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社会民生

一位儿童家长为孩子免遭老师欺凌与毒害发出的呼吁与求助

管民生 · 2018-06-18 · 来源:网络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内容提要:这是一位受害学生家长的控告与求救信。控告荆州公安县藕池镇小学教师谭祖松,在前校长的庇护下,长期办以敛财为目的所谓“包吃住的家庭辅导班”。谭开始用忽悠蒙哄手段骗学生“入门”,进而为了吸引学生,稳住学生,使用了违法手段,竟然在学生吃的菜里放罂粟壳,使其群体中毒上瘾,以达到使学生“只进不出,欲罢不能”的目的。为了保证毒品的“供应”,每年在自家菜地种植大面积罂粟,“自给自足,自产自销”。信中附有他菜地种的不同生长期的罂粟花、成熟的罂粟果图片 ,铁证如山,骇人听闻!

  我们是湖北省公安县的农民。我们的孩子都在公安县藕池镇小学读五年级。国家投资为学生盖了集体宿舍,食堂,学生可以住读,食宿无忧,告别了每天都要走读、风雨无阻的困难日子。从此我们的孩子再也不是没人管的“留守儿童“了。我们做家长的得以安心外出打工,得以安心在家种田,孩子也可以安心学习了。当初,我们是多么感谢国家,感谢当地政府为民办了件好事啊!不知道心里有多高兴

  但是好景不长,小学领导没有把国家配置的家业管好,把学生食堂包给了个人,学生吃不惯。有的学生开始“走回头路”,重新开始早去晚归。面对这样的情况,学校领导不是加强管理,充分利用国家给与的有利条件坚持初心不改,稳定学生,扭转局面。而是顺水推舟,怂恿个别教师把学生“分流”到老师家里,搞什么“全托”,即所谓“四包”(包吃、包住、包辅导、包升重点中学),,这本来应该是由学校包的,结果成了教师敛财的门道,校长为这样的教师大开绿灯,充当保护伞。我们的孩子的班主任谭祖松就是这样。他吹嘘自己,欺骗天真无邪的学生、威胁不懂事的小孩子:说什么“凡经过我辅导的学生都上了重点中学,他们都是在我家里吃住,这样辅导“一对一,面对面”既方便,效果好,又省钱。在学校里住谁管你们的学习。吃的又不好。还说你们要是不进我的“家庭辅导班”那升不了重点我就不管了。经过这位班主任这一番煽动忽悠,蛊惑,“引导”(实为误导),天真的学生个个蠢蠢欲动,回来找我们家长闹着要进谭老师的家庭辅导班。还说进晚了就没机会了。他说只收亲戚的孩子和表现好的学生。我们做家长的怎么不接受谭老师的“好意”呢?怎么让学生不听老师的“劝导”呢?不听老师的话孩子有好果子吃吗?,他办这种班已十年有余,不得已,只好退出在学校的集体食宿,进了被谭老师描绘的如天堂一样“美好”的“家庭辅导班”。

  这一退一进可不是那么简单啊,我们每个月要交给谭老师1500元“全托”费,这可不是一个小负担啊!每个月打工积攒的血汗钱全没了。国家花钱搞民生工程,为学生建宿舍,办食堂方便了学生,减轻了我们家长的负担。我们还刚刚开始高兴,还来不及享受国家的好政策带来的实惠,学校领导又变换花样,把国家赋予的办学权“转嫁”出去,把国家投入的惠民设施闲置起来,又变相增加我们家长的负担,每年15000打不住!等于白打工一年,白种田一年。或者说一年都在帮谭老师打工,帮谭老师种田。同时变相增加了个别教师的灰色收入,造成了教师之间严重分配不公。像谭祖松现在的“家庭辅导班”收了13个学生,号称是“藕池镇第二小学”的分校,每生每月1500元,一个月稳稳当当的灰色收入就是19500元,高出其他教师收入五倍多。我们不禁要问这个学校的领导,:你们把国家的民生工程办成了民“死”工程,居心何在?于心何忍,该担何责?

