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人民日报》赤脚医生覃祥官与合作医疗报道资料选编

作者:人民日报 发布时间:2008-10-25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人民日报》赤脚医生覃祥官与合作医疗报道资料选编

【标题】= 深受贫下中农欢迎的合作医疗制度  【作者】=  【日期】= 1968.12.05  【版次】= 1 

深受贫下中农欢迎的合作医疗制度

(1968.12.05)

深受贫下中农欢迎的合作医疗制度

编者按:合作医疗制度是一件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出现的新事物。现将湖北省长阳县乐园公社实行合作医疗制度的一篇报导,以及北京郊区黄村、良乡人民公社贫下中农、干部、医务工作者座谈这篇报导的反映和提出的问题,一并在报上发表,征求意见,展开讨论。

当贫下中农管理学校已经开始在农村普遍实行的时候,我们提出农村医疗制度的讨论,一定会促进毛主席的无产阶级卫生路线的进一步贯彻执行。

一九六六年十二月,湖北省长阳县乐园公社的贫下中农,在毛主席关于卫生工作一系列重要指示的指引下,冲破了大叛徒、大内奸、大工贼刘少奇在卫生战线上的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领导和促进了革命的医疗卫生工作者,破私立公,破旧立新,并且同他们一起在斗争中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创造了一种新型的合作医疗制度,成功地解决了贫下中农看病吃药、确保健康的问题。

实行合作医疗的办法是这样的:根据社员历年来的医疗情况、用药水平,确定每人每年交一元钱的合作医疗费,每个生产队按照参加人数,由公益金中再交一角钱。除个别老痼疾病需要常年吃药的以外,社员每次看病只交五分钱的挂号费,吃药就不要钱了。公社卫生所十二名医务人员,除两人暂时拿固定工资以外,其余十人都和大队主要干部一样记工分。为了照顾医生流动性大、花费比较多的特点,每月按情况不同补助三元到五元。这种彻底改革旧体制,使医务人员成为亦医亦农的劳动者,是医疗卫生战线上的一场大革命,是毛泽东思想占领农村医疗阵地的伟大胜利。

从去年元月一日到现在,全公社除四类分子以外,已经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自愿报名参加了合作医疗。许多贫下中农一提起合作医疗制度,总是喜泪盈眶,万分感激伟大领袖毛主席,同声称赞合作医疗就是好。

实行合作医疗的好处很多:

一、解决了贫下中农看不起病、吃不起药的困难,进一步体现了党和毛主席对贫下中农的亲切关怀。贫下中农说:“过去病拖狠了才治,现在有病就治,早治早好,有利生产。”二大队第五生产队贫农女社员郭金莲,原来患胃病,由于缺医少药,小病拖成大病,丧失了劳动力;实行合作医疗以后,医生积极为她治疗,逐步恢复了劳动力。郭金莲一谈到合作医疗,就激动得高呼“毛主席万岁!”三大队第七生产队贫协小组成员王直堂,得了肠套叠,合作医疗积极为他治疗,后来队里把他抬到县里开刀,治好了,先后花了两百多元。王直堂恢复健康以后,逢人就说:“是毛主席他老人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要不是办合作医疗,我那里花得起这么多钱看病?我要教育儿孙后代,永远忠于毛主席,海枯石烂不变心。”

二、使“预防为主”的方针真正落实在行动上。以前,医生为了看病学技术、增收入,对预防工作一向不关心;实行合作医疗以后,他们深深感到做好预防工作的重要性,积极带头,发动群众,开展“人民战争”,踏踏实实做好预防工作,增进社员健康。去年春天,乐园公社周围一些地区先后发生过一种流行性传染病,而乐园公社由于实行了合作医疗,大家动手搞预防,采用了一些经济有效的办法,就没有发生这种流行性传染病。大家深深体会到,这是实行合作医疗、贯彻落实“预防为主”方针的结果。

三、进一步发挥了广大贫下中农的阶级友爱精神,调动了社员的积极性,促进了社会主义卫生事业的发展。四大队第三生产队贫农社员郑定明有一次得了感冒,医生要给他开药,他连忙自己搞了点土方治好了。他说:“我一家六口,一年只交了六元钱,要是这样一点小病就开方吃药,把合作医疗的钱用过了头,别的阶级兄弟害了大病怎么办?我要听毛主席的话,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贫下中农自己掌管医疗卫生大权以后,处处表现出崇高的共产主义风格。刚开始实行合作医疗制度的时候,个别干部和医务人员不相信群众的觉悟,担心这样会“吃药看病钱不花,药铺大门要挤垮,医生腿子要跑断,拿着处方没药抓。”将近两年来的医疗实践,证明他们的担心是完全不符合事实的。去年今年的合作医疗费都有节余。贫下中农人人关心合作医疗,个个爱护合作医疗,社会主义的卫生事业越来越巩固。

四、防止了资产阶级思想泛滥,加速了医务人员思想革命化和工作革命化。过去送医送药挂在嘴巴上,现在药器药箱背在肩膀上;过去为工资行医,现在为革命行医。他们在贫下中农不断的再教育下,以白求恩同志为榜样,真正做到了全心全意为贫下中农服务。共产党员、三大队医生覃祥官,过去只读过三年小学,贫下中农送他到县里举办的中医进修班学习了一年,在工作上几年如一日,忠心耿耿为人民。特别是通过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思想觉悟大为提高。在实行合作医疗以后,他不分日夜,翻山越岭,忙于出诊,和贫下中农心贴心,贫下中农称赞他是“白求恩式的好医生。”四大队第一生产队贫农社员郭永新的小孩,今年春节得了重病,三个医生守着看,终于把小孩抢救脱险。在毛泽东思想的哺育下,在贫下中农的亲切关怀和再教育下,乐园公社卫生所一支深受贫下中农欢迎的革命医疗队伍正在茁壮成长。

宜昌地区革命委员会

长阳县革命委员会

长阳县人民武装部  调查组

【标题】= 一定要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  【作者】= 覃祥官  【日期】= 1969.04.30  【版次】= 3 

一定要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

覃祥官  (1969.04.30)

一定要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

党的九届一中全会选举毛主席为党中央主席,选举林副主席为党中央副主席,这是全国人民的共同心愿。我们这些“赤脚医生”听到这一特大喜讯,含着幸福的热泪,衷心祝愿毛主席万寿无疆!

