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冯仑举报陈小鲁?不然他怎知道陈小鲁和安邦的关系是“清汤寡水”

何三畏 · 2018-03-31 · 来源:闻所畏闻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转载者按:何三畏是公知的一员,但这不妨碍他去揭批权贵,只要说的有理,我们看看也无妨。

  看冯仑写文章,真是太可怕了。

  我说的是冯仑写人的时候。

  要知道,没有比写人的文章更透露作者本人的底色了。一篇写人的文章能看见两个人:写作者和被写的人。有时,被写的人还看不清楚,写作者倒是坦露无遗了。

  冯仑怎么写人呢?打个比方,有点像董存瑞,舍身炸碉堡。当冯仑要写谁,相当于他扛着炸药包出发了。跟董存瑞不一样的是,无论冯仑是否把碉堡炸掉,他都得先把自己炸掉。

  具体地说,当冯先生写一篇文章褒奖某人,阅读效果是这个人被抹黑;而被他的文章贬损过的,则人格闪光。最后,无论他褒贬谁,最后都把自己套起。

  我看过冯先生两篇臧否人物的文章。一篇是十多年前,牟其中在狱中,他写牟。去年,牟出狱,这篇文章成了网红,我看了,吃惊不小:一个有头有脸的人,会这么写文章?会把文章写成这样?

  后来证明,这篇奇文就是他写的。因为牟其中也发了一篇跟他算账呢。

  第二篇,就是前些天(两会前夕),陈小鲁先生的在天之灵栽到他手上。这篇表面上表扬陈小鲁的文章,不仅没给陈小鲁增添光彩,冯仑自己也被抹成花脸。

  这就更加印证了我去年读他写牟其中的印象,认定冯先生非常人矣。

  

  好吧,我们就从这两篇文章来看看冯仑先生的董存瑞精神。

  先说前一篇。原文比较长,先把标题列出来,便于有兴趣的朋友去搜索求证,看我说偏没有:《我所认识的牟其中,冲撞体制来证明自己》。

  这个标题显示了冯先生中/央/党/校的研究生学历不是白读的。有中国似的生存经验的人一看,就能感觉到它暗藏一股冷冷的杀气。这相当于“报案”吧,而且不是刑事案,是政治案。

  可是,当时牟已经被判刑入狱。所以,它的实际效果,也就是在被打倒在地的人身上,再踏上一只脚,表态而已,对牟已经没有实际意义。

  而且,文章就透露,冯当年穷途末路,到牟其中那里求职,牟收留了他。当牟落难入狱之后,冯先生非但不讲江湖辈分,也无怜惜英雄气短的义气,反而辛辛苦苦跑去补刀。

  写一篇文章发到网上,倒也说不上多么辛苦。我是觉得,冯仑怎么就没想过,牟虽然被判无期,但如其不死,还会出来,到时你将如何面对?

  事实正是这样,二十年后,牟携讨冯檄文,重扣江湖之门。

  不过,这时冯仑还算懂事,没有说话了。但这个教训不可谓不深刻。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最起码的教训就是,当你曾经追随的前辈处在“说不起话”的艰难时刻,你必须按奈住你的兴奋。如果实在按奈不住,也得讲技巧,例如,你私下里,假装欲言又止,很不忍心的样子损几句也就完了,写了文章丢到网上,就收不回来啊。

  古人说,道德文章。但把道德和文章分开来讲,缺德文章其实也可以写得好看的,写到阴损可怕就是好文章。可是,这冯仑,却把文章也写成了自己的高级黑!

  冯先生文中讲了一个情节,说他当年看到牟“不善管理公司”,他想过策划兵*变,像当年张学良之于蒋介石那样,把牟绑架了。

  老天,世上有这种思路!党/校研究生有没有想到,这不是土改时期。张学良绑蒋,蒋是“国有资产”,牟不是,你对牟兵/变就是刑事案件,你说你动机是为牟好,是不能辩护的。

  后来为什么没干呢?因为害怕挨打!牟曾经在餐厅为了争凳子曾经跟人大打出手,冯想想都害怕!哈哈哈冯仑!

