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张志坤:由汪精卫与冯玉祥的对话说起

张志坤 · 2018-07-06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外患滋生、必激内乱,这是中国社会历史发展屡次证明了的一条重要历史经验。

由汪精卫与冯玉祥的对话说起

——关于今年“七七事变”纪念日的话题

  据说,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后,中国进入全民抗战的阶段,这时,国民党副总裁汪精卫与冯玉祥之间有一段关于抗战问题的对话:

  汪精卫问:大家都说抗战到底,这个“底”在何处?

  冯玉祥答:日本无条件投降便是“底”。

  对此,汪精卫评论说,“这简直是一个丘八的狂妄与无知”!

  下决心要抗战到底的冯玉祥被汪精卫贬斥为“无知”,那么真正“聪明智慧”的人,自然非他汪某人莫属了。汪精卫自以为看清了历史与未来,不屑于同冯玉祥这等愚蠢的“丘八”为伍而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所以,在这番对话之后不久,就一头扎进了日本人的怀抱,为虎作伥,当上了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汉奸。汪精卫认定这是一条光明的路、正确的路,是一条充满希望的未来之路。

  但是,究竟谁无知,究竟谁因为无知而遗臭万年,历史早已做出了无情的宣判。

  其实,汪精卫这种人不是当年抗战中国的个例。事实上,大大小小的汪精卫有如过江之鲫,他们都曾争先恐后,纷纷投降侵略者,甘做侵略者的鹰犬,而对自己的祖国与民族挥舞嗜血的屠刀。可以说,“汉奸”现象是抗战中国一个历史上的奇观。认真研究中国的历史,认真研究中国人民救亡图存的反抗史,认真研究中国的抗日战争史,就不能不认真研究中国历史上的汉奸现象,否则,就难以称得上“铭记历史”。

  坦率地说,中国历朝历代都不乏汪精卫之类的“精英”,他们每每都在民族危亡的历史关头屈膝投降,给中国历史与中华民族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害。之所以发生这样的事情,原因在于这类“精英”群体固有的阶级与历史秉性,以及在此基础上所形成的他们这一社会阶层或集团所特有的苟安绥靖文化。

  中国抗战时期的卖国“精英”也是这样,这一集团主要由亲日买办资产阶级、部分软弱的大资产阶级等组成,他们有钱有势,高学历高层次,高踞社会上层,掌握社会的话语权。但是,基于利益牵连以及其所固有的绥靖情结,他们在对外斗争中历来缺少骨气,既没有充分的敢战勇气,更缺乏能战的能力本领,他们惧怕流血牺牲,热衷妥协交易,所以总是幻想以让步投降来换取苟安,对此,简单地概括,就是中国的这类“精英”群体在民族性方面存在结构性的缺陷,他们总自以为是,瞧不起老百姓,也瞧不起他们心目中的那些“丘八”们,满满地以为自己很聪明。正所谓“聪明反被聪明误”,类似这等“聪明”的“精英”,在国家与社会的动荡转折关头,多半都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这是一条极其重要的历史经验。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现如今中国的情形与历史上曾经有过的遭遇似曾相似。汪精卫与冯玉祥对话的时候,是中国以弱国之身对日本帝国之强,是一场以弱敌强的搏斗。现在面对美国,中国照样是弱势的一方,在贸易摩擦乃至贸易战中照样也要以弱敌强。虽然战场有别,但搏斗依然。在这个时刻,会不会发生过上述“汪冯对话”一类的故事呢?