我们建立的合作医疗制度,虽然受到广大贫下中农的欢迎,但还有许多不足的地方。我们一定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关于“在全国取得更大的胜利”的号召,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不断地巩固和完善合作医疗制度,夺取农村医疗卫生战线斗、批、改的更大胜利!

湖北省长阳县乐园公社三大队 覃祥官

【标题】= 坚决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 社会主义新生事物显示强大生命力  我国农村百万赤脚医生茁壮成长  【作者】=  【日期】= 1974.06.26  【版次】= 1 

坚决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 社会主义新生事物显示强大生命力  我国农村百万赤脚医生茁壮成长

(1974.06.26)

坚决执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 社会主义新生事物显示强大生命力

我国农村百万赤脚医生茁壮成长

广大赤脚医生扎根于贫下中农之中,为改变农村缺医少药面貌,保障社员群众身体健康,促进农业生产,推动无产阶级卫生革命作出重大贡献;对医学教育革命正在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他们积极参加批林批孔斗争,不断提高觉悟,决心更加自觉地贯彻执行毛主席的革命卫生路线

据新华社一九七四年六月二十五日讯 在毛主席无产阶级卫生路线指引下,我国农村赤脚医生队伍正在不断地成长壮大。这些赤脚医生扎根于贫下中农之中,遍布于从内地到边疆的村村寨寨,为改变我国农村缺医少药的面貌,保障广大社员群众身体健康,促进农业生产,推动无产阶级卫生革命作出了重大贡献。

“赤脚医生”是贫下中农对不脱离集体生产劳动的农村医生的亲切称呼,是同农村合作医疗一起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发展起来的社会主义的新生事物。文化大革命期间,各地卫生部门遵照毛主席“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指示,为生产大队培养了大批赤脚医生。一九六八年九月,《红旗》杂志发表了传达毛主席重要批示的调查报告《从“赤脚医生”的成长看医学教育革命的方向》,给予了这一新生事物以极大的支持。几年来,全国农村人民公社的大队赤脚医生已经发展到一百多万人,生产队卫生员已经发展到三百多万人,其中有相当数量的女赤脚医生、卫生员和接生员。上海市郊区十个县的农村人民公社生产大队,已全部实行合作医疗,八千六百多名赤脚医生活跃在郊区农业生产第一线。北京市郊区农村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生产大队建立了合作医疗站,平均每个大队有三名赤脚医生。山多地广的山西省忻县地区农村,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前只有医务人员一千一百多人,而且绝大多数集中在公社卫生院以上的医疗单位;而现在,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生产大队都建立了合作医疗站,培养了赤脚医生,全区赤脚医生队伍已发展到六千五百多人,相当于原有医务人员的六倍。各级党的组织、医疗卫生部门和解放军医疗卫生单位,对赤脚医生这一新生事物给予了极大的支持。许多医院和医学院校举办了赤脚医生训练班,到农村巡回医疗的城市医务人员和解放军医疗队热情地带教赤脚医生,帮助他们提高医疗技术水平。

赤脚医生队伍的成长壮大,日益显示出他们是农村卫生革命中的一支生气勃勃的主力军。广大赤脚医生坚决贯彻执行毛主席关于预防为主、中西医结合和勤俭办一切事业的指示,带动生产队卫生员,积极宣传卫生知识,开展群众性的以除害灭病为中心的爱国卫生运动,进行“两管”(管水、管粪)、“五改”(改水井、厕所、畜圈、锅灶、环境卫生)

的农村卫生基本建设;开展计划生育和妇幼卫生工作;发动群众自采、自种、自制中草药,自力更生办好合作医疗;积极为群众送医送药,防病治病,大大改变了农村的医药卫生面貌。

各地农村赤脚医生,一般都是从贫下中农、知识青年中选拔培养的。他们虽然读书不多,但是对贫下中农有深厚的阶级感情,熟悉当地生活、劳动习惯,所以,当他们经过上级卫生部门有计划的培养训练,初步掌握医疗卫生知识和技术以后,就能在实践中刻苦钻研,不断提高为人民服务的本领。广大农村赤脚医生经过几年的医疗实践的锻炼,现在一般都能比较熟练地用中医和西医两种方法防治农村常见病、多发病,有的还能独立地治疗一些疑难病症。由于赤脚医生能够急贫下中农所急,痛贫下中农所痛,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有些在大医院医治无效的慢性病人,经他们千方百计,坚持就近耐心细致地医疗和护理,也治好了。山东省临朐县辛寨公社黑洼大队贫农社员王明升患风湿性关节炎,瘫痪了七年,两次到外地住院治疗无效。后来,大队赤脚医生窦长敏、夏增美坚持风雨无阻地给他针灸了五百多次,加上按摩和中草药综合治疗,终于使他重新站了起来,不但能够料理家务,今年麦收时还参加了轻劳动。只读过三年书,学过半年医的湖北长阳县乐园公社杜家大队赤脚医生覃祥官,在医疗实践中刻苦钻研祖国医药学,请老草医、老药农作指导,同卫生员一起调查本地中草药资源二百二十多种,收集民间单方验方一百二十多个,用中医草药治愈了好几例患中毒性消化不良、肠梗阻等疾病的危重病人。在他的带动和努力下,这个大队因地制宜,就地取材,自力更生,勤俭办医,合作医疗越办越好,经费年年有结余。