  冯文透露,牟的母亲去世,冯小弟还去守灵了。但小子心里不仅不认这门亲,而是时刻想着反叛。策反无望就不辞而别。等人家落难狱中,小弟就不冷静了,在这篇道德文章中声称:等牟出狱,他管牟养老,“就当多一个爹”。

  牟青春年少之时,赌的是江山,一生怀抱狂热的理想,他可能想过壮烈的死去,何曾担忧过老来遭受冻馁?可怜如今虎落平川,遭受这种奚落。

  现在,七十多岁的牟已经自由了。他再倒霉,也得捣腾两个公司。冯先生给他爹一个公司吗?

  发泄怨毒是一件多么需要技巧,多么彰显一个人的器局的事。把握不好,就成气急败坏,必须丢人现眼。

  到最后,我们在《我所认识的牟其中,冲撞体制来证明自己》里读到的是,牟,血性张扬,快意江湖;冯,鬼鬼崇崇,吞吞吐吐。为了污牟,冯就这样把自己塞进了阴沟。

  其实,牟在监狱里就看到了冯败坏他的文章,写了《为什么非逼我说?》回敬冯。从标题到内文,都显示出江湖大哥的礼数和风范。

  对照牟和冯的文章,会看到牟是压在冯心里的一块石头,冯在心里和牟在战斗,但牟却是另一种格局,心里却没装着他。

  谢天谢地,牟入狱了,给了冯发表这样一篇文章的机会,解救了冯。

  

  再说冯最近这一篇,它叫做《陈小鲁:我的董事,教我懂事》。

  这回的立意似乎是为逝者说好话,这符合江湖立身原则。

  但是,冯仑又踩错了点子。

  文章讲了两件事,一是跟陈小鲁的交往,他如何做了“我的董事”,二是陈小鲁的简朴,他居然骑着老旧的自行车来聚会,让“我感”动,“教我懂事”。

  关于第二点,不只一个人在悼文中深情地说起陈小鲁的老式自行车,大家都感动了。真的,我也挺感动。

  但这其实没什么好说的,陈小鲁曾经沧海,不要跟他谈水。换言之,陈小鲁骑自行车和开私人飞机,在我看来都是一样的。

  文章真正的亮点是“论证”了陈小鲁跟吴小晖“在利益上是清汤寡水的关系”。这太有意思了,以致所有转发此文的网站都把这一点亮在标题上。

  关键是冯先生怎么知道的?他是陈小鲁先生的管家,或者是吴小晖先生的管家?不是,都不是。

  冯先生是这么“知道”的:

  一,“以我之见,在安邦之前他做董事时间最长的应该是做我的董事,可在我们的相处过程当中,他完全就是从老大哥帮助我们的角度来站台(做董事),分文不取”。

  二,“据我们朋友的了解和我自己的直觉来说”。

  三,“他(陈小鲁)的言谈,如此地坦率和真诚,能够看得出”。

  全文“清汤寡水论”的论据,就这三句。

  三段论都用到这个份上了,我无话可说,只是担心柏拉图知道了会在坟墓里坐起来哭泣。

  我必须声明,我完全不知道,也绝不想涉及陈小鲁和财富——他自己的财富,或他“帮助”别人创造财富——的故事,我只想说,像冯仑这样写颂扬逝者的文章,一害死人,二害自己。

  想想看,一个人自带干粮为冯仑站台七年,又去吴小晖那里当雷锋,这是什么精神?这可能是真的,但你得交待一下这个人为什么有这个爱好?如果没有理由,相当于你在说这个人是疯子。

  我的邻居王大爷也乐于助人,他也不要报酬,也的义工,冯仑和吴小晖是否请他去做做董事?

  不要!我就可以帮冯仑和吴小晖回答了。

  因为董事和顾问不是吃素的。正如冯仑在文章中交待的:“小鲁作为我们公司的董事,的确给了我们很多帮助,也让我们和相关方面有了更好的沟通。”我的邻居王大爷绝对没有这个能耐。

  “很多帮助”,“更好沟通”是什么意思?冯仑和吴小晖是公益机构还是营利机构?帮他们扫个地,算不算“帮助”?帮他们介绍个门童,算不算“沟通”?什么事才是陈小鲁干的?

  说白了,冯仑先生的这篇文章,就是在举报陈小鲁利用其红色背景和官场影响力,为他做了七年卓有成效的利益“关说”。

  这就是冯仑的文风,他的“所指”和“能指”可能完全是相反的。

  冯仑先生有没有想到,在举报陈小鲁的“高尚行为”的同时,他又黑了自己——这个获得陈小鲁长达七年“关说”利益的家伙,却没给陈大哥发一分钱回馈,你说他还是个人吗?