  众所周知,当今中国复杂多元,其中,一部分人同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是不争的事实,同美国“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也是相当一部分中国人的真实写照。在这种情况下,一切有关美国的立场、观点与情感、价值,都将因人而异、因事而异,所谓“团结一致”不过是一种宣传,而分裂与分化则在所难免、势在必行。

  须知,外患滋生、必激内乱,这是中国社会历史发展屡次证明了的一条重要历史经验。巨大的外部威胁给中国人民的心头投下了浓重的阴影,制造了强烈的现实危机,从而将激发出高昂的斗志;但与此同时,巨大的威胁还必将吓倒一批中国人,严重的中美对抗将吓他们浑身发抖,不知所措。胆怯之下,这些人将不遗余力地推动中国与美国妥协、媾和,更有个别的中国人还要为虎作伥,充当美国的走狗,残害自己的祖国,以求得美国主子的认可。可以说,在巨大的外力下,中国社会的分化将更加明显,中国社会的对立因此将更加严重。复制版的“汪冯对话”或许没有,但改进版或升级版的“汪冯对话”则不可估量。当代中国的资产阶级比之于当年中国的资产阶级大同而小异,他们照样在民族性方面存在各种先天性的不足,这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大问题(有关这个问题,笔者在2014年写了《当代中国的资产阶级为什么缺少民族性》一文,附后供参考)。

  附:当代中国的资产阶级为什么缺少民族性

  新兴的资产阶级已经发展成为当代中国社会重要的政治力量,现在,这一阶级掌握有庞大的经济资源与社会资源,在中国社会的政治生活、经济生活乃至文化生活中具有越来越强大的支配作用,解析当代中国社会,必须深入剖析这一阶级的阶级属性与影响,这是一项基础性的工作,也是预判中国的未来发展走向的基本前提。

  得益于长达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当代中国的新资产阶级在新的历史条件下迅速发展壮大,时至今日,中国的资本家是世界上最大的资本家群体之一,作为这一群体的顶层部分,中国超级富豪的数量与规模达到全球顶尖水准,已经可以与头号资本主义强国美国相提并论了。有关中国是不是存在一个资产阶级的争论毫无意义。如果说连中国这些资本家都不成其为资本家,那世界上就没有资本家了;如果中国的资本家都不够成资产阶级,那么连美国也都没有资产阶级了。不管中国的一些文人如何咬文嚼字地论证中国先富或者暴富起来的这批人怎样属于劳动人民的一部分,也不管这些富豪是怎样往自己身上贴共产党或者人大、政协的标签,但在本质上他们都是新兴的资产阶级,资本属性是他们最本质的属性,而且与历史上的资产阶级一样,当代中国新兴的资产阶级也同样包括买办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与小资产阶级这样三个主要部分。

  一、当代中国资产阶级的突出特点是缺少民族性

  历史上,中国的资产阶级曾是推动中国近现代代革命与近现代化的重要力量,特别是这个阶级中的民族资产阶级与小资产阶级,一度成为中华民族救亡图存历史运动里的中坚,表现出强烈的民族主义色彩与爱国主义情怀,即使是其中的买办资产阶级,尽管他们与帝国主义及国际大资产阶级有严重的依存关系,但也不乏爱国心、民族情。资产阶级也有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的一面,这是基于过去的中国而得出的一条重要的历史经验。

  但是,这条经验却很难适用于当代中国的资产阶级。与历史上的资产阶级不同,如今这一新资产阶级总体上并不具备或者不存在强烈的民族主义色彩和爱国主义情怀(当然,少数人除外)。在当今中国,怀有深厚民族感情与爱国主义的不是他们,而是底层的工农大众、小公务员、小知识分子、小市民等,而大富豪、大官僚、大商人、大明星、大学者们则是裸豪、裸商、裸官、裸星、裸学等族群的基本母体(二者之间高度耦合,重叠部分相当地大),他们更强调的是全球性、国际化,具有强烈的国际属性,在精神与情感上对西方世界拥有强烈的皈依感,身体力行地推动着当代中国人身关系、财产关系(通俗地说就是身家性命)从中国向西方的大转移。目前,这一转移趋势还在深入发展,用新闻媒体所热衷炒作的话题就是“中国的富豪成群外逃”,规模据说为世界第一,其深度、广度与经济政治影响也许只能等待未来历史的评估。