赤脚医生这一社会主义新生事物,不但在农村卫生战线发挥了主力军的作用,而且对整个卫生革命和医学教育革命也正在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从一九七○年以来,不少有实践经验的赤脚医生被贫下中农选送到医学院校学习,直接参加了医学教育革命。上海中医学院和上海第一、第二医学院到农村开门办学,请上海市郊的一些赤脚医生带教工农兵学员,比较好地发挥了赤脚医生在医学教育革命中的作用。赤脚医生和学员一起出诊时,看到中草药,就教中草药知识;走进村子,就讲有关管粪、管水的知识,到处是课堂。松江县泗联公社联华大队赤脚医生给学员讲解防治血吸虫病的课程时,先请得过血吸虫病的贫下中农用亲身经历进行新旧社会对比,忆苦思甜,然后讲血吸虫病的发病原因和治疗方法,通过这一课,学员们既学习了专业知识,又受到了生动的阶级教育和路线教育。赤脚医生在带教时,把理论与实践密切联系起来,一年级学员经过两个半月的学习,就掌握了不少农村常见病、多发病的诊断和治疗技术。吉林省珲春县赤脚医生在县医院培训期间,给医院带来了贫下中农的思想感情、要求与希望,也从各方面促进了县医院的卫生革命。安徽省桐城县大枫公社光明大队赤脚医生杨积华,去年九月护送危重病人到一个地区医院就医时,发现这个医院在为贫下中农服务方面存在着一些问题,就满怀无产阶级感情贴出大字报,揭发批判了医院里的修正主义卫生路线的影响和表现。他的这种反潮流精神,受到了地委领导和广大革命群众的赞扬。

在批林批孔斗争中,广大赤脚医生同全国人民一道,用大量的事实有力地批判了林彪一伙鼓吹“克己复礼”,妄图复辟资本主义和诬蔑赤脚医生、合作医疗等社会主义新生事物的反革命罪行。更加提高了执行毛主席革命卫生路线的自觉性。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和批林批孔斗争的锻炼,广大赤脚医生的思想和政治路线觉悟不断提高,涌现出了许多先进人物。不少赤脚医生经过斗争的锻炼,光荣地入了党。为了进一步加强对赤脚医生的思想和政治路线教育,搞好农村医疗卫生工作,各级党组织正在领导这支农村医疗队伍深入开展批林批孔斗争,教育他们坚持参加集体生产劳动,保持劳动人民的本色,全心全意地为贫下中农服务;同时,有计划地培养提高他们的医疗技术水平,使广大赤脚医生在开展农村卫生革命,实现《全国农业发展纲要》对卫生工作的要求和创造我国新医学新药学的斗争中作出更大的贡献。

(附图片)

广西北流县圹岸公社大罗大队赤脚医生和生产队卫生员上山采药。

新华社记者摄

【标题】= 把党的温暖送到千家万户——记乐园公社赤脚医生覃祥官的事迹  【作者】=  【日期】= 1974.11.27  【版次】= 2 

把党的温暖送到千家万户——记乐园公社赤脚医生覃祥官的事迹

(1974.11.27)

把党的温暖送到千家万户

——记乐园公社赤脚医生覃祥官的事迹

在以合作医疗闻名全国的湖北省长阳县乐园公社,一提起赤脚医生覃祥官,许多人就会赞扬说:“他是贫下中农的好医生,和我们心贴着心!”

覃祥官当医生已经十年了。十年来,覃祥官走村串户,那里有病人就出现在那里。多少个寒冬雪夜,朦胧中一听见有人叩门,他把药箱一背,就消失在风雪之中。多少次出诊,从早到晚顾不上吃饭。有一次,他清晨出门,翻过六道岭,一连看了七个病人,下午才回到卫生室。正端碗吃饭,又听说贫协组长覃发望病重。他把碗一丢,一路小跑赶到覃发望家里,只见病人面色蜡黄,嘴唇青紫,脉细欲绝。发望的爱人一见祥官,哭泣着说:“祥官,怕是孩子他爹不行了!”祥官立即给病人打了急救针,喂了中草药,还用火烤暖了病人的手脚。

等到半夜病人清醒过来后,他才想起自己今天还没有吃饭哩!第二天清晨,阵阵北风卷着鹅毛大雪。发望一家还没有起床,覃祥官又来到他们家门口,亲切地问:“发望,病情有没有变化?”发望一听是祥官的声音,激动得久久才说出一句话:“祥官,你真为我们操尽了心啊!”

覃祥官全心全意为贫下中农服务的事迹,在乐园公社,上十岁的小孩也能说上一两件。然而,贫下中农说,覃祥官最突出的,还是他那坚决贯彻执行毛主席革命卫生路线的精神。

十年前,覃祥官还在大队当干部时,看到许多贫下中农有病得不到及时治疗,小病拖,大病抗,影响了身体健康,心里很着急,决心学习医疗技术,改变农村缺医少药的状况。这个年轻的共产党员的心思,被贫下中农知道了,大家送他到县里举办的中医进修班去学习。

一九六六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毛主席关于“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光辉指示传到乐园公社。覃祥官一遍又一遍地学习毛主席的指示,终于明白了这样的道理:若要改变农村缺医少药的状况,必须彻底批判修正主义卫生路线,坚决执行毛主席的革命卫生路线。于是,他走东家,串西家,宣传毛主席的指示,和贫下中农商量解决群众看病吃药的问题。他提议说:

“我们自己添钱开个药铺,我来当医生,和大家一样记工分,你们看行不行?”

“行是行罗,就是当医生记工分可从来没听说过,你愿意吗?

