体现了作家秉承现实主义创作手法的用心,又是对我们时代问题的严肃剖析和扣问。

  显然,类似蕖伯安这样的文人知识分子是一个群体,作家高超的艺术表达功力就在于勇敢揭去了披在他们身上的美丽画皮,深入刻画了他们的龌龊灵魂。这类知识分子有变与不变的两面性,他们变的只是表象,如同变色龙一样,因环境改变而不断变化,而不变的则是精致利己主义和彻底的实用主义。他们可以把与劳动人民的同甘共苦说成“受难”,从而主动依从政治正确,通过献媚权力换取名利特权。他们甚至通过颂扬劳动人民的善良怜悯,为自己进行合法性辩护,当然也是作为卖点和美化自身的装点,其虚伪和伪善的真面目暴露无疑。蕖伯安的《椿树泪》实际上就是《牧马人》等伤痕小说的代表作,非常有意思的是,带有自传性质的《牧马人》中主人公和现实中作者本人相去十万八千里,正是时间的检验,还原了他们历史本来面目。还有寓意母亲、大地的劳动人民代表江中莲,被时来运转的蕖伯安一朝抛弃,但她并未记恨,而是以宽容之心以待,直到最后蕖伯安毁灭椿树岛,并除掉誓死捍卫椿树岛的丁子槐时,她才彻底醒悟并与之决裂。

  如果蕖伯安认为当年在椿树岛劳动改造,是身为启蒙者的不幸受难,从而为逃离获取正当性,那么到改开时代来临,对椿树岛的圈地开发,则是以“为了老百姓过上更好生活”,也从而为暴富寻得正当性。可见,其身上的这种极端自私性不仅一以贯之,而且愈加膨胀,也就离劳动人民的距离越来越远,直至走向完全的对立。从而深刻揭示了其毫无道德感、恩将仇报的本性。

  一定程度讲,蕖伯安们作为启蒙者的光环既是自我打造又是与政治合谋的产物,他们以去政治化的政治作为投机手段,为自己能跃上精英阶层而寡顾廉耻。他们以“列文”的俄式知识分子标榜,骨子里实际仍是“学得文武艺,货与帝王家”中国传统腐儒知识分子。当然,这样的知识分子每个时代都大规模的存在,但这样的知识分子能成为时代标杆却不是必然。正是由于传统知识分子的腐化自私,使中国在近代走向灾难的深渊,而也正是这样的实用主义知识分子为理想主义知识分子所代替,中国革命才得以成功,才得以改变国家民族命运。然而,受时代洪流裹挟,相当规模的实用主义知识分子也加入到革命队伍中,当革命高潮时他们比谁都“左”,革命低潮时又比谁都右,这就是屡见不鲜的所谓“两头真”的一类人。历史的发展总是遵循否定之否定规律,当理想主义被摒弃时,实用主义知识分子就现出了原形,并且占据主流地位,与政治上“白猫黑猫”深度契合。

  然而,当现实的道路愈走愈窄,就有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开始反思和自我批判,他们坚定地站在大多数人民一边,重新扬起理想主义旗帜,小说中的安然、“老夫子”就是这样的一批人,他们曾是当年被启蒙的对象,今天又成为了对启蒙进行反思批判的最有力者,显示出了真正知识分子精神的回归,从而给我们以亮色。

  透过蕖伯安这一人物发展轨道及最后的归宿,恰恰证明了当年对他们进行“思想改造”之必要性,事实证明知识分子这根毛不附在工农劳动阶级的皮上,就必然要附在权贵资本的皮上。不通过与工农的结合,改造剥削阶级世界观,其精英主义、犬儒意识就得不到疗救。正如伟人所言:“要做群众的先生,必先做群众的学生”,启蒙者与群众的隔阂,本身就内化了其启蒙意义的虚伪性,因此这样的知识分子就难免会走上旧路,最终走到与群众对立的路上去。这似乎是对他们头上启蒙者光环的辛辣讽刺,同时也构成了对启蒙主义消解,强化了对精英主义的有力批判。

  一个社会要走向进步,必然有知识阶层发出时代先声,他们就是鲁迅笔下的“傻子”、“狂人”。当社会进入黑暗痛苦的深渊,总会有柳暗花明的时刻,又一代“傻子”、“狂人”登上历史舞台,与那些“帮忙”、 “帮闲”、“扯淡”知识分子划清界限,这正是我们时代所孕育的新的希望所在。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雨夹雪:爱因斯坦歧视中国人与其阶级立场
  2. 官僚国家的淫秽与疯狂
  3. 白钢:为何苏共亡党亡国,而中共屹立不倒?
  4. 安生:涨价去库存,注定成为经典案例
  5. 郭松民 | 外交不过是“文打”——回顾新中国将军做外交传统
  6. 我,一个中产阶级的自白
  7. 宋鸿兵:“中美贸易战”背后的“暗战”
  8. 高学历青年为何多出“愤青”:转型中国的社会身份失位问题
  9. 郭松民 | 决定命运的是人民
  10. 不把农民组织起来,扶贫能扶出效果来?
  1. “封”雨无阻,乌有之乡又回来了
  2. 老田:邓小平到底参加过遵义会议没有?
  3. 秦渝:中国为什么执着地维持中美贸易关系
  4. 上海经济真相:有一种高贵叫贫穷
  5. 斯大林为什么招人恨?
  6. 何新怒怼教育部:惊闻屈原已从新版历史教材除名
  7. 张文木:神多民弱,权散国乱
  8. 千万不要低估房地产税
  9. 警惕茅于轼们的骗钱伎俩
  10. 消除尘肺病,贵州遵义秀出了新操作!
  1. 郭松民:崔永元的可怕发现
  2. “封”雨无阻,乌有之乡又回来了
  3. 岳青山:《炎黄春秋》怎能诬谓58年“放卫星”是毛主席的号召
  4. “你住高楼大厦,我却肚饥无食”
  5. 老田:邓小平到底参加过遵义会议没有?
  6. 顽石:范冰冰为什么就不能得“国家精神造就者”奖?
  7. 新加坡峰会!借飞机,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政治语言
  8. 孙锡良:睡吧!谢幕词已可见!
  9. 崔永元复仇,只为明星偷漏税?这才是真相!
  10. 王绍光:中国既到时候了,也到坎上了!
  1. 毛泽东社会主义社会制度下的伟大壮举——合作医疗万岁!
  2. 影视“热钱”大退潮
  3. “封”雨无阻,乌有之乡又回来了
  4. 上海经济真相:有一种高贵叫贫穷
  5. 考上了大学,离改变命运还有多远?
  6. 甘肃女生因老师猥亵跳楼自杀,消防员痛哭不止!可底下围观的人群却在丑陋的嘲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