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风华正茂

比房价更先崩溃的,是年轻人“顶不住”的生活

阿柒 · 2018-06-19 · 来源:微信公众号“新周刊”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年轻人的选择,没有想象中那么多。别看他们一个个人模狗样,其实心里苦过苦瓜。

  青年作家蒋方舟在一个访谈节目里说,现在社会的容错率变得很低,一步走错,过几年再回头,年轻人可能已经没有了容身之所。

  很无奈,前世代觉得无趣的那种一眼看得到头的生活,对现在的年轻人来说,恰恰非常奢侈。他们连“熬年头”的机会都没有,必须非常拼命才能勉强平庸。

  有人说,要摧毁一个中年人非常容易。其实,当下年轻人所承受的生活压力,一点也不比中年人少,甚至都能将大好青年提前逼进了中年危机。

  青春,本该最是朝气蓬勃,年轻人的内心应该永远有一团火。没有一个时代的时间成本,比现在更高。

  在互联网高速发展的时代,社会分工更加细致,个人选择更加自由,年轻人看似有了很多机会。实际上,竞争已经异常激烈,而他们往往别无选择。

  西单女孩任月丽曾在北京街头卖唱,成名后曾登上春晚,她也不过是无数北漂中幸运的一个。

  考上了985的研究生又如何?

  今年4月,江苏常州大学白云校区有一间寝室很有名。这间寝室的8名男生全部考研成功,连宿管阿姨都拉横幅以示祝贺。

  原本励志的校园佳话,却遭一些网友的冷嘲热讽:本科双非,考上985也没用

  这种心态,说明社会上的确存在学历歧视潜规则。不少名校硕、博士在找工作的时候屡屡受挫,只因本科是名不见经传的学校。

  广西人小韵,本科读的是广东某二本院校,后来通过加倍努力,考上了北京的985研究生。不曾想,因为本科学历不好的缘故,求职之路比别的研究生曲折不少。

  小韵最终拿到的几份offer中,月薪最高都不过6500元。这个薪酬水平,要在北京生存,多少有点捉襟见肘。

  《2017年应届生就业报告》显示,本科应届生、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的平均起薪分别为4300元、5900元和7900元。

  这么看来,小韵的这份工资已不算低。只是临近毕业的那些晚上,她夜夜失眠。

  毕业狂欢之后,真的能拥抱美好未来吗?

  工作一年胖廿斤

  阿涛工作三年,自觉身材一直维持得不错,直到那天公司体检踏上体重计。

  他觉得,这个秤一定是坏的,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一年长了二十斤?!

  一年前,阿涛从悠闲的杂志编辑,变成了昏天黑地的公号狗。“996”那都算轻松的了,阿涛简直是7/24的公号狗本狗。

  他依然记得加班遇上滂沱大雨的那个夜晚,从办公室下楼打开打车软件那一刻的绝望:排队145人,预计等待7小时。

  睡眠时间无法保证不说,连吃饭也总是匆匆忙忙,并且都在工位解决。中午的外卖,下午6点还摆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情况时有发生。

  晚饭时间通常跟足西班牙时间,每个月的KPI悬梁刺股,压力越大,越想吃宵夜。

  阿涛摸了摸自己的肚腩,怎么年纪轻轻,就中年油腻?

  抬头再看身边的女同事们,常年爆痘+姨妈失调,一个个也早已是阿姨了,内心总算获得了一丝安慰。

  有一种狗叫公号狗,有一种肥叫过劳肥。最开心的事,就是回家倒头就睡。

  加班怎么忍得住不吃宵夜。

  日常想辞职:焦虑重复,更焦虑被时代淘汰

  前几天,微博上有一个视频很火。一个苏皖交界的高速公路收费站,监控镜头下的服务人员在狭小的空间里,从收费到给票,整个过程如同流水线工人,一板一眼,全程面带微笑。

  有人在评论里说看得心酸,还有一位网友说看到抑郁。所有觉得心疼的人,都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日常。

