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范仄随评】“郭德纲版中国道路”与“社会主义”新义谱系——在两友新书研讨会上的发言

范仄 · 2018-05-25 · 来源:南水兮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这种新的文明级生产力怎么产生,在产生之前谁也难以说清楚,需要诸多偶然因素,但似乎多半是在边缘地带产生。

  说明:萧武、刘晨光两友新著出版,有朋友组织研讨会,2018年5月14在清华大学某院某会议室举行,我在会上做了发言。发言前列了提纲,也思考了很多,但毕竟日常多“宅”,许多所思未说出来。这次凭记忆把会上说了的和想了而没说的写出来,供有心人参考。当然还有部分说了的没写进来。

  

  今天参加两位好友新书的出版座谈,我随便讲几点。

  第一位好友是长期从事媒体工作和网络媒体写作的萧武兄,祝贺他的大著《大路朝天——中国革命与中国道路》出版。他刚才介绍此书的大意,讲了个郭德纲版中国道路,也用郭德纲的方式在当代中国寻找社会主义遗产因素。萧武兄有两点是鲜明的,一是对毛主席和中国革命有深厚感情,一是对劳动人民有深厚感情。这种情感,据我交往和观察,是真实的。

  他讲中国革命与中国道路的关系,除了要讲中国革命对中国道路的奠基作用,还要讲当代中国社会所存留的革命因素和社会主义遗产因素。他以郭德刚的相声机构为例,从戏班子师徒关系在过去与现在的变迁中寻找当代中国社会中的社会主义遗产因素。即使今天的戏班子师徒关系充满奴役式的现代雇佣,但依然有一定的平等在里面。他大抵是希望人们要知道这一点来之不易,是来自中国社会主义革命。但从另外一个角度看,这又大抵是所谓“中国道路”的意涵,或者说是“中国革命与中国道路”的叙事意涵。他讲的是郭德刚的故事,又是郭德刚式段子。我就把这称为“郭德刚版中国道路”。他在当代中国社会四处寻找社会主义遗产因素,可以说找得很辛苦,毕竟这一主题不同于“奠基”主题。

  需要指出的是,在当代中国已不能笼统地说“中国革命”和“毛泽东思想”。我把“中国革命”区分成“旧民主主义革命”、“新民主义革命”、“社会主义改造”、“刘邓版社会主义建设”和“文革社会主义”等不同阶段。我谈“中国革命”和“毛泽东思想”,会把它们适当区分开而具体地谈,比如我会说毛泽东的文革社会主义思想,中国的文革社会主义革命,而不是将它与其他革命或思想混在一起,笼统地说“中国革命”和“毛泽东思想”。之所以如此,纯粹是现实使然,因为它们在当局那里已经具有完全不同的意义。“刘邓版社会主义建设”提法可能会有争议。没关系,这里是抓住区别于前后不同阶段的主要特征而已。

  第二位好友是中央党校教员刘晨光兄,也祝贺他的大著《政道与人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论》出版。晨光兄对毛主席、中国革命和劳动人民也是有感情的,只是与萧武兄相比,离劳动人民有点远,有一种隔得很远很远的单相思味道。

  晨光兄的著作在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很厚,字号大,应是考虑了老干部、老同志的阅读需求。党的出版机构用大的字号出版,多是为了老干部、老同志。我想这部书字号大也有这原因。

  关于这部著作,我先讲两点,也算是两个小特点。小特点,大意义。

  一是来自政治现场的学术思想发言。我发现其中有一篇文章是晨光兄在“两学一做”活动中的发言。当然还有其他特定政治现场的发言,比如纪念性活动。微观政治现场,依然是政治现场。共产党员不一定是共产党人,但作为组织一员,会置身于各种政治现场,比如各种党支部会议。晨光兄把自己在政治现场的发言收录进来,至少表明他自己认为有一定学术思想价值,是可以公之于众的。

  我记得一位朋友给我讲过一个真实故事,有人写入党申请书,她认真写了自己的思想历程和对党的认知,前两次都被驳回,第三次她不得不从网络上抄袭,便通过了。入党申请书,是典型的政治现场写作。现在有多少学者可以把自己的入党申请书收录入自己具有学术思想特点的著作中呢?政治现场的思想言说,是当代共产党和共产党员的一大挑战。经受住了这一挑战,也许可以说初步洗脱了两面党、两面人的嫌疑。对政治现场的党员言说做文本分析应是耐人寻味的。我本想对晨光兄在“两学一做”话动中的发言做个微观的文本分析,最后放弃了,因为我也担心有出乎意料的东西出现。

  另一特点是有少壮派的意味。我见一篇文章是在“中央党校青年学者30人论坛”上的发言。我第一次听说这一组织。现在流行“30人论坛”“50人论坛”一类,但这个论坛有点不一样,在组织原则强调比较高的机构中,它也许表明了中央党校青年教员的某种自觉意识,这也许也是所谓“新时代”的新现象之一。这个“某种自觉意识”的具体含义,我并不明白,只是一种感觉,即使在后面间接论述到了,我也不将它断语为这种“自觉意识”中的一个内容。

