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安生:《水浒传》故事现实版

安生 · 2018-02-22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要恢复农村的秩序,需要粉碎乡贤存在的土壤。否则,即使有法律,也无法奈何他们。毕竟,乡贤已经成为了农村的统治阶层

  司法公正,是立国的基本条件之一。

  十年春,齐师伐我。公将战,曹刿请见。其乡人曰:“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刿曰:“肉食者鄙,未能远谋。”乃入见。问:“何以战?”公曰:“衣食所安,弗敢专也,必以分人。”对曰:“小惠未徧,民弗从也。”公曰:“牺牲玉帛,弗敢加也,必以信。”对曰:“小信未孚,神弗福也。”公曰:“小大之狱,虽不能察,必以情。”对曰:“忠之属也。可以一战。战则请从。”

  公平、公平,还是公平。

  全民一心,不难,难的是做到公平,尤其是司法公平。

  你不能给我一个公平,我只好用我自己的方式获得公平。

  走上江湖的人,有些是因为生活所迫,有些是为了追偿血债,还有些是追偿血债之后,走投无路,落草为寇。

  西门庆是乡贤,看上了武松的嫂子。

  武松的哥哥遇害。

  武松走法律途径没走通,选择了血亲复仇。

  血亲复仇之后,免去死罪,发配孟州……

  从此,北宋国家暴力机关少了一员猛将,江湖上多了一条好汉。  

1.jpg

  这是《水浒传》的故事。

  有一个孩子,父亲是当地财主的长子,母亲是普通庄户人家的闺女。母亲颇有姿色,嫁给父亲。几年以后,父亲看上了邻县财主的闺女,杀害了母亲,对外谎称母亲急病身亡。这孩子被外公接走,忍气吞声。略大一些,参加了八路,因为识字,提拔很快。解放时,亲自镇压了自己的亲生父亲。

  这是我老家发生过的事情。

  红军也好,八路也好,解放军也好,有多少是因为讨还血债无门,或者因为讨还了血债被追捕,无处藏身,毅然投共的?

  这些人是共产党的核心骨干,不会反水,极难招安。对他们来说,反水、招安过去,就无法讨还血债,或者,可能被追究当年讨还血债的行为,无论是讨还血债,还是为了避免被追究,都只能横下心,干到底。只有建立了新政权,他们才能讨还血债,也才是绝对安全的。

  土豪劣绅势盛时,杀农民真是杀人不眨眼。长沙新康镇团防局长何迈泉,办团十年,在他手里杀死的贫苦农民将近一千人,美其名曰“杀匪”。我的家乡湘潭县银田镇团防局长汤峻岩、罗叔林二人,民国二年以来十四年间,杀人五十多,活埋四人。被杀的五十多人中,最先被杀的两人是完全无罪的乞丐。汤峻岩说:“杀两个叫花子开张!”这两个叫花子就是这样一命呜呼了。以前土豪劣绅的残忍,土豪劣绅造成的农村白色恐怖是这样,现在农民起来枪毙几个土豪劣绅,造成一点小小的镇压反革命派的恐怖现象,有什么理由说不应该?

  国民党世代作为控制基层手段的乡贤,几乎没有好人。

  换句话说,谁最能有效地压榨底层,谁最有机会成为代理外来势力的本土统治者。很显然,这样的人必须是冷血、无情、心狠手辣的,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毫不留情地向底层开刀,满足境外势力的要求。