  就这样,这位董存瑞似的作者,炸药包一响,就让自己和他表扬的人同归于尽了。

  

  还有一个情况必须说一下,就是冯先生居然不把字句写通顺,到处是前言不搭后语。下面摘出的句子,任何角度看都“很意思”,但我们只从语言角度——

  1、“我正好在他下面的一个研讨小组做同样的研究……当时他算是我的领导……其中时间最长的一个交集是我请小鲁大哥做我的董事。还好,他很爽快地答应了,而且一做就是七年。”

  ——“交集”一词不可以这样用。

  什么叫“交集”?据我所知,“交集”必须对等地发生在同类的集合之间。

  例如,一,既然陈小鲁曾经“算是”你的上级,那你就应该不好意思说,那是一种“交集”关系;二,如果他给你做董事,你没给他做董事,也不能说“交集”。

  这就跟你虽然在中/央/党/校读过研究生,但你不能说你跟当时校长和你所有党和国家领导人有“交集”一样,懂了吧?

  2、“在脱离体制的前两年,我其实非常困惑,也有一些不理解,也就时常跟之前单位的一些老同事、老朋友一起聊天,议论些事情。记得有一天,我和一帮这样的老朋友约着吃饭,其中就有小鲁。”

  ——“非常困惑”后面拖着“一些不理解”,就让人有一些不理解了。前词大,后词小,前盖后,这是语言大忌。“聊天”必须“一起”,“一起聊天”就属于说话乱溅口水。其实这四个字都是多余的。但类似的情况就是冯仑的文风,通篇就是这样,按语法顺下来就完了。

  整个这一句按字面讲,就是:虽然我因为“脱离体制”而“非常困惑”所以“时常”相聚,但陈小鲁却不在“一些老同事、老朋友”之列,我只“记得有一天……其中就有小鲁”,而且这一次,还看不出“我和一帮这样的老朋友”里谁约了他。

  3、“做董事期间,的确像他后来谈到的在安邦的时候一样,只站台不领工资,所以在这七年之中,他一分钱都没领。头几年小鲁还经常来开会,后来因为身体原因,就经常跟我请假,索性也不怎么来开会了,但只要有事情我就去跟他讨论向他请教,他乐此不疲,还会非常坦率地告诉我一些意见。”

  ——看看这“乐此不疲”,用得多么出神入化!

  小结两句:我觉得,文章写到冯仑这个程度,就不应该再写了,老老实实在家陪太太喝茶和盖房子卖就行了。

  但我还是不放心,毕竟盖房子不能像写文章那样东一锄西一铲。那么,冯先生的智力长处在哪里呢?

  我去网上找。找到了,他讲女人真是乐此不疲,神采飞扬,确有妙句。其中,最多提及的女人是小姐或妓女。有好事者给做了一个“冯仑谈女人小辑”挂在网上,足可观矣。(2018年3月16日)

  延伸阅读

陈小鲁:我的董事,教我懂事

来源:冯仑风马牛

封面图片|陈小鲁

 

  初次知道小鲁的存在,是文革过后不久,从他那国人皆知的著名父亲的诗词当中。陈毅的诗词中,有好几首诗是送给他的。但真实地看见他、认识他,是后来 1980 年代我工作的时候。

  80 年代后期,小鲁在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讨小组办公室负责社会文化领域的改革研究,而我正好在他下面的一个研讨小组做同样的研究。因为工作的原因,我时常去他在厂桥的办公室开会,有时也在办公室的走廊上打个招呼,时常听见他豪爽的笑声。这样一来二往就熟悉了,当时他算是我的领导,我也真切地感受到一个身材高大、穿着军装的英武爽朗的兄长形象。

  只是此时,我们有工作交集的时间非常短,也不在一个办公室,虽然时常见面,但很少能有时间坐下来进行工作以外的聊天。直到大家都了解的那个事件之后,突然一下,我脱离了体制,变成了社会人,变成了一个在民营企业打工,后来又自己创办企业的下岗职工而反复折腾的状态。

▲《我们的八十年代》| 脱离体制,变成了社会人

 

  在脱离体制的前两年,我其实非常困惑,也有一些不理解,也就时常跟之前单位的一些老同事、老朋友一起聊天,议论些事情。记得有一天,我和一帮这样的老朋友约着吃饭,其中就有小鲁。那天,我们大概从下午四点多见面、聊天、吃饭,一直到晚上十点多钟。那次聚会,我带着孩子,当时她还小,只有两三岁。记忆中,她非常无奈,钻在桌子底下,听不懂大人说什么,总是催我走。也就是那一次,我和小鲁有了一次真真切切的可以坐下来的聊天。