  谭氏辅导班其危害远不只是增加了我们的经济负担问题,最大的危害是他伤尽天良不择手段用毒品毒害我们的下一代(详见后述)。

  我们现在处于两难的境地。当初如果不进,孩子肯定要遭谭老师的报复。现在进了又退出来,很显然,那我们的孩子肯定会遭到谭老师更严厉地报复。我们现在是骑虎难下,进退两难啊!为此,我们恳求政府和教育管理部门,追究责任人,打掉保护伞(前任校长),解救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是幼稚无知被诱骗蛊惑误入虎口的,祖国的花朵扔进了垃圾桶。鉴于海南万灵小学校长带女学生开房以及前不久湖南衡阳发生的教师性侵女学生案件,我们不得不担心和害怕我们的孩子也遭此厄运。一旦我们的担心忧虑成为现实,我们的孩子一生就毁了。那就悔之晚矣。那这个学校的校长和当地政府主管领导是脱不了干系的。无论怎么处分他们,也不能补救对我们的孩子造成的终身伤害。这不是危言耸听,此类案件全国频发,教训沉痛,当以为戒。全国100名女记者发起的保护女童自愿者协会的成立并不是空穴来风,也不是她们神经过敏。她们凭职业了解到了很多发指的情况,出于高度的职业责任心,关心祖国的下一代,尤其对女童的人生安全,身心健康负责,不忍心十二、三岁的女童遭到摧残和蹂躏。我们这里的教育管理部门怎么就没有这个责任心?怎么就没有这个忧患防范意识?你们自己的十二、三岁的金钗豆蔻女孩子(如图一和图二那样的)就放心交给一个男教师在他家里“面对面,一对一”近距离“辅导”吗?还有,这13个进入青春期的孩子(七男六女)混合住在一个老师家里成何体统?就算一个家庭的13亲兄弟姊妹,这也让父母担心吧?况且现在孩子早熟早恋现象已是不容忽略的事实 ,这些孩子们的生理和心理的辅导和健康教育交给谁?就“全托”给这个临近退休的老头吗?老头家是还有个老伴,老头的老伴只管收钱,只管给学生做饭菜下多少罂粟壳才好吃,她哪里会管那些只有孩子的亲妈和学校懂生理卫生的女教师管的事呢?况且她还经常不在家,不是上荆州她娘家就是下武汉她女儿家。老头在家爱干啥就干啥,交钱给她就行。你们把女儿放在这种高危险恶的环境里一个星期不打照面,你们放得了心吗?我们的校领导、我们的政府,我们的教育管理部门,你们放得了心我们能放心吗?

  以前我们只觉得谭老师没有水平,他自己的实际文化基础恐怕连小学都没有,还不如我们一个普通农民。我们至少有道德有良心。他既没有能力,也没有责任心,更没有师德。他就靠欺骗忽悠误导年幼无知的学生和前任校长的保护办了十多年的“谭氏家庭辅导班”。说白了,说轻点,这是个“误人子弟班”,“骗人子弟班”,敛财辅导班。但从我们掌握的最新情况来看,如果彻底揭开内幕,骇人听闻!谭氏辅导班吸引学生的手段,那就远不只是前面说的思想上忽悠学生、误导学生,欺骗学生敛财的问题,这还只是入门手段,入门后如何让学生只进不出,欲罢不能,而是从生理上毒害学生。是个邪恶的魔鬼班!是个害人子弟班!有这么严重吗?请看照片中的植物就明白了。这是什么?罂粟!罂粟!这就是谭祖松夫妇吸引学生的手段,毒害学生的铁证!这是我们发现的谭祖松夫妇菜地里种植的罂粟。(见所附的系列照片)。谭老师家门前屋后有近一亩多菜地。除了种菜就种植罂粟,年年如此,年复一年,从不间断(邻居都知道)。他家就两口要种这么多菜和罂粟干嘛?错了!要保证“供应”常年天天吃注在家里的十几个学生吃菜,还要保证学生觉得比学校食堂比学生自己家里的菜好吃,“吃了还想吃”,要达到这个效果,诀窍就是在给学生做的菜里面加罂粟壳。想想,这得多少罂粟壳?他家收藏了多少罂粟壳,藏在哪里,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管用一年不成问题。难怪孩子们说谭老师家的饭菜比学校食堂的好吃多了,也比我们自己家里的好吃。特别是汤好喝。说什么“喝了还想喝,吃了还想吃”。当时我们不明白他家的师娘(厨娘)怎么这么厉害,难道是神手?,现在才知道这里面的诀窍,原来是毒品在起作用。孩子们中毒上瘾了!天啦!这不是在毁我们的孩子吗?

  为此,我们发出紧急呼吁:哭求政府,哭求公安部门,哭求上级教育管理部门,拯救我们的孩子啊!呼吁社会各界支持我们正义行动,严惩混在教师队伍里的恶魔,惩治教育腐败。

  我们反映的情况是经得起调查的。还可能有些骇人听闻的隐情我们无法深究,孩子们也不敢说。我们只好装糊涂,但是为了我们的孩子免遭打击报复,为了我们孩子的未来,所以我们只能匿名,也为未成年孩子匿名。请理解我们的苦衷和良苦用心。我们反映这些情况并不只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孩子;是为了不让更多的孩子上圈套,受骗受害,为了让全国的孩子在安全的杨光的健康的环境中茁壮成长;

  这也也不仅仅是为了学生们,,也是为了帮助教师减少犯错误的机会,也防止个别利欲熏心的无视国法无师德违法乱纪的教师连累相关人员(教育管理工作者和政府部门的官员)犯错误,防微杜渐,以免连累更多的人。像谭氏这样的辅导班继续办下去,后果不堪设想。谁敢保证像海南万灵,衡阳欧阳海小学几个女生的悲剧不可能在这里发生!万宁和衡阳的案件发生在有监护责任的学校,还不是发生在“包吃住”的老师家里。更有甚者,老师以获得经济收入为目的,伤尽天良用毒品毒害青少年学生使其群体中毒的恶性案件已经正在这里发生,目前全国绝无仅有,堪称史无前例。由荆州市公安县藕池小学教师破天荒开了个恶劣的先例!这个学校的领导该当何责?谁来追责?这个教师该当何罪?谁来治罪?