  “过去我们让机器人模仿人类,现在我们让人类模仿机器人。” 在现代社会,人类的分工越来越细,人就是拧进社会大机器里的一颗颗螺丝钉。

  有人深夜里在微博上搜索“辞职”,发现每两三分钟就有一个人发微博吐槽说想辞职。大多躲在CBD格子间里的年轻人,某种意义上都在做机械工作,可替代性也非常高。

  有多少人活得像这个机械的收费员。

  “日常想辞职”的心态非常矛盾。年轻人既担心自己像西西弗斯,每天都要重复徒劳无功的工作直到永恒;又担心知识换代太快,自己竞争力下降,跟不上时代的节奏。

  在《吴晓波频道2017新中产报告》中显示,比起工作压力,新中产更害怕自己的抱负无法施展。在工作选择上,新中产看中的是“更宽广的施展平台”“更符合前沿趋势的行业”以及“薪酬、期权待遇”。

  自我实现,是新中产在职业上的最大诉求和焦虑所在。

  没办法,人工智能日新月异,科技发展很可能将年轻人在职场上的积累,一夜清零。

  从事着没有成就感的工作,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自嘲在搬砖。

  生活的重担,比想象中来得早

  映霞那天在微信里说,她跟男朋友分手了。

  恋爱四五年,广州男友的爸妈始终不喜欢她。她不是本地人固然是原因之一,关键到底还是她的家庭负担太重。

  大学毕业以后,映霞换过几份工作,只要钱多就跳槽,并没有太周详的职业规划。除了有自己的助学贷款要还,她要养家,还要供弟弟读书生活。

  四年过去,弟弟大学毕业,在深圳的科技公司工作,薪水不低。但是,过时过节打电话回家,老妈还是经常对她说:“女孩子要懂得省吃俭用,精打细算,你有闲钱就多寄点钱回来。你弟弟刚工作,将来还要准备结婚。”

  结果,即便弟弟已经工作,他的助学贷款还是映霞一人还清。而她的父母每一次在电话里只念叨弟弟,从来没问过她。

  每个月把工资中的三分之一交给房东,再将三分之一打回家,其余的,算上吃喝拉撒,所剩无几。

  问映霞,这么多年感情,不可惜吗?

  她说:“算了,换我也可能这样。婚姻是利益捆绑,即使不找金库,也没有人会找个债主。”

  在大城市恋爱变成一件越来越昂贵的事情。

  一年往外搬一圈

  最近,北京楼市调控升级,新房供应有限,让部分居住需求转移到租赁市场,房租一路上扬。

  据说,以北京平均工资9986元/月计算,北漂要不吃不喝26年才能买一套房。所以,一个北漂,要搬多少次家,才能真正在北京安家呢?答案各有不同。

  但在高房租的挤压下,年轻人的答案有一点相似:一年必须往外搬一圈——连码农都从五道口搬到了回龙观,工作几年租住三里屯一室一厅只存在于电视剧里。

  曾经高喊不买房只租房的年轻人,有的正在承受着高租金对生活的挤压。有的则靠父母搞定首付买了房,可是房贷占比超过收入三分之一,严重影响生活质量,甚至连用的卫生纸都一擦就破。

  年轻人的生活方式?那都是咸丰年的前尘往事了,连工作不如意都不敢辞职,生怕房子断了供,连老婆都娶不了。

  哪怕从这个房子到最近的地铁站要坐接驳巴士,颠簸之间,都市人最爱的周末驱车郊游项目农家乐和草莓园,每天尽收眼底。

  已经上岸的70后、80后就在岸上了,没上车的年轻人永远在赶末班车。

  凌晨三点的北京有什么好看?

  看着人模狗样,连理财经理都不理你

  这阵子,南生没日没夜的加班,但总觉得账户里面的钱增长速度很慢。于是,经朋友介绍,她找了一个理财顾问咨询。

  一轮聊天下来,理财顾问听完南生的存款数目之后,礼貌地笑着说:没关系,你还年轻,慢慢存吧。

  走出理财公司大门,南生觉得,辛苦几年,都是白干。所有投资回报率比银行略高的理财产品,起码都要10万准入。

  有时候看着自己口袋里那点工资,即使已经比父母高两三倍,但在狂飙的房价和高企的物价面前,实在非常可怜。

  房子眼见是一辈子都买不起,工作压力又大,别人的快速成功还在朋友圈里全方位轰炸,“差距”的强烈刺激是24小时的直播。那么,年轻人最好的生活方式只剩买买买了。

  在新精致主义的消费时代,年轻人个个看起来都活得人模狗样。中国的消费新浪潮,有多少是年轻人吃好喝好玩好推波助澜而成的。可事实上,他们都买成了隐形贫困人口,宝宝心里苦,宝宝永远缺钱。