  在去年的一次学术会议上,中央党校一位青年教员做学术发言。我评论时认为党校教员可能是集秘书、参谋、御用文人、学者、思想者和政治教员诸身份于一身,但内在的独立思考依然必须是一贯的,而在具体言说时又务必区分这些身份,不要在做学术发言时把自己当成秘书,把领导的决策当作社会事实;不要在做参谋发言时把自己当成秘书,把领导的意向当作既定政策。晨光兄可能也需要细辨这些身份和场合。

  

  今天有很多关于当今中国现实中“社会主义”的具体含义或意义的讨论,我觉得可以概括出三种不同说法。

  一种是“遗产说”,意思是改革能取得成功,是因为有社会主义革命这一基础,也即“革命红利说”,也因此在当前中国还存在以要素形式存在的社会主义遗产。这在前面的“郭德纲版中国道路”已有所阐释。换言之,在现实中社会主义以残留的遗产形式存在。这个提法不一定是萧武兄的本义,只能视为我由此而引发的对某种社会意识的提炼。持此说者对现实的态度是鲜明的,不用明说。

  巧合的是,“遗产”这个词,在今天诸君的发言中具有隐喻的意义,可以说既给后面的发言奠定现实基础,也为后面的发言给定边界和变异的根源。有一点,但不多,几乎成为后续发言的基础或根源。

  一是政道意义上的“道统说”,力图建设社会主义道统论。晨光兄的著作就有这样的自觉意识。我称之为政治社会形态上的“社会主义”。这也是十九大的核心使命之一。我认为中国社会有可能进入“经济社会形态意义上的资本主义+政治社会形态意义上的社会主义”的政经结构。这有可能成为某种稳定结构。

  如何理解呢?可以中国古代为例,从经济社会形态上说,中国在过去一千多年里是地主土地所有制占主导,这必然是人对土地及土地所有者的依附性,具有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双重意义的依附性,也即经济的封建性,故地主阶级社会,亦可称为封建社会。而从政治社会形态意义上讲中国又是郡县社会。中国目前走的可能是经济社会形态意义上的资本主义和政治社会形态意义上的社会主义相结合的道路。这既为“遗产”说提供一定的可能,也是其他两说的现实基础,其他两说是为这样的现实基础提供合适的话语。

  政道说是从政治行为角度将这一结合性总体整体阐述为“社会主义的”,而将经济社会形态的意义遮蔽起来。其结果必然是将1949年以来形成的阶级专政国体说和阶级民主政体说替代掉。事实上也是如此。政道说和治道说是知识分子在阶级专政国体说和阶级民主政体说已被当局遮蔽掉以后为当局创造的新辩护词,尽管名义上是为了人民,会在言述中增加很多“人民”说辞,尽管他们自认为是在教化当局,但已经是接受现实经济基础之后对政治所做的某种规劝。

  政道说或政道意义上的道统说,还有另一层意义,即恢复日本的“国体”说和康有为的“主权在国”说。在这两种学说主张之时,中日建设现代政体不同于西欧诸国。中日是先有相对明确的乃至渊源流长的国家,后才有现代政体建设,而西欧诸国形成之际,是从罗马帝国和罗马教廷中分裂出来,似乎是先有现代政体建设而后有国家。记得很多年前与章永乐讨论康有为的“主权在国”说,我说此处的“国”是一国之人民、历史与文化的统一和发扬,在康有为的宪法设计中主要是指儒家体系。而在日本,自然是指其神道教及天皇制,我们可以说美国占领日本之后委托人类学家撰写《菊与刀》也是基于这样一种“主权在国”的思考。在当代中国有一个词可以与之相应——“国情”。

  这种恢复又与当下的中华民族复兴、中华传统复兴和文明史观兴起直接一致起来。如用时髦说法,政道意义上的道统说可谓是“文明”意义上的政治。去一“国体”说,复一“国体”说,其意自然明了。

  三是心体意义上的“道体说”。“社会主义道体说”是白钢兄的主张。此说更多地源于佛教,认为各国皆有社会主义道体,而中国通过一系列革命、改革和制度建设,将这种道体外显出来。其核心要义似乎是对“平等”的“觉悟”。这也可以说是一种性体意义上的道统说,即将某一原则无限抽象化,然后为抽象残留物建立性体形式的言说,在这里,心、性、体皆可相互转化。在逻辑上为这抽象残留物的具体形式提供广泛可能,具有开启新探索的可能性;在现实中为抽象残留物的现实形式提供辩护。

  这三说无疑可以构成“新时代”社会主义学说的一个新谱系,相互之间密切相关,层层递虚,即通过不断抽象化,从残留性要素到结构性因素,再到性体性整体,努力把“社会主义”概念建成关于“新时代”的整体性叙事,可谓用心良苦,用思精巧。

  

  萧武兄的书名叫“大路朝天”。他刚才也讲到俗语:“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这个书名肯定是从“中国道路”中衍生出来的一种“问题意识”表达。“各走一边”,萧武兄提到“老路”、“邪路”、“新路”、“特色路”等,他自然是从这个角度去思考“大路朝天”的。