”贫下中农又高兴,又关心地说。

“只要能给大家治好病,我心甘情愿嘛!”

就这样,他们从三大队发起,后来发展到全公社,每人交一块钱,作为合作医疗的资金。一个崭新的合作医疗制度,就在乐园公社诞生了。

从此,覃祥官一心扑在办好合作医疗上。他和公社卫生所的同志一起,同修正主义路线斗,同阶级敌人斗,同巫医斗,同传统观念斗,全心全意为贫下中农服务,在党的领导和贫下中农支持下,乐园公社的合作医疗越办越好。一九六八年十二月五日,《人民日报》加编者按发表了他们办合作医疗的经验,更加鼓舞着他们前进。

随着合作医疗这一社会主义新生事物的巩固和发展,覃祥官在斗争中也不断得到锻炼。现在,他被选为中共宜昌地委委员、长阳县委常委、乐园公社革委会副主任,并且三次幸福地见到了伟大领袖毛主席。

覃祥官地位变了,劳动人民的本色没有变。贫下中农说,他除了开会、出诊,一有空就和社员一起干活。翻翻他的劳动手册,每年出工最少也有一百二十天。工作多了,但他从没有放松过为贫下中农防病治病的工作。几年来,他治好了许多疑难病症。

一九七一年,六十多岁的军属范春莲得了肠梗阻,几天没有大便,肚子胀痛的厉害,呼吸已十分困难。祥官得信后立即赶来。洗肠,效果不大;服药,作用不显;开刀,当时还没有条件;转院,六十多里的山路病人更受不了!怎么办?祥官和几个赤脚医生细心研究,反复琢磨。他忽然想起《本草纲目》上有蜣螂“能攻肠中坚结之属”的记载。但几个老医生说,这种单方谁也没有作过试验。时间不等人,拖一分钟病人就增加一分危险。于是,覃祥官决定先在自己身上试验。他捉来了三只蜣螂,用火烤干,研成细粉后喝了下去。不一会,果然有通气排便的作用。覃祥官又高高兴兴地捉来了几只蜣螂,制成药粉,亲自给范大娘喂下。过了半天,范大娘的大便通了。气息奄奄的范大娘,没花一分钱,安全脱险。

批林批孔以来,覃祥官的路线觉悟进一步提高,精神更加焕发。

他决心更加努力学习毛主席著作,满腔热忱地为贫下中农服务,为巩固和发展合作医疗制度作出新的贡献。

新华社通讯员

【标题】= 坚持党的基本路线 把合作医疗办得更好  【作者】= 中共湖北省长阳县乐园公社委员会  【日期】= 1975.01.27  【版次】= 1 

坚持党的基本路线 把合作医疗办得更好

中共湖北省长阳县乐园公社委员会  (1975.01.27)

坚持党的基本路线 把合作医疗办得更好

中共湖北省长阳县乐园公社委员会

四届人大胜利召开的喜讯传到我们公社后,广大干部和贫下中农无不欢欣鼓舞,热烈拥护大会通过的新宪法和张春桥同志所作的《关于修改宪法的报告》,热烈拥护周恩来总理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一致表示要坚决贯彻四届人大精神,努力实现四届人大提出的各项战斗任务。

我们乐园公社地处鄂西山区。在黑暗的旧社会,这里的贫苦农民世世代代过着糠菜半年粮,受疾病折磨的日子。解放后,广大贫下中农在政治上、经济上翻了身。但是由于刘少奇推行一条修正主义卫生路线,农村缺医少药的现象仍然存在,使得社员群众有病得不到及时治疗。一九六五年,毛主席发出了“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伟大号召,点燃了批判刘少奇修正主义卫生路线的烈火,说出了贫下中农的心里话。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我们公社的社员群众通过开展革命大批判,解放了思想,立志要依靠集体经济的力量,解决农村医疗卫生问题。第三大队的共产党员、医生覃祥官和社员们创办了实行合作医疗的制度。

贫下中农和革命医务人员称赞合作医疗办得好。可是,一小撮阶级敌人却恨得咬牙切齿,跳出来咒骂合作医疗“办糟了”。我们公社办起合作医疗不久,一个富农分子散布流言蜚语,煽动少数社员要退出合作医疗。正当广大贫下中农奋起同破坏合作医疗的阶级敌人作斗争的时候,《人民日报》一九六八年十二月五日报道了我们公社这个社会主义新生事物,并加了重要编者按语。毛主席、党中央的亲切关怀和支持,激励着我们公社党委和广大贫下中农努力作战。大家用大量调查材料和切身体会,痛斥合作医疗“办糟了”的谬论,进一步揭发批判了阶级敌人破坏合作医疗的罪行。由于我们坚持以党的基本路线为纲,发动贫下中农对修正主义卫生路线和破坏合作医疗的阶级敌人进行斗争,使合作医疗制度不断得到巩固和发展。

周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要通过批林批孔,进一步推动文艺革命、教育卫生革命,推动各条战线的斗批改,支持一切新生事物,更好地坚持社会主义方向。”我们公社党委决心响应四届人大发出的号召,在普及、深入、持久地开展批林批孔运动的基础上,把合作医疗办得更好,将卫生革命进行到底!

