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一面是正义的化身,一面是暴力的魔鬼

红雨青山 · 2018-06-17 · 来源:作者微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一

  近些天来,网上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

  6月1日,公众号“烧伤超人阿宝”就某地警察快速暴力制服医院内带刀男子一事发表评论:警察不会打人,那还叫警察吗?警察不会使用暴力,那还怎么执法?

  而5月27日上午,一张图片“戴上手铐的教师”传遍了大江南北,对警察“暴力执法”的谴责纷至沓来,更有网民以“不听解释,手铐就是真理”之语痛骂。六安市人民政府迫于舆论压力,不得不承认“在带离过程中,少数公安民警执法方式简单粗暴”。

  所以说,是警察铐人铐得对?还是执法方式太粗暴?

  当我们讨论“警察该使用多少暴力”时,就蕴含了这样一个前提:社会秩序天然地应该由警察来维护,因此警察也就天然地拥有使用暴力的权力。

  我们反观教师维权所暴露出的社会矛盾,真的需要用暴力解决吗?我们需要看到事件的起因,教师们之所以会进行这样的行为,恰恰是因为政府作为社会的管理者,没有下发承诺的“一次性奖励”。这次拿回自己应得薪水的行为,等来的是一个不公平的裁判员,一拳把说话的人打倒在地。

  二

  但我们什么时候对暴力变得如此习以为常了?当我很气愤地告诉室友六安事件时,他却耸了耸肩:“警察执法不一直都是这样嘛。”

  还记得小时候耳熟能详的一句话:有困难找警察叔叔。这个职业是如此神圣,以至于当大人们问“长大了想做什么啊”的时候,听到最多的回答就是教师、医生、科学家和警察。

  那个时代的孩子是不会问,“妈妈,暴力执法是什么呀?“这样的问题的。但我相信,六安维权教师的孩子,他们会问,因为一个孩子的世界观就是这样形成的。他们长大后,又会怎么理解“人民警察”?他们还能理解我们童年时,想当一个警察的理想吗?

  而今天,在对六安事件的声讨中,教师甚至被放到了警察的对立面上。

  “应该从物质实践出发来解释各种观念形态,人们观念的改变是因为所处环境的物质基础的改变。”正是因为每次在公众事件中,警察都以“粗暴的执法者”身份登场,所以我们才会认为这是警察一直以来的形象,虽然事实并非如此。可以看到,这样的观念是随着社会矛盾的发展逐渐形成的。

  在20世纪头十年,城管打人现象开始进入公众视野。城管与小摊贩,作为现实生活中最具有张力的矛盾之一,成为人们茶余饭后偶尔的谈资,甚至被搬上了2013年南宣网络春晚的舞台。近些年来类似报道不断增多。

  两年前,交警“暴力执法”伴随着网络小视频的流行广泛传播,“打砸车窗”“强行罚款“这样的词不断登上热搜榜,刺激着大众敏感的神经,甚至有网民戏称交警为“拦路虎”。

  刚进入18年,广州八青年事件再次突破人们的底线。在教室里开马克思主义读书会的同学因“非法经营罪“(后改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被番禺警方抓捕,被取保候审,被网上追逃。八青年之一孙婷婷在看守所中遭受强光照射,疲劳审讯的非人待遇。一切都仿佛回到了中世纪,派出所成了宗教裁判所,“警方”作为一个具有鲜明立场性的整体重回大众视野。

  来自孙婷婷的自白书

  紧接着,揭露鸿毛药酒假象的医生谭秦东被跨省抓捕,意味着某些地方派出所已沦为当地龙头企业的保护伞。要求调查锦江区劳动仲裁委仲裁员刘英违法行为的行者——何明培被跨省带走,既意味着警方的体制代理人身份,也意味着各地警察之间的联动性质。

  吐槽也好,愤怒也罢,人们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建构对社会的认识,因而也就是对自己的认识:一次又一次对警察行为的谈论,就是一点又一点光环的解构。当现实的轮廓愈加清晰,当再没有任何东西为它遮羞,我们终于记起了国家暴力机关本来的面目。

  难道孙婷婷是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秩序或威胁公共安全的人员吗?难道六安维权的教师拒捕、暴乱、越狱、抢夺枪支,进行严重犯罪活动了吗?你们可以列出更多的法条来证明警察行为的正当性,但这事实上不过是在证明法律的不正当性。

  三

  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并不平静,社会矛盾不断激化在撕扯着法治社会的面具。当然,总有人希望能把面具带回去。

  这句话可以换一个更准确的表述:一方面社会现实在打破我们原有的想象,另一方面社会在不断生产我们的想象。这就是我们看到的两种声音。某些媒体大肆宣传警察对维护社会秩序的稳定作用的良苦用心,被现实一点点戳破。

  线上的“法治”掩盖不了线下的“法制”和“人治”,我们将警察机关如何运行看的更清楚了。

  网信办今年的例会上,某领导谈到:“近来网络上有很多流言,讽刺警察暴力执法。虽无实锤,但仍造成了很坏的影响,今后你们观察网络舆情时要多加注意。我看最近一些其他文章对这一点回应的不错。”

  小王:“是,您具体指?”