  我这里提供另一种思路。既然思考“中国道路”,便要有相应的合适的方法论。根据属加种差定义法,其同属的临近的种,首先肯定不是老路和邪路,而是美国道路、英国道路、俄国道路、法国道路等等。

  “中国道路”在当下语境中有两个含义,一个是基于中国特定历史条件而形成的有中国特点的道路,另一个便是忒牛逼,在全世界没有比它牛逼的东西,之所以这么牛逼就是因为中国传统文化忒牛逼,比其他国家和地区牛逼多了。

  这里简单地说说第二个意思。第一中国并未到最牛逼的时候。第二即使到了最牛逼的时候我也不觉得牛逼,只是天时地利不同而已。一个小日本一百多年前和七八十年前就把中国打趴下。直到今天它还以小体量国土和人民在世界居于强国地位。有人说日本衰落了,我说日本没衰落,只是成为工业普遍化时代的正常国家。英国从英伦三岛发展成长达一个世纪之久的日不落帝国,直到今天还在全球有相当影响力。我们能说“中国道路”和中国传统文化比他们牛逼吗?我觉得不能。

  同理,他们比我们早一两百年实现工业革命,也不能说他们的传统文化和道路比中国牛逼。天时与地利并不决定于我们。他们现在也不会衰落,为什么呢?我曾在《世界文明演进规则简论》中探讨到文明级新型生产力普遍化原理。一种文明级新型生产力从产生到发展有一个普遍化过程。在普遍化完成之前,率先拥有这种新型生产力的国家往往具有摧枯拉朽的力量,但如果普遍化初步实现之后尚未完整合任务,普遍化的新型生产力便和各种不同类型的地理条件和不同体量的政治体结合而形成新的竞争力和主导力,而在同等生产力条件下,各国多会保持均等的政治经济水平,即所谓的“正常化”,直到新的文明级生产力产生。

  这种新的文明级生产力怎么产生,在产生之前谁也难以说清楚,需要诸多偶然因素,但似乎多半是在边缘地带产生。

  20180524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十八大后泰山会赴台买春开密会 柳传志发“泰山令”是在救美国还是救中国?
  2. 贾根良:美国人的讹诈与中国经济转型机会的再次丧失
  3. 柳传志涉嫌资敌罪,国家应该调查联想集团
  4. 惊人!万科负债1万多亿,中国房企的负债率究竟有多高?
  5. 她是革命女杰,也是有情有欲的普通人
  6. 结束戒严令!推翻美国-杜特尔特政权!
  7. 看到Ayawawa,这个清朝妇女的棺材板都要摁不住了
  8. 泰山会富豪要抱团保卫联想的“荣誉”?
  9. 宋任穷:我所认识的毛泽东
  10. 谁在借中美贸易风云忽悠转基因产业化?
  1. 老田 | 从柳传志的“冲天一怒”看乌有之乡公号被封:关于新阶级的公共责任伦理问题
  2. 郭松民 | 联想事件:资产阶级向何处去?
  3. 黎阳:柳传志们想要干什么?
  4. 看柳传志如何欺世盗名! 假外资当玩偶 “民营化”鲸吞国有资产
  5. 老田:蔡元培为何又重要起来了,甚至还成了民主自由的象征?
  6. 今晨,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提出“要以无敌的枪杆子保卫朝鲜”
  7. 郭松民 | 回看贸易战:今后何妨“笨”一点?
  8. 再次投下关键一票!联想这次又要扼杀国产操作系统
  9. 老田|特朗普政府的经济超限战与中国的主权责任:重新认识中兴被勒索一案
  10. 瞧,柳传志们那群惊弓之鸟!
  1. 司马南:“重大交通事故”必须要讲的话
  2. 孔庆东:旗手可以倒下,红旗永远前进!
  3. 老田 | 从柳传志的“冲天一怒”看乌有之乡公号被封:关于新阶级的公共责任伦理问题
  4. 老田:念错字怪文革,林校长甩锅水平是很拙劣的
  5. 宋方敏少将悼赴朝遇难网友
  6. 毛泽东与邓力群
  7. 驳杜建国的无耻谰言:是毛主席小题大做,跟赫鲁晓夫翻脸吗?
  8. 孔庆东、司马南建议授予刁伟铭同志“中朝人民友谊使者”称号
  9. 朝韩和解,如果朝鲜市场化改革,真正的左翼该如何面对
  10. 老田 | 毛爷爷告诉我们如何进行国家间竞争:弱势国家有没有可行的竞争方略
  1. 桧仓志愿军烈士陵园修复重建记
  2. 老田 | 从柳传志的“冲天一怒”看乌有之乡公号被封:关于新阶级的公共责任伦理问题
  3. 老田 | 从柳传志的“冲天一怒”看乌有之乡公号被封:关于新阶级的公共责任伦理问题
  4. 为满足中国人民不断增长的消费需求,中美贸易战宣布停火!
  5. 入选戛纳,排片稀薄,这部国产电影值不值得去看?
  6. 再次投下关键一票!联想这次又要扼杀国产操作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