(据新华社)

【标题】= 把合作医疗网点撒到最基层——长阳县乐园公社生产队办土药房的调查  【作者】=  【日期】= 1975.06.25  【版次】= 3 

把合作医疗网点撒到最基层——长阳县乐园公社生产队办土药房的调查

(1975.06.25)

把合作医疗网点撒到最基层

——长阳县乐园公社生产队办土药房的调查

鄂西山区,层峦叠嶂,沟壑纵横。就是在这样的大山区,长阳县乐园公社的合作医疗越办越深入,越办越兴旺。如今,这里不仅公社有卫生所,大队有卫生室,而且把合作医疗的网点撒到了最基层:四十九个生产队,队队办起了土药房。

(一)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乐园公社贫下中农奋起造了刘少奇修正主义卫生路线的反,破除旧医疗制度,实行新型的合作医疗制度。一九六八年,《人民日报》报道了这一社会主义新生事物,在全国影响很大,有力地推动了农村卫生革命。

乐园公社办起合作医疗以后,贫下中农看病方便多了。但是,这里毕竟山大人稀,一个大队平均面积七十多平方公里,仅仅靠两三名大队赤脚医生看病,还是难免顾此失彼。这就给人们提出了一个新问题:怎样使合作医疗越办越深入,更适应群众的需要?

群众是真正的英雄。当年在乐园公社办起第一个合作医疗站的三大队贫下中农,又在一九七○年大搞中草药的群众运动中带头办起了生产队土药房。当年积极兴办合作医疗的共产党员、大队赤脚医生覃祥官,带领生产队卫生员上山挖药,热情地教给他们怎样认药,怎样看病。第一个土药房开办那天,大队干部和许多社员都来了,献药的,参观的,挤满了一屋子人。老贫农覃西祥把家里的一套制药工具,高高兴兴地送给了土药房;青年社员覃祥启把家里的衣柜擦洗得干干净净,借给土药房装药;老药农康祥年把自己从百里外买来的许多药种和药苗交给土药房办“百药园”。有的社员带了菜刀来帮助切药,六七把刀和冲筒、碾槽一齐动作,铿锵作响,好不热闹。这种动人情景,充分说明了广大贫下中农是多么欢迎这个新生事物的诞生!

公社党委热情支持群众的首创精神,在这里召开现场会进行推广。不久,全公社各个生产队都自力更生地办起了土药房。原来生产队的卫生员,现在也逐步学会用中草药和土方土法治疗多种小伤小病,成了不脱产的生产队赤脚医生。全公社的医疗点一下子由七个增加到五十六个。

(二)

土药房就设在生产队赤脚医生或社员的家里。药柜子里一般都有一二百种中草药,多的三百余种,全是自采自制的,不用花钱买。土药房的赤脚医生,主要利用工余时间为群众服务。社员在土药房看病拿药,不付分文。

土药房办到家门口,社员“山坡上一叫,赤脚医生就到”。有一个生产队座落在白岩山腰上,社员下山到大队卫生室看一次病,来回要走三十里陡坡路。办起土药房以后,这个生产队社员的病百分之八十以上在山上就治了。贫农大妈向桂年一只脚严重扭伤,不能行动。

生产队赤脚医生姚开槐按时上门给她扎针敷药,持续治疗两三个月,终于能够下地劳动了。向大妈说:“要是没有土药房,靠家里人下山抓药,还不知要耽误多少个工呢。”现在,各生产队的土药房和赤脚医生已担负起全公社百分之四十的诊疗任务,大大减少了群众看病抓药误工的现象。社员们编了歌子赞扬说:“土药房真是好,一根针一把草,小伤小病路不跑,分文不花就治好。”

乐园公社一个生产队不过二三十户人家,百几十口人,每个社员的身体状况,生产队的赤脚医生都熟悉;哪个山头有些什么药,也都胸中有数,能够更好地做到有病早治,无病早防。每次预防注射药发下来,只消一天多工夫就能注射遍。生产队赤脚医生还充分利用中草药来防病,自采自制预防药,分送到各家各户、田头路边。现在,这里不论大人、小孩都养成了服预防药的习惯。社员们说:“预防药,当茶喝,又防病,又解渴。”

爱国卫生运动也搞得比过去更加深入扎实了。生产队都有政治夜校,土药房的赤脚医生随时可以上台去讲一课,宣传卫生科学知识,批判“死生有命”、“不干不净,吃了没病”等旧思想,引导群众自觉地同迷信思想和不卫生的习惯作斗争,养成信科学、讲卫生的新风尚。由于爱国卫生运动深入,一些过去被称为“病窝子”的村庄,现在变成了面貌一新的卫生村。

乐园公社山高林密,药源丰富,初步调查有四百多种中草药。除了有计划地上山采药以外,每个生产队土药房还自种一亩左右药园。

因此,土药房常备的中草药较为齐全,某些疾病治疗需用鲜药时,还可以随时上山去采。公社卫生所医生和大队赤脚医生下来巡回医疗,不需带很多药,常常只要开个处方就行。社员到公社卫生所和大队卫生室看病,也可以带回处方,到生产队土药房拿药。一九七四年,全公社土药房先后为群众配方发药八千多付,按平均每付一角八分钱计算,一年就为合作医疗节约开支一千四百多元。由于有土药房为主要基地广泛开展群众性预防工作和大搞中草药群众运动,全公社合作医疗费用下降,年年有节余。

(三)

原先生产队卫生员不脱产,现在成了生产队赤脚医生,还是不脱产。他们同社员一样,劳动一天记一天工分(包括采、种、制药劳动在内),看病主要利用工余时间,只是在遇到处理急病或按规定到大队、公社参加业务培训时,才实行误工记分。这样做,有利于缩小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之间的差别。

土药房普遍建立以后,赤脚医生队伍迅速壮大。公社党委十分关怀这支队伍的成长,加强了思想教育和业务培训工作,为他们规定了定期学习的制度。大队赤脚医生对生产队土药房的赤脚医生也热情地进行传、帮、带,使他们在实践中逐步增长才干。今年,乐园公社在宜昌医学专科学校的帮助下,办了一所“五七”医科大学,第一期主要为生产队培养赤脚医生,招收了五十四名女学员。她们重点是学习妇幼保健知识。这所“五七”医科大学提出,要教会这些学员“用乐园的药,治乐园的病”。