  许多乡贤的子侄,不少都是国军将校,至少是民团头目,结果……

  这是共产党当年走过来的路。

  集体资产流失,基层组织瓦解,基层群众自治制度,基层信仰缺失邪教蔓延……

  财产权不平等,怎么可能有真正的平等。政治权利民主,并不能纠正财产权的不平等,而是强化财政权的不平等。

  几个条件结合,农村出现了一马多跨的村干部:村长、村首富、村支书近亲(儿子、兄弟)、村宗教事业最大资助人、村黑帮老大……

  要恢复农村的秩序,需要粉碎乡贤存在的土壤。否则,即使有法律,也无法奈何他们。毕竟,乡贤已经成为了农村的统治阶层

  法律,承认社会现状,反映统治者的意志,确认社会博弈的结果。

  扫黑除恶,打击乡贤,才能还农村多数人基本的公平。

  中共中央 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新华网 www.xinhuanet.com

  如果国家暴力机器不打击,迟早,复仇者们自己会结伴打击。不过,那时他们的打击目标可能就不止乡贤了。

  毕竟,哪里有压迫,哪里有反抗。  

2.jpg

  按照《水浒传》,县官知道自己在武松的案子之中贪赃枉法,放武松一条生路。武松丧失了对法律的信仰以后,再次杀人时心理门槛就低多了。他背负血债,落草为寇,最终被招安,成了国立宗教机构的神职人员。

  那是明代的小说。

  现实之中,显然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避免更多的血亲复仇,显然不会免去死罪,发配到战狼部队,或者,送到类似外籍兵团的机构,为国厮杀若干年,重新给一个新身份,重新做人。

  所以,如果当事人的母亲在天有灵的话,也许希望当事人更好地活着,而不是去杀人。

  希望这样的事情,越少越好,绝迹最好。

  茫茫乾坤方圆几何

  长传我千百年民族魂魄

  旧日宫墙 寻常巷陌

  是谁把英雄的故事一说再说

  走马扬鞭翻山过河

  轻生死重大义男儿本色

  几番起落 风雨振作

  赶他个天时地利与人和

  走马扬鞭翻山过河

  轻生死重大义男儿本色

  几番起落风雨振作

  赶他个天时地利与人和

  赶他个天时地利与人和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又上当了
  2. 曹征路 | 是西安事变救了红军吗?——重访革命史之二十九
  3. 生日快乐,《共产党宣言》
  4. 韩东屏:我们不需要多么富有,我们需要集体
  5. 被全网封杀的MC天佑,曾经凭什么身价上亿
  6. 老田:什么是乡愁——读韩东屏教授的文章有感
  7. 从春晚小品想起,中国在非洲的前世今生
  8. 中年危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慢性病
  9. 春节返乡,我卖掉了县城的唯一住房
  10. 郭松民观影笔记之 | 《平壤之约》:舞蹈、自由与团结
  1. 李旭之:聊点春晚
  2. 又上当了
  3. 曹征路 | 是西安事变救了红军吗?——重访革命史之二十九
  4. 生日快乐,《共产党宣言》
  5. 韩东屏:我们不需要多么富有,我们需要集体
  6. 萧竹:简明俯瞰——社会主义社会主要矛盾
  7. 被全网封杀的MC天佑,曾经凭什么身价上亿
  8. 老田:什么是乡愁——读韩东屏教授的文章有感
  9. 从春晚小品想起,中国在非洲的前世今生
  10. 中年危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慢性病
  1. 官媒盛赞毛泽东时代中国计算机巨大发展是何用意?
  2. 老田 | 符号生产领域的法西斯生产方式:从易中天的泼妇骂街说起
  3. 郭松民:纪念邓丽君如火如荼,“国军”什么情况下会纪念刘胡兰?
  4. 王立华|揭秘历史真相:从产品产量的真实数据看毛泽东时代的经济发展
  5. 钱昌明:中国人应该追求怎样的梦? ——评易中天的《中国梦:梦与梦魔》
  6. 保赞唐:民国究竟好不好?看看国民党大官怎么说(上篇)
  7. “经济学家”这些年害得多少人倾家荡产
  8. 老田:特务政治的诱惑力与白痴国王的认识论
  9. 双石:西路军问题再考辩(完整版)
  10. 双石: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张国焘身败名裂,咎由自取!
  1. 伏牛石:琐议善恶真假美丑公私
  2. 王忠新:谷俊山伪造其父“雨花台烈士”如何一路“绿灯”--如此这般顺风顺水的“指鹿为马”岂不发人深思
  3. 张志坤:想宣判公有制的死刑,没那么容易
  4. 张志坤:想宣判公有制的死刑,没那么容易
  5. 武钢的创业与毁业!
  6. 武钢的创业与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