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三农关注

蒋高明:与种养大户座谈了解到的食物生产“双轨制”现象

蒋高明 · 2018-06-30 · 来源:弘毅生态农业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农民种养“双轨制”的出现,是今天食品生产完全依靠市场,且各种逐利性技术应用泛滥造成的必然后果。

  2014年,在河北省某地指导生态农业工作。当地政府感觉我们的理念很好,机会难得,就特地邀请了当地的一些种养大户前来一起座谈。这些大户包括种植蔬菜大棚的,种谷物杂粮的,甚至还有种苗木的,养殖的包括养鸡、养鸭、养牛、养羊、养兔等等。

  座谈会上,当地政府的一把手主持,他先介绍了会议的目的,然后吧我介绍给各位农民朋友。现在的农民接受新生事物非常快,大都能够上网,有些甚至知道我们在做的一些工作。我发言的主要内容是介绍当前农业生产中存在的若干问题,尤其生态农业和有机农业发展的前景以及遇到的阻力等等,结合当地实际,建议种养大户们,从保护自身健康和生态安全的角度,多从事健康的种养业。

  我的发言引起了他们的共鸣,大家纷纷发言。原来以为农民是腼腆的,不会提问题,其实不是。他们长期在一线生产,亲身经历多,从周边种养大户那里得到的信息也多。当然更多的是他们的困惑,即发展优质安全的食品,在市场上没有地位,会被淘汰,只好按照消费者要求的那样去生产,即要快,要整齐,外观要好看。另外,从资金回报上考虑,生产普通的食品来得快,因为市场上提供让动植物异速生长的几乎所有化学物质乃至激素。

  我问他们那样的食品你们自己吃吗?听到这个问题,几乎所有的种养大户都笑着摇头;那么,他们自己吃的怎么来呢?种养大户们告诉我,就是你给我们介绍的办法啊。当然,还有些生态技术他们以前不知道,他们表示今后给自己生产的时候会用的。

  这就是典型的农民食品生产“双轨制”现象。农民好心好意按照安全的办法生产,但那样的产品竟然被市场淘汰了,于是就按照市场要的样子生产:

  消费者喜欢瘦肉型猪,他们就用瘦肉精,国家禁止后,就偷用地下供应的“小料;消费者喜欢金黄色的小米,他们就在脱壳过程中把黄色染料加进去;消费者喜欢雪白的面粉,加工厂就把增白剂加进去(国家禁止使用的增白剂其实并没有禁止掉,看市场上雪白的面粉就知道了);消费者喜欢红心的鸭蛋,一些养殖户就使用地下交易或者直接添加到饲料里的苏丹红;消费者喜欢个大的苹果,那就使用膨大剂使其长个。等等不一而足。

  最令我奇异的是,蔬菜大棚的一名女种植手,告诉我现在市场有四种激素类的药,让黄瓜变成今天的样子,即整齐好看、粗细均匀、带刺还能带花,还能耐储存。什么座花灵、鲜花王、拉直素等,有些名字我以前也没有听说过,尤其是拉直素我是头一回听说。

  我问这个女种植大户,自然的黄瓜应当是什么样的呢?她说,自然生长的外观不好,甚至还有带弯的。这样的黄瓜要生长出来,其实很简单,不用那些激素类化学物质即可,但在市场上不好卖,他们留给自己吃,或者亲戚朋友或熟悉的人上门来买。

  农民种养“双轨制”的出现,是今天食品生产完全依靠市场,且各种逐利性技术应用泛滥造成的必然后果。

  农民知道问题的根本原因所在,为了自身健康在源头不使用,这是他们的一些“小聪明”,也是一种本能保护,可怜的城市消费者,连本能保护的知情权都没有。如果要杜绝双轨制,其实很简单,城市人多花点钱,买农民自己吃的食品,请他们不要过度使用化学物质尤其激素。

  从政府监管层面上,应当对那些科学证明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非法添加剂果断叫停,加大处罚力度,加大违法成本。当今各种疾病与食物有密切的关系,以前很少听到白血病、癌症、性早熟、不孕不育病等,就是过去几十年前,我们的食物链中,没有那里乱七八糟的东西。

  对于城市消费者,要知道食物生产过程,要懂得食物与健康之间的关系,主动消费安全食品,使之成为良好的产业;政府主管部门,对于认证要严格管理,扶持安全食品生产,停止对有害化学农产品的补助,倒逼那些产品退出食物链;地方政府要看好优质安全食品这一阳光产业,划出专门的区域,采用现代生态科学技术,集中优势资源,带动种养大户,将他们自己留下吃的安全放心食品,变成市场上抢手的产品。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郭松民 | 我的国:厉害,还是不厉害?
  2. 吴法天:“为人民服务群”群主丁少龙是否构成寻衅滋事罪?
  3. 最燃党课展示 | 是她!就是她!把党课率先讲成了一发“催泪弹”
  4. 五十军移防入川笔记 (1967年5月28日北京京西宾馆 郑志士笔记本实录)
  5. 李旭之:害人的虚假大学
  6. 鹤龄:就《为啥只有社会主义国家有“大饥荒记忆”》与鹿野先生商榷
  7. 赴朝鲜参观旅行的一点心得体会
  8. 浅水龙:纯洁的中国共产党万岁!
  9. 三个辩题:关于改革开放、贫富差距与劳资关系
  10. 吴铭:美国总统特朗普难道是我的“学生”?
  1. 老田:邓小平到底参加过遵义会议没有?
  2. 郭松民 | 我的国:厉害,还是不厉害?
  3. 斯大林为什么招人恨?
  4. 何新怒怼教育部:惊闻屈原已从新版历史教材除名
  5. 雨夹雪:爱因斯坦歧视中国人与其阶级立场
  6. 警惕茅于轼们的骗钱伎俩
  7. 涨价去库存走到十字路口:棚改,危险的信号
  8. 建国后谁向高干兜售春药引周恩来亲自过问?
  9. 郭松民 | 文怀沙的时代标本意义
  10. 张志坤:神州大地狗泛滥,这种现象值得谈一谈
  1. 郭松民:崔永元的可怕发现
  2. “封”雨无阻,乌有之乡又回来了
  3. 老田:邓小平到底参加过遵义会议没有?
  4. 岳青山:《炎黄春秋》怎能诬谓58年“放卫星”是毛主席的号召
  5. “你住高楼大厦,我却肚饥无食”
  6. 顽石:范冰冰为什么就不能得“国家精神造就者”奖?
  7. 新加坡峰会!借飞机,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政治语言
  8. 孙锡良:睡吧!谢幕词已可见!
  9. 崔永元复仇,只为明星偷漏税?这才是真相!
  10. 王绍光:中国既到时候了,也到坎上了!
  1. 毛泽东社会主义社会制度下的伟大壮举——合作医疗万岁!
  2. 影视“热钱”大退潮
  3. 老田:邓小平到底参加过遵义会议没有?
  4. 白钢:为何苏共亡党亡国,而中共屹立不倒?
  5. 考上了大学,离改变命运还有多远?
  6. 甘肃女生因老师猥亵跳楼自杀,消防员痛哭不止!可底下围观的人群却在丑陋的嘲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