土药房的许多赤脚医生,都满怀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为贫下中农服务。六大队第一生产队赤脚医生、共青团员黄志民,为群众服务经常放弃自己的休息。前年年三十,老贫农张明考的小儿子病了,背到土药房来,黄志民给看过以后,抓了药,亲自背着孩子送张明考回去。这天晚上,他就通宵守着病孩度过了年三十。黄志民每天收工以后,不是侍弄土药房的中草药,就是给群众看病送药。有段时间,他利用夜晚给一个住得较远的贫农社员治病,每回提着马灯往返走十几里山路,不管到家多晚多困,第二天总是照常出工。那位贫农社员病愈以后,为了表示感谢,给他送了一篮子礼物。黄志民说:“我们是毛主席培养的赤脚医生,决不能收病人的礼!”原封不动地退了回去。

几年来,由于生产队土药房和大队卫生室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公社卫生所的门诊量显著减少:一九六九年平均每天三十人次,一九七二年减为二十人次,一九七四年仅六人次。这样,公社卫生所的工作越做越主动了。去年以来,他们派出两名医生到外地进修,两名医生下队帮助赤脚医生工作,还有两三名医生经常参加制药劳动,今年又抽出一名医生去做培训赤脚医生的工作。各大队赤脚医生由于生产队土药房给分担了相当一部分工作任务,现在也可以腾出更多时间来参加农业集体生产劳动和学习。

(四)

生产队办土药房,把合作医疗网点撒到最基层,使贫下中农更加牢固地占领农村医疗卫生阵地。文化大革命前,乐园公社只有一个私人开业医生办的联合诊所,一心想“多赚多分”,哪里把贫下中农的疾苦放在心上。实行合作医疗以后,情况好多了。但一些巫医、游医还能钻山大人稀的空子。今天,各生产队普遍建立起土药房,全公社平均每一百个人中间就有二点三个赤脚医生。这样,少数人垄断医术的现象一去不复返了,那些巫医、游医也没有市场了!

在毛主席的无产阶级卫生路线指引下,乐园公社贫下中农牢固地占领医疗卫生阵地,改变了过去缺医少药的落后状况,卫生面貌日新月异。几年来,从公社卫生所、大队卫生室到生产队土药房,上下配合,先后六次普查普治疾病,共治愈地方病、妇女病、老痼疾病等一千六百多人次,使五百二十多个整半劳力重返农业生产第一线;各种传染病的发病率逐年下降。广大社员精神振奋,意气风发地投入农业学大寨的群众运动,使粮食年年增产。

乐园公社各生产队办的这样的土药房,虽然很“土气”,却是农村卫生革命中出现的又一个新生事物,它具有强大的生命力,正在开出灿烂的花朵!

新华社通讯员 新华社记者

(本报有删节)

【标题】= 打一辈子赤脚 干一辈子革命  【作者】= 覃祥官  【日期】= 1975.11.27  【版次】= 2 

打一辈子赤脚 干一辈子革命

覃祥官  (1975.11.27)

打一辈子赤脚 干一辈子革命

湖北长阳县乐园公社杜家村大队赤脚医生 覃祥官

一九六六年底,我们大队办起了合作医疗,贫下中农推选我当赤脚医生。实践使我认识到,作为一个赤脚医生,要有全心全意为贫下中农服务的思想,又要不断地提高医疗技术水平,才能适应防病治病的需要。

有一次,范家街大队第二生产队六十六岁的军属范春莲得了重病,找了三个医生都没治好。我得知这个情况后,打消了怕别人说我“逞能”、“出风头”等私心杂念,背起药箱,立即跑到范大妈家。原来,范大妈有好几天解不出大便了,腹痛难忍。我诊断是肠梗阻,病情比较重。在煤油灯下,我聚精会神地翻阅随身带来的医书,寻找有效的治疗方法。我反复琢磨,想起了“蜣螂”这味药。《本草纲目》上记载它“能攻肠中坚结之屎”。为了确保病人用药安全,我在路边捉了三只活蜣螂,拿回家炕干研成细末,自己先服了作试验,果然有通气排便的效果,没有副作用。我赶紧又捉了几只,依法炮制,送去给范大妈服。不到一天时间,范大妈解出大便,腹痛、腹胀都跟着消失了。

这件事使我更加认识到学习的重要。我遵照毛主席关于“从战争学习战争”的伟大教导,按照贫下中农的需要,学习了中草药和针灸知识,认识了二百三十多种中草药,向贫下中农学到了一百二十多个草药验方,学会了针灸;还学了一些现代医学的理论和技术,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防病治病。

一九七一年,我当选为地委委员、县委常委,还担任了公社革委会副主任。公社给我腾出了住房,我一直没有搬进去,坚持住在生产队,生活在群众之中。我每天背着药箱,有病人就出诊,没有病人就参加集体生产劳动。我想,赤脚医生贵在“赤脚”,如果不参加劳动,就会脱离群众,背离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就不是真正的赤脚医生。

有一次,我从省里开会回来,走到半路,看到我们大队的干部、社员,正在干沟河上抢修石拱桥,我马上放下行李,拿起一条杠子就抬石头。大伙劝阻我说:“祥官,你出门辛苦了,快回去休息吧!”我坚持同群众一起,突击了两天两夜,提前把石拱桥修好。

一九七二年冬天,我们大队修盘山水渠。我在工地上搭起了“简易医疗站”,一边为社员看病,一边参加工地劳动。工程进入到板壁崖险段,我同民兵一起,腰系绳子,悬在半崖上劈坡开渠。有的同志对我说,你从早到晚没有休息时间,参加劳动可以找些轻松活做。我想,干革命有多大的力就用多大的力,能挑一百斤,决不挑九十九。

那一次我在工地上,共劳动了一百二十多天。

有人问我:你又看病,又采药,还要开会,那有时间参加劳动?