  中国新兴资产阶级的这一流动趋势与历史上资产阶级的流动趋势恰恰相反。历史上,除了少数买办资产阶级外,包括民族资产阶级(更不用说小资产阶级)更多地是把他们在海外的资产与身家向中国转移,要么是为了推动中国的产业进步,走实业救国的道路,要么就是为了促进中国的革命,走革命救国的道路,许多人甚至因此而倾家荡产,并且还要搭上自己的生命,前者如孙中山等,后者如林觉民等,而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际,更是掀起了一场浩大的回归祖国的热潮。历史与现实,二者之间形成了极鲜明的对比。对于当今中国富豪裸官等的外流,有人拿中国环境、教育、体制等原因来说事,这个理由不能成立,现在的中国毕竟强过历史上的中国,历史上中国的资产阶级所面对的中国更黑暗、更悲惨也更危机,但这并没有影响他们的民族心、爱国情,今日的中国已经上升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国际地位与生存条件比过去不可同日而语,为什么新型资产阶级却丢掉了曾经有过的民族主义色彩与爱国主义境界呢?

  二、形成这一特点的主要原因

  我们认为,当代中国的资产阶级长的如此怪异,原因固然复杂,但主要原因在于以下两个方面。

  第一、人类历史时代的不同

  中国问题从来都不只是中国的问题,而是世界问题的反映,也是世界问题的一部分,所以研究中国问题,既要从中国内部找原因,也要从世界找原因。

  中国近现代资产阶级产生发展的历史时代是世界人民革命的伟大时代,革命是时代的主题,是推动历史前进的基本动力。中国也不例外,中国革命是中国社会历史发展的必然,也是世界革命的一部分,在这一大潮的推动下,资产阶级除了其中的一部分顽固地反对革命外,另外很多人都被革命所唤醒,或者不得不与革命运动偕行。

  中国革命是反对帝国主义与反对封建主义高度统一,因而具有强烈的民族主义特征,甚至可以说,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是反帝反封建最强大的精神力量之一。革命的两根精神支柱,一个是有关理想社会的信仰,一个是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而后者往往是起点和起主要作用的部分。

  正是在这一历史大趋势的影响下,当时的中国资产阶级无可避免地就要具有突出的民族主义特征,他们中除了极少数买办大资产阶级分子甘心沦为汉奸之外,绝大多数都不同程度地具有民族情怀与爱国情结。

  但是,现如今中国的资产阶级其产生的基础背景和发展壮大的路径却与此大相径庭。

  当代中国的新兴资产阶级是在社会主义实践遭遇空前挫折的背景下产生的,一方面是社会主义运动从高峰走向低谷,一方面是普世价值的空前扩张,如果概括冷战结束以来的人类时代,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普世价值扩张的历史时代,而中国新兴资产阶级从根本上说就是普世价值扩张的具体产物,是国际资本主义体系在中国的延伸,所谓“国际化”、“一体化”是其成长壮大的基本土壤,国际属性成了中国新兴资产阶级的突出特性,中国的新兴资产阶级成了整个国际资产阶级的小兄弟,而国际资本主义则成了中国资本主义的最高殿堂与心灵圣殿。在这种情形下,中国新兴资产阶级作为中国人的色彩越来越淡漠,传统的爱国主义与民族自豪感、自信心被急剧地稀释,而他们作为“国际人”的身份越来越得到强化,因而他们的现代的全球主义与普世情结就越来越浓郁,以至于这些人中的精英部分从生活习惯到精神价值都高度西化,他们中的一些人更习惯于讲英语而不是汉语,人们经常见到,有人在演讲中往往找不到适合的汉语词句,这时立刻换用流利的国际语言英语来表达,这一现象并不孤立,而是他们“国际化”、“普世化”发展的一个侧影。中国的富豪持续大规模地外流,表象是“人往高处走”,“良禽择木而栖”,但实际上反映着这一阶级社会流动的必然趋势。

  第二、中国社会的主题不同

  任何人无不打上时代的烙印,阶级也是这样。1840年——1949年的100年间,中国的社会的主题是救亡图存,是一个古老的民族怎样才能重新站起来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可以说,中国社会的一切历史运动都围绕这一问题而展开,中国社会上一切阶级阶层都依据这一主题而划分,或者为进步,或者为反动。当然,资产阶级的社会历史角色是复杂的,但不管怎样复杂,这个阶级都难免打上深深的时代烙印,救亡图存的主题在它的身上也无可避免的发生影响,使之不能不或者不得不表现出相当程度的进步性。或者换句话说,时代的浪潮推动历史上的中国资产阶级成为救亡图存的一支力量。