  有人说,谭氏辅导班是藕池小学的“分校”。这个黑分校,既是有13个常客吃饭的黑饭店,又是有13个常客住宿的黑宾馆。还是长期逃避食品卫生监督管理部门监督的黑窝点。每年逃避国家税收数万元。虽然这是个不挂牌的饭店,不挂牌的宾馆,但他的“客人”是固定的,收入是稳定的。一个乡镇小学教师能在武汉花一百多万买房子,就全靠这个黑店十多年的非法所得(包括买通前任校长承包学校商店所得)

  图中贴对联挂灯笼的是他的住房,位于藕池镇蒋家塔72号,左边简陋的平房就是“分校”的教室,但从来没有老师上课,也没有老师辅导,只不过是个幌子,学生用来自习的桌子板凳这个摆设还是有的,当然,学生就寝在老师的楼上(男女混住),吃饭在老师的客厅里。有个可供十几个孩子同时就餐的大餐桌。所谓分校,仅此而已。

  六一儿童节快到了。我们预祝全国的少年儿童节日幸福快乐。此时此刻,我们别无他求,只求我们的孩子尽快脱离这个魔鬼辅导班,回归学校大集体,和全校的孩子们融为一体共度孩子们胡佳节。不再继续吸毒受虐待受欺凌(我们的孩子吃饭老板娘总是恶狠狠地瞪着,不停唠叨着,指责这指责那,深怕我们的孩子吃多了)我们也希望所有被忽悠受骗误入这个班的学生和家长醒悟,识破这个害人子弟的魔鬼辅导班的狰狞面目。全额退赔我们所交的学费,并对诱骗我们的孩子吸毒产生的不良生理影响依法经济赔偿、戒除孩子们对毒品的依赖。依法追究当事人刑事责任。

  学生家长      管民生(化名)

  2018年5月16日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孙锡良:到底是谁的错?
  2. 郭松民:金特会后,特朗普在下“大棋”?
  3. 美联储为什么选择这时加息?韭菜已经跟上来了
  4. 吕正惠:台湾问题依然内在于中国现代化进程
  5. 钱学森:用马克思主义哲学来指导系统科学工作
  6. 从百万人反孟山都,到十亿人反拜耳
  7. 川金会落幕 民主党站着说话腰不疼?
  8. 制造王菊: “百万”粉丝和他们的狂欢
  9. 小气的郑永年,一贯的公知腔
  10. 纤夫:所谓“依法治国”是如何“依法”保护富人的?
  1. 新加坡峰会!借飞机,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政治语言
  2. 补壹刀:见完了,问题来了!
  3. 护士集体罢工!这锅谁来背?
  4. 一声叹息,郭沫若
  5. 安生:房价破灭以后……
  6. 孙锡良:老孙微评(新加坡大戏)
  7. 张志坤:没有洲际核导弹,金正恩就什么都不是
  8. 王绍光:中国既到时候了,也到坎上了!
  9. 陈朝文:20-30万亿的房地产泡沫可能在20年前后破
  10. 郭松民 | 金特会:约会,但不结婚
  1. 老田 | 从柳传志的“冲天一怒”看乌有之乡公号被封:关于新阶级的公共责任伦理问题
  2. 郭松民:崔永元的可怕发现
  3. 黎阳:柳传志们想要干什么?
  4. 岳青山:《炎黄春秋》怎能诬谓58年“放卫星”是毛主席的号召
  5. “你住高楼大厦,我却肚饥无食”
  6. 老田 | 历史虚无主义大潮背后的结构要素:以文革时四川刘部长跳楼自杀为例
  7. 贾根良:美国人的讹诈与中国经济转型机会的再次丧失
  8. 郭松民 | 联想事件:资产阶级向何处去?
  9. 请中央纪委、监察部门查处《环球时报》及总编辑胡锡进违法行为
  10. 顽石:范冰冰为什么就不能得“国家精神造就者”奖?
  1. 师伟:作为父亲,毛主席是“不成功”的
  2. 汪建新:毛泽东诗词与湖湘文化
  3. 张志坤:没有洲际核导弹,金正恩就什么都不是
  4. 补壹刀:见完了,问题来了!
  5. 东北国营厂下岗职工自述:几万块啊,就把自己给彻底“卖”了
  6. 毕业季之殇!武大学生被辅导员约谈后自杀,警方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