我说,自己多辛苦一点,时间就会挤出来。白天,我把药箱背到田里,既可以参加劳动,又可以给社员看病。一次,我正在包谷地锄草。

忽然,第五生产队贫农社员覃发泉跑来,说他的小孩又吐又泻。我赶紧放下锄头,一路小跑赶到病人家里。经过诊断,孩子患的是中毒性消化不良,病情比较重。我立即给孩子开方、用药。为了便于观察病情,我就在他家附近的地里参加集体生产劳动,干一会,就去看一看,直到孩子完全脱险了,才回去。这一天,我既没有耽误劳动,也没有耽误治病。

【标题】= 团结战斗 乘胜前进  【作者】= 湖北省长阳县乐园公社赤脚医生  【日期】= 1976.04.12  【版次】= 5 

团结战斗 乘胜前进

湖北省长阳县乐园公社赤脚医生  (1976.04.12)

团结战斗 乘胜前进

湖北省长阳县乐园公社赤脚医生

党中央两个重要决议传来,真是振奋人心,大快人心!这一英明的决定、果断的措施,是对邓小平推行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妄图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阴谋的沉重打击,是对国内外阶级敌人的沉重打击。我们湖北省长阳县乐园公社赤脚医生和农村的医务人员,热烈欢呼毛主席、党中央的英明决策,愤怒声讨党内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资派邓小平和一小撮反革命分子的罪行。

我们赤脚医生和医务人员对于一小撮反革命分子在天安门广场制造反革命政治事件,感到极大的愤慨。赤脚医生覃祥官曾在天安门广场接受过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检阅,他说:雄伟的天安门广场,是毛主席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地方,是毛主席检阅革命群众的地方。一小撮反革命分子竟敢在这里行凶作恶,妄图扭转批邓和反击右倾翻案风斗争的大方向,推邓小平当中国的纳吉,真是嚣张至极。首都军民对这一小撮反革命分子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好得很!我们赤脚医生和农村医务人员,对邓小平搞修正主义的反动言行,早就领教过,深知其祸害。文化大革命前,邓小平伙同刘少奇推行修正主义路线,使得广大农村一无医、二无药的状况长期得不到改变。文化大革命中,我们造了刘少奇修正主义路线的反,创办了合作医疗,培养出大批赤脚医生。现在公社有卫生院,大队有卫生室,生产队有土药房。

很多老病号的病治好了,他们身强力壮地和其他社员一起抓革命,促生产,全公社去年的粮食总产量比文化大革命前翻了一番多。现在,邓小平又顽固地推行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翻文化大革命的案,算文化大革命的帐,恶毒地咒骂和扼杀社会主义新生事物,包括我们赤脚医生在内。这说明他的资产阶级本性未改,反对社会主义的反动立场未变,总想搞复辟倒退,为地主资产阶级效劳。这次,一小撮反革命分子为他歌功颂德,并丧心病狂地把矛头指向伟大领袖毛主席,阴谋分裂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充分表明邓小平问题的性质已变为对抗性矛盾。我们一定要用战斗来保卫毛主席,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团结战斗,乘胜前进。

【标题】= 合作医疗好——湖北长阳县乐园公社新近的调查报告  【作者】=  【日期】= 1976.06.10  【版次】= 3 

合作医疗好——湖北长阳县乐园公社新近的调查报告

(1976.06.10)

合作医疗好

——湖北长阳县乐园公社新近的调查报告

湖北省长阳县乐园公社的合作医疗制度,是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诞生的新生事物。她象一株迎风斗雪的山花,经受了十年阶级斗争的风雨,更加根深叶茂,茁壮挺拔。这个崭新的合作医疗制度,给万山丛中的乐园公社带来巨大变化,显示出社会主义新生事物的强大生命力。

(一)

乐园公社共有十八个生产大队,一百五十三个生产队,已经办了一百七十七个医疗点。公社有卫生院,大队有卫生室,生产队有土药房。平均每二十户有一个医疗点,每十户有一名赤脚医生,各户还有卫生员。贫下中农无病早防,有病早治,常见病的发病率,比合作医疗初期下降了百分之五十左右。在全公社范围内控制了传染病的发生、流行。合作医疗越办越好,已经在贫下中农心里深深扎根。

解放前,乐园的劳动人民,“糠菜过年,辣椒当盐”,生活十分艰难。看病吃药就更难。白岩村原有二十七户,许多贫苦农民备受疾病折磨,倾家荡产,到解放时只剩了五户。

解放后,乐园的贫下中农,响应毛主席“组织起来”的伟大号召,办了信用社,摆脱了高利贷的盘剥;办了供销社,摆脱了奸商的剥削;办了农业生产合作社,成立了人民公社,摆脱了贫困的威胁。但是,由于刘少奇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的干扰,广大贫下中农缺医少药,遭受疾病折磨。那时,几个联合诊所,名为集体所有,实际是合伙营私。有的竟是“父子诊所”,“夫妻药房”,有的更为阶级敌人所把持。他们卖贵药,收高诊费,弄虚作假,坑害贫下中农。群众愤怒地说:药是“哄钱草”,针是“赚钱宝”,“医生的脚板是金子打的,步步要钱。”巫医、神汉也四出活动,骗钱害人。

这种旧医疗制度,严重地阻碍着集体经济发展。一九六六年春夏之交,正是农活大忙季节,乐园公社流感、百日咳流行起来,近四分之一的人病倒了。壮劳力病了不能出工,老人、小孩病了要人照顾。

病人多,没钱治病,只好向队里借支。据六个大队统计,这一次社员共借支五千四百多元,既加重了社员的负担,又影响了集体的生产投资。当年,粮食减产,出现了“吃粮靠供应、用钱靠贷款”的被动局面。广大贫下中农深切地感到,不挖掉“病根”,就不能彻底挖掉“穷根”,治病吃药问题非得革命不可。