  北京地铁早高峰入口。

  生老病死,其实离你很近

  姚守川,一个生活积极的90后,熬夜准备考试,过了几天感到身体发冷,以为是感冒。

  结果,他在ICU里挣扎了21天,在鬼门关里走了一趟,终于回到了人间。

  有的人,则没有那么幸运。今年3月底,江苏大学医学院在读硕士研究生小顾,在镇江市第一人民医院实习,值班约14小时后,在交接班时突然晕倒,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大多数的年轻人,都在持续努力地工作,没有停歇,没有睡眠。像病痛、生死这样的坎,其实早早就潜伏在他们身边。

  有时是他们自己,有时是他们的父母。

  很多人都没想到,一场流感掏空了一个北京中产家庭,突然将生命的脆弱和中产的压力暴露无遗。《流感下的北京中年》在朋友圈热传,每个人都感同身受,每个人都怕有同样的遭遇。

  年轻人不仅自己不敢病,更怕家人生病鞭长莫及。

  崩溃的除了电脑,还有年轻人的身体。

  鬼叫你穷,顶硬上

  香港独立乐队My Little Airport的《西西弗斯之歌》提供了一种面对工作和命运的观念。

  既然加班必不可少,客户爸爸通常难搞,升职看似遥遥无期,病痛随时可能降临,与其被逼疯,不如在复杂的搏斗中,寻找生活的快感。

  “西西弗斯知道自己无法改变命运,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继续推石头。直到有一日,他发现他可以蔑视自己的命运,甚至用享受这个过程去否定诸神对他的惩罚。于是,他感觉到自己是快乐的。”

  一个西西弗斯翻过山,另一个还在身后跟着。

  在人生来痛苦的大前提下,能够解决一件事情,就能获得一点满足感。人生的满足感,就是这么一点点来的。

  简单一句话,鬼叫你穷,顶硬上——顶住就是一切。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美国为何要在如胶似漆时插越南一刀?
  2. 小气的郑永年,一贯的公知腔
  3. 哪一个地方政府会率先财政破产?
  4. 一面是正义的化身,一面是暴力的魔鬼
  5. 郭松民 | 端午节:为什么屈原投江,楚国必亡?
  6. 吴铭:说说国军八百壮士投黄河
  7. 从狂热到崩塌:股灾三年祭
  8. 人间失格:我差一点成为太宰治
  9. 《人间正道是沧桑》:杨家二十四代,中国二十四史
  10. 范仄:“拳打甘刘汪蒋,脚踢奥施儒国”
  1. 一声叹息,郭沫若
  2. 王绍光:中国既到时候了,也到坎上了!
  3. 孙恒:我所认识的崔永元
  4. 师伟:作为父亲,毛主席是“不成功”的
  5. 孙锡良:老孙微评(新加坡大戏)
  6. 张志坤:没有洲际核导弹,金正恩就什么都不是
  7. 陈朝文:20-30万亿的房地产泡沫可能在20年前后破
  8. 聂焱:海外“崇毛”浪潮中的一朵浪花
  9. 解决台湾问题最大阻碍是民进党?错,是国民党!
  10. 金正恩告诉全世界:特朗普没啥可怕的
  1. 郭松民:崔永元的可怕发现
  2. 黎阳:柳传志们想要干什么?
  3. 岳青山:《炎黄春秋》怎能诬谓58年“放卫星”是毛主席的号召
  4. “你住高楼大厦,我却肚饥无食”
  5. 老田 | 历史虚无主义大潮背后的结构要素:以文革时四川刘部长跳楼自杀为例
  6. 贾根良:美国人的讹诈与中国经济转型机会的再次丧失
  7. 请中央纪委、监察部门查处《环球时报》及总编辑胡锡进违法行为
  8. 顽石:范冰冰为什么就不能得“国家精神造就者”奖?
  9. 孙锡良:睡吧!谢幕词已可见!
  10. 崔永元复仇,只为明星偷漏税?这才是真相!
  1. 师伟:作为父亲,毛主席是“不成功”的
  2. 汪建新:毛泽东诗词与湖湘文化
  3. 张志坤:没有洲际核导弹,金正恩就什么都不是
  4. “金特会”之后:朝鲜半岛局势的四种走向
  5. 东北国营厂下岗职工自述:几万块啊,就把自己给彻底“卖”了
  6. 不要等到下一条生命的逝去,我们才开始关注这个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