  某领导:“有些文章描写警匪搏斗的场景就很生动,细节也很丰满,很是深入人心。”

  小王:“嗯嗯,我侄子看了都在夸警察叔叔真勇敢,把坏蛋都抓住了。”

  某领导:“对,就是要突出这种正义感。”

  小王:“这些文章还有其他套路吗?”

  某领导:“当然了,警察的形象要符合社会的主流审美”

  小王:“我懂了。就是要说得充满正能量,受人追捧是吧。”

  某领导:“聪明!当然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最关键的还是得强化警察执法是在行使权力这一点,让其他人觉得这种权力是合理的,尤其是有法律保障的。”

  小王:“那要怎样做到这一点呢?”

  某领导:“很简单啊,弱化群众的形象而突出国家机关的形象不就好了吗?”

  意识形态就是这样一点点被塑造。

  在《<资本论>的社会存在理论研究》一书中,有过这样精辟的表述:

  资本家作为社会存在来看,他不是作为人而存在的,而是作为资本的职能而存在的。永不停歇地生产剩余价值,生产出更多生产剩余价值的机器或物质手段是资本的唯一动机、唯一职能,也是资本家的唯一动机,唯一职能。

  我们同样可以这样说:

  警察作为社会存在来看,他不是作为人而存在的,而是作为国家机关的职能而存在的。永不停歇地生产现存秩序,生产出更多服务于现存秩序的道德或法律是国家机关的唯一动机、唯一职能,也是警察的唯一动机,唯一职能。

  四

  现在,是时候从理论上还原实践中的国家机器真面目了。一直以来警察都是作为社会秩序的维护者角色出现,而今天的国家暴力机关比200年前更加完善,更加现代化,更具有某种特殊的功能,因而也就更好地把自己的另一面掩盖起来。但这并不影响它本来的性质。

  “政治统治到处都是以执行某种社会职能为基础,而且政治统治只有在它执行了它的这种社会职能时才能持续下去。”

  ——恩格斯

  在六安教师维权,行者被跨省抓捕等一系列事件揭去了国家暴力机关神秘的面纱过后;在超越“警察该使用多少暴力”的法的框架,回到“警察为什么能使用暴力“的阶级斗争逻辑之后,我们才能真正理解马克思评述第一个无产阶级政权——巴黎公社时说过的这段话:

  “公社是一个实干的而不是议会式的机构,它既是行政机关,同时也是立法机关。警察不再是中央政府的工具,他们立刻被免除了政治职能,而变为公社的负责任的、随时可以罢免的工作人员。”

  ——《法兰西内战》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解决台湾问题最大阻碍是民进党?错,是国民党!
  2. 师伟:作为父亲,毛主席是“不成功”的
  3. 孙锡良:到底是谁的错?
  4. 郭松民:金特会后,特朗普在下“大棋”?
  5. 超级巨星的收入:劳动还是资本?
  6. 美联储为什么选择这时加息?韭菜已经跟上来了
  7. 东北野战军头等主力师,三战四平,朝鲜血战龙源里铸就“万岁军”
  8. 帝国话语笼罩下的“新加坡故事”
  9. 后沙月光:希特勒,在民主中终结民主!(二)
  10. 吕正惠:台湾问题依然内在于中国现代化进程
  1. 新加坡峰会!借飞机,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政治语言
  2. 补壹刀:见完了,问题来了!
  3. 护士集体罢工!这锅谁来背?
  4. 一声叹息,郭沫若
  5. 安生:房价破灭以后……
  6. 孙锡良:老孙微评(新加坡大戏)
  7. 张志坤:没有洲际核导弹,金正恩就什么都不是
  8. 王绍光:中国既到时候了,也到坎上了!
  9. 陈朝文:20-30万亿的房地产泡沫可能在20年前后破
  10. 郭松民 | 金特会:约会,但不结婚
  1. 老田 | 从柳传志的“冲天一怒”看乌有之乡公号被封:关于新阶级的公共责任伦理问题
  2. 郭松民:崔永元的可怕发现
  3. 黎阳:柳传志们想要干什么?
  4. 岳青山:《炎黄春秋》怎能诬谓58年“放卫星”是毛主席的号召
  5. “你住高楼大厦,我却肚饥无食”
  6. 老田 | 历史虚无主义大潮背后的结构要素:以文革时四川刘部长跳楼自杀为例
  7. 贾根良:美国人的讹诈与中国经济转型机会的再次丧失
  8. 郭松民 | 联想事件:资产阶级向何处去?
  9. 请中央纪委、监察部门查处《环球时报》及总编辑胡锡进违法行为
  10. 顽石:范冰冰为什么就不能得“国家精神造就者”奖?
  1. 师伟:作为父亲,毛主席是“不成功”的
  2. 汪建新:毛泽东诗词与湖湘文化
  3. 张志坤:没有洲际核导弹,金正恩就什么都不是
  4. 补壹刀:见完了,问题来了!
  5. 东北国营厂下岗职工自述:几万块啊,就把自己给彻底“卖”了
  6. 毕业季之殇!武大学生被辅导员约谈后自杀,警方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