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急风暴雨中,毛主席《六·二六指示》的光辉,照亮了乐园的高山深谷。广大贫下中农、革命干部、革命的医务人员,奋起造了刘少奇修正主义路线的反,在毛主席关于“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光辉思想指引下,于一九六六年底,创办了合作医疗。

十年来,乐园公社的合作医疗制度,是在两个阶级、两条道路的激烈斗争中发展的。合作医疗刚刚办起来,一小撮阶级敌人就咒骂它“办不了三天半,早不完蛋迟完蛋”。一九七二年,有人攻击合作医疗是刮“一平二调”的“共产风”,主张“退回去”。后来,党内最大的不肯改悔的走资派邓小平则攻击合作医疗是“正在试验的制度”

,妄图砍掉这一新生事物。乐园的广大贫下中农,面对这一连串进攻,以阶级斗争为纲,同社会上的阶级敌人和党内的走资派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他们理直气壮地说:我们能依靠集体力量办起合作医疗,就能依靠集体力量使它巩固发展;我们按照自愿互利的原则缴纳基金,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既体现了劳动人民的互助友爱精神,又符合党在农村的经济政策,这和“共产风”完全是两码事;合作医疗是伟大领袖毛主席支持的社会主义新生事物,谁想砍掉它,我们就坚决同他干到底。今天的乐园,贫下中农掌握了医疗卫生大权,社会主义占领了农村卫生阵地,贫下中农再也不用为疾病发愁。

(二)

合作医疗制度,是医疗卫生战线上一场深刻的革命,是广大贫下中农依靠集体力量同疾病作斗争的伟大创举,它有力地限制了资产阶级法权。

千柴岭大队贫农社员潘全明,右腿患慢性化脓性骨髓炎,过去无钱医治,成了残废。实行合作医疗后,经过赤脚医生和医务人员的精心治疗,潘全明丢掉用了二十多年的拐棍,参加了集体生产劳动,并被群众选为生产队长。实行合作医疗前,贫农刘道春的小男孩得了急病,他卖掉一只羊,又借了十五元钱为孩子治病,一天时间就把钱花光了,孩子的病也没有治好。实行合作医疗后,他的小女孩又得了急病,症状与死去的男孩差不多;经过赤脚医生紧急抢救,小孩的病治好了,他只花了一点挂号费钱。现在,社员到生产队土药房治病不花一分钱;到大队卫生室治病,只出五分钱挂号费;有些重病,可以转到公社卫生院治疗。这里既有社员群众的互助合作精神,也有“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因素。这种制度本身就是对小生产私有观念的冲击,是对有钱才能看病无钱不能看病的资产阶级法权的限制,有助于逐步消除社员群众在看病吃药问题上存在的事实上的不平等。

合作医疗制度,使人与人的关系,特别是医生与病人的关系,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广大赤脚医生,自觉地破除资产阶级法权思想,缩小三大差别。他们手上有老茧,脚上有泥巴,肩上有药箱,心中有贫下中农。四届人大代表、共产党员覃祥官,十年来,不论白天黑夜,不管风里雨里,爬坡过岭,走村串户,哪里有病人就出现在哪里。为了给女社员陈春英治疗患有十三年的多发性神经炎,他七十多次送医上门,终于使陈春英恢复了健康。覃祥官担任了中共宜昌地委委员、长阳县委常委和乐园公社革委会副主任后,地位变了,赤脚医生本色不变,坚持亦农亦医,继续革命不停步。

合作医疗制度也促进了医务人员世界观的改造。这里有位以前被人称做“铁算盘”的老医生,一改旧态,跟赤脚医生一起,为贫下中农防病治病。请吃不去,送礼不受,受到贫下中农赞扬。

(三)

合作医疗的发展,有利于集体经济的巩固。十年来,乐园公社先后八次普查、普治地方病和妇女病,使一千五百多名病人恢复健康;全公社的出勤率,由合作医疗前的约百分之七十上升到百分之九十七。全公社粮食产量,比合作医疗初期也增产了一倍多。杜家村大队第七生产队,共有三十七户,合作医疗前,八户有卧床两年以上的老痼疾病人九人,全队劳力五十多人,经常因病不能出工的近三十人。一九六六年春流感发生,只有四人出工,当年有二十七户超支,国家贷款两千多元,吃返销粮八千多斤。合作医疗后,这个队的面貌逐年有所改变。九个老痼疾病人都恢复了健康。全队劳力都参加了农业生产,粮食产量提高了两倍多,每年都向国家卖余粮。

实行合作医疗十年来,乐园人民的精神面貌也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广大贫下中农遵照毛主席的伟大教导,“自己起来同自己的文盲、迷信和不卫生的习惯作斗争”,学理论,学文化,讲科学,不信鬼,不信命,改千年旧习,立一代社会主义新风。白天,“公社社员修梯田,脚踏白云手托天,举臂挥锤山颤抖,大寨花开朵朵鲜。”夜晚,在政治夜校积极开展批判邓小平、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斗争。他们以山歌为匕首,作投枪,同阶级敌人斗。“开创世界我工农,孔丘林彪寄生虫,‘小人怀土’是鬼话,我不盖房你钻洞,我不种田你喝风。”

这首山歌,唱出了乐园人民的英雄气概,抒发了他们的战斗豪情。现在的乐园,到处是一片兴旺景象,想想过去,看看今天,广大贫下中农放声高歌:“不唱山歌喉咙痒,嘴巴一张象河淌,声声歌唱毛主席,句句歌唱共产党,颂歌汇成大海洋。”

本报工农兵通讯员

(来源:中国文革研究网)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shijian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