  没想到不久之后,他也变成跟我一样的人。脱了军装后,他在海南创办了亚龙湾开发股份有限公司,还发行了股票。差不多同时,我们(万通)也在北京发行了股票。当时只觉得世道变化真是天翻地覆,一夜之间倾覆了我们的人生道路,大家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经商。

  遗憾的是,海南泡沫破灭,在海南做生意的故事也随之戛然而止。我回到内地,在很多地方做事情。小鲁也结束了海南的生意,回到北京,创办了标准国际投资管理公司。记得有一次,他带我去劳动公园旁边的一个院子看他的办公室,那时他做一些投资顾问的工作,状态非常好。大家见面也很高兴,都在努力适应一种新的社会角色和工作。

▲晚年陈小鲁

 

  没承想,后来的几十年,我和小鲁因为都做民营企业就有了更多的交集,其中时间最长的一个交集是我请小鲁大哥做我的董事。还好,他很爽快地答应了,而且一做就是七年。

  做董事期间,的确像他后来谈到的在安邦的时候一样,只站台不领工资,所以在这七年之中,他一分钱都没领。头几年小鲁还经常来开会,后来因为身体原因,就经常跟我请假,索性也不怎么来开会了,但只要有事情我就去跟他讨论向他请教,他乐此不疲,还会非常坦率地告诉我一些意见。

  安邦的「故事」出来以后,围绕着小鲁的声音也就多了起来。很多人质疑小鲁「只站台,不领工资、不拿薪酬,最多是一个符号」的承诺,大多数人对此不相信。但以我之见,在安邦之前他做董事时间最长的应该是做我的董事,可在我们的相处过程当中,他完全就是从老大哥帮助我们的角度来站台(做董事),分文不取。小鲁作为我们公司的董事,的确给了我们很多帮助,也让我们和相关方面有了更好的沟通。对企业,对我个人,都带来了很大的正能量和积极的支持,所以我至今铭感在心。

  这之后,我和小鲁,还有几个朋友,有了一个固定的见面模式,大家总会在每年春节前后聚一下,这十多年来也都保持着这样的一个聚会形式,当然每次都会有小鲁大哥。聚会中,每一次大家都很开心,谈天谈地,特别是关于过去的经历,小鲁大哥很喜欢讲当时怎么去当兵,在部队过得怎么样,偶尔也说说在海南的故事。

▲资料图:1971年,小鲁探望病中的父亲陈毅元帅

 

  我印象最深的一次见面,是离现在时间最近的一次见面,去年过年的时候我们一起吃饭。那次是在京城俱乐部,大家一起很开心。吃完饭,要走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在等司机,只有他下来以后,跟我们摆摆手说:「我走了」,然后真的抬腿就走。我们几个朋友看到后都非常愕然,心想:「大哥怎么都没有一个车,没有一个人陪同,自己就走了?」后来我们叫住他:「小鲁大哥,要不要车送一下?」他说不用了,自个儿走就行,说完就健步消失在夜色当中。

  小鲁这样一种率真且阳光的心态,特别平和自然的生活态度与生命的力量,让站在那里的人都感到有些惭愧,大家面面相觑,觉得对比一下,我们跟大哥的差距似乎就在这么一走一停之间。

  虽然安邦的事情让议论小鲁的声音多了起来,但据我们朋友的了解和我自己的直觉来说,那些议论都是不靠谱的。举个例子,在关于「首富」的议论甚嚣尘上之时,我们几个人正好见了面。朋友开玩笑说:「小鲁,这么多年没见,你都首富了,得请吃饭啊。」结果小鲁哈哈一笑,仍然像平时一样爽朗,边笑边说:「现在我就靠你们问我首富,才蹭点饭吃。这么多年没人关注我,也没人问我,更没人请我吃饭。现在可好,天天有人问我首富这事儿。我跟你讲,要想关心,那就得请我吃饭,所以我现在是凭着首富的传说混饭吃。」我们也哈哈大笑。那天吃完饭后,大家聊了一会,也就各自忙去了。