  改革开放以后现时代中国社会的时代主题是什么,这是一个有巨大争议的命题。按照主流意识形态的描述,当代中国大致上是走出了从振兴中华——民族复兴——中国梦的“三步曲“。但是,如果谁当真把这样的”三步曲“当做现如今中国社会的时代主题,那就未免太幼稚太肤浅了。客观地说,不能说这一美妙的“三步曲”有什么不对,但这样的“三步曲”充其量也只是漂浮在中国社会滚滚大潮上一条闪亮的飘带,真正强劲澎湃的大潮则涌动在它的下方,那才是中国最真实的社会历史运动。那么,这个真正强劲而澎湃的大潮是什么呢?

  回答是:发财致富。用一句非常著名也非常通俗的话说就是,“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就是当代中国无法拿到台面却能得到广泛认可的时代主题。

  现在,中国的确有相当一部分人先富了起来,其中的精英部分成为当代中国的资产阶级,他们是当代中国时代主题下的必然产物,也是这一主题日趋突显的主要推动者与弄潮儿,因而在他们身上具有两个鲜明的特征:

  其一是“私”。“富”的本质属性是“私”,因为“穷”与“富”本来就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只有比别人拥有更多的财富才称得上“富”,如果大家都一样多地有钱,其实就等于大家都没钱。所以,求“富”就必得追 “私”,就必须“私”字至上,并把“私”从财产范畴向一切领域扩张,私无止境,由财产而到价值,最终要上升成为一种类似于宗教般的皈依。

  其二是“欲”。 “私”的根本动力是“欲”,只有不断发展的欲望才给“私”注入了不竭的动力,而“欲”是永恒发展的,永远不会驻留在某一个节点上,也不会仅仅局限于金钱美色,而是由财富直到国家,并向着一切可知与不可知的领域进发,欲壑难填,最终要演绎成为一种归宿的迷失。

  所以,不要以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一个可以完结实现转型的过程。新兴的资产阶级不会因为他们与普通老百姓之间的经济差距有任何不安,相反,基于其固有的时代特点,他们在“私”与“欲”的两个方面要求更高、更急迫、更贪婪,而在这样一种本质属性的冲击下,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如断了线的风筝般,已经不知道被大风刮到哪个角落里去了。

  三、由此而产生的社会政治影响

  不同的阶级在不同时代担负不同的使命。具备上述属性的当代中国资产阶级在当今中国将扮演什么角色,对中国社会产生怎样的政治影响呢?

  第一,阶级矛盾重新激化,

  随着新兴资产阶级的崛起壮大,中国的社会结构发生了翻天覆地般地变化,所谓贫富差距只是一种表面现象,其实质是剥削与被剥削关系的现实反映;所谓“仇富”,也只是一种表面现象,其实质是剥削与被剥削关系下的阶级矛盾,阶级矛盾必然导致阶级斗争。当然,就目前而言,现如今中国社会的阶级斗争还处在发育发展的初级阶段,但由于新兴资产阶级具有私无止境、欲壑难填这样一种突出特点,所以,展望未来,中国社会阶级斗争重新激化起来并需要很长的历史之路。

  第二,政治斗争愈演愈烈

  过去,人们都知道在中国有个叫“资本主义复辟”的政治警训,后来一段时间,人们以为这很可能是一个神话,因为资本主义在中国就从未“辟”过,何“复”可言耶!

  现在看来,这不是神话,这简直就如同先知一般的预言。现在,任何人都不会否认资本主义在中国所造就的辉煌业绩。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新兴资产阶级挟空前雄厚的经济底蕴与已有的辉煌业绩,必然在此基础上升华出政治上的诉求,现在,他们在政治、文化以及意识形态领域形形色色的代理人相当得势,如果说,大叫资本主义复辟的时候其实并没有多少两个路线、两条道路斗争的话,那么今日中国,新形势下两个路线、两条道路的斗争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而且必将愈演愈烈。

  第三,阶级斗争与民族斗争走向同质化

  最根本的问题是,当代中国的阶级矛盾与民族矛盾将走向归一、同质。中国资本主义是世界资本主义的一部分,中国劳动阶级与剥削阶级的矛盾也是世界范围内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矛盾的一部分,当代中国新兴资本主义,从其本质上说,是霸权主义力量体系在中国的延伸。如果说,过去搞救亡图存,反封建必然反殖反帝的话,那么当今中国若反霸必须反资,中国国内劳动大众同新兴资产阶级的矛盾,不过是中国人民同霸权主义总矛盾的反映。阶级矛盾具有从属性质,这是当代中国社会历史的一个突出特点,也是笔者一直主张当代中国民族矛盾大于阶级矛盾的基本依据。

  因此,展望中国的历史未来,中国的政治危险究竟在哪里,到此就可以一目了然了。中国的新兴资产阶级正力图主导中国的发展方向,如果这样的企图得逞,历史终结论就完全有可能在中国这片东方土地上获得到决定性的胜利。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顽石 | 不算奇闻异事
  2. 医生和教师的铁饭碗要被砸掉了,公务员还能端多久?
  3. 负面清单令人震惊,中国种子主权命悬一线!
  4. 郭松民 | 通过歌声重返激情燃烧的岁月
  5. 义和团在纽约曼哈顿
  6. 钱昌明:晚清和民国政府是不是卖国政府? ——兼谈国家主权不可失
  7. 解禁一个月?美国又玩中兴!中兴要受辱到何时?
  8. 中国人没有信仰吗?从共产主义到房子教
  9. 如果斯大林指定赫鲁晓夫接班,他还会全盘否定斯大林?
  10. 贺雪峰:农民财产性收入从哪里来?
  1. 谷牧逝世前为何要为毛泽东辩诬?——对一个典型人物的剖析
  2. “海水稻之父”发声明披露袁隆平海水稻背后真相:材料合法性来源成疑,天然杂交育种变身基因工程
  3. 这可能是2018年最重要的经济新闻,但绝大多数人都未曾留意
  4. 孙锡良:改革与开放(2)——石碑上刻着什么?
  5. 毛泽东用两年消灭了毒品,近40年又重新泛滥,实际吸毒人数超1400万
  6. 几名德国人在广东“卧底”数月后,揭露出时尚界不想让你知道的丑陋真相...
  7. 「你对共产党人一无所知」
  8. 如果你真爱毛泽东 还请少说什么“晚年错误”
  9. 毛泽东一个人站了一会,挥手告别
  10. 余云辉评“二十二条”:“改革开放”是工具不是旗帜
  1. “封”雨无阻,乌有之乡又回来了
  2. 老田:邓小平到底参加过遵义会议没有?
  3. 谷牧逝世前为何要为毛泽东辩诬?——对一个典型人物的剖析
  4. 岳青山:《炎黄春秋》怎能诬谓58年“放卫星”是毛主席的号召
  5. 王绍光:中国既到时候了,也到坎上了!
  6. “海水稻之父”发声明披露袁隆平海水稻背后真相:材料合法性来源成疑,天然杂交育种变身基因工程
  7. 新加坡峰会!借飞机,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政治语言
  8. 孙锡良:睡吧!谢幕词已可见!
  9. 郭松民 | 我的国:厉害,还是不厉害?
  10. 取样错误,决策失败,必使天下寒心——试答2018辽宁作文
  1. 毛泽东一个人站了一会,挥手告别
  2. 这几位同志,不是党员,共产主义信仰却比一些优秀党员还坚定!
  3. 谷牧逝世前为何要为毛泽东辩诬?——对一个典型人物的剖析
  4. 如果你真爱毛泽东 还请少说什么“晚年错误”
  5. 陈荣荣 | 私有经济下的中国工人:深圳工厂调查随笔
  6. 这可能是2018年最重要的经济新闻,但绝大多数人都未曾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