  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有一次他在电话里突然聊起被首富的事儿,他又不忿地调侃:「我这首富,每天骑自行车,睡硬板床,只有靠别人好奇打探才混得上吃喝。」我知道他平时都是骑自行车的,而且骑的不是最新式的,还是那种二八式的老款自行车。这就是一个真实的小鲁,所以调侃和自嘲本身就透出了事实真相。

▲小鲁就这样骑自行车穿行在北京的大街小巷

 

  再有一次,因为一个事情跟吴小晖有关,我有一个文件要转给吴。虽然我跟吴小晖认识十多年,但总觉得这个事情直接给他也许力度不够,就想着一方面自己去跟吴讲,另一方面再通过小鲁跟小晖说一下这个文件。当我拨通电话后,小鲁说:「你了解,我就是挂个名,文件我肯定能递到,但递到以后剩下的事,跟任何邮差送过去是一样的。如果你觉得可以,我就帮你送过去。」

  他的言谈,如此地坦率和真诚,能够看得出他跟吴在利益上是清汤寡水的关系。不过既然和小鲁提起了这件事,后来还是让司机把文件拿给了小鲁,过了两天他也把文件拿给了吴。果然跟他说的一样,吴并没有把他转交的文件当回事儿,就当没发生一样。当我问到吴的时候,吴说知道了,这事儿就完了。显然,从这个角度也能看出来,小鲁大哥是磊落的、坦诚的,在安邦这件事上也是非常清白的。

  几十年下来,这位老大哥,不管在我还是在朋友们的心目当中,都是磊落的、阳光的、真实的。他的磊落让人自惭形秽,他的阳光让人顿觉自己的矮小,他的真实更会让人体会到生命本身应有的力量。

  今天当我回忆着和小鲁大哥的往事的时候,那个鲜活爽朗的形象仍然鲜活而真实,分明就在我眼前,更在我心里。这是一份永远的记忆,也是一种永远的怀念。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老田春日游韶山,一步三叹为哪般?
  2. 赵磊:“犬决”滑稽了谁?
  3. 老孙微评(赢与输)
  4. 楼继伟谈贸易战:“中美是命定的夫妻”?
  5. 谢小庆:30岁以前不信社会主义是缺乏良知,30岁以后不信社会主义是缺乏足够的良知
  6. 北京平壤飞祥云,习金相会暖人心
  7. 余云辉:美对华贸易战的真实目的是夺取对华金融控制权
  8. 朝鲜用7个整版65张图来报道这件事
  9. 毛主席照亮了什么?——评“小伙子把《北京的金山上》唱活了”
  10. 郭松民 | 金正恩访华凸显中朝关系的坚韧性
  1. 习近平同金正恩举行会谈(附14分钟视频)
  2. 林敏捷:《是谁冤杀了人民的好书记》再版小序&前言
  3. 老田春日游韶山,一步三叹为哪般?
  4. 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在中朝关系史上的伟大胜利!
  5. 仗还没打,就有人要割地求和
  6. 悼念陈小鲁先生
  7. 你那么爱国,那你回来啊!
  8. 新疆人口构成演变——让历史来告诉你真相!
  9. “十条诫令”绝非杜撰
  10. 对不起,我们从来就不是个人崇拜
  1. 周总理谈党内政见分歧和文化大革命(1967/12/22)——老田转帖此历史文献纪念周总理诞辰120周年
  2. 郭松民 | 悼念陈小鲁先生:人应该怎样渡过自己的一生?
  3. 朱永嘉:指责毛泽东不参加周恩来追悼会的人该扪心有愧了
  4. 《黑豹》是一部精致的反革命超级英雄电影
  5. 辱骂毛主席,诋毁雷锋,这个大V完蛋了!
  6. 沈醉韶山离别:“半身作恶为封侯,今日归来愧更羞。 堪慰家乡诸父老,当年逆子已回头。”
  7. 香港惊现毛主席捍卫者,彻底震撼国人!
  8. 戴毛主席像章的代表虽然不多,但他却格外不同!
  9. 种树种出“毛主席万岁”,惊呆了!
  10. 中国人现在喝的都是毛主席的水,毛主席治水顶几千年!
  1. 上个世纪伟大的儿子
  2. 59年前的今天,他们解放了
  3. 习近平同金正恩举行会谈(附14分钟视频)
  4. 楼继伟谈贸易战:“中美是命定的夫妻”?
  5. 林敏捷:《是谁冤杀了人民的好书记》再版小序&前言
  6. 林敏捷:《是谁冤杀了人民的好书记》再版小序&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