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经济视点

警惕茅于轼们的骗钱伎俩

熊老六 · 2018-06-25 · 来源:作者微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去年一堆公知搞了个总学馆,有茅于轼、贺卫方、于建嵘、袁腾飞、张鸣等,忽悠公知粉报名学习。那么,学费是多少呢?这个总学馆的收费标准是一年人民币58000,一年安排3次学习,一次学习5天,也就是说一年学习15天,收费58000,平均每天学费3867。

微信图片_20180624211350.jpg

  今年茅于轼的天则经济研究所,又搞了一个世界文明考察团,这次有茅于轼、贺卫方、孙立平、陈有西等,开学时间是2018年7月28日。那么,这个世界文明考察团学习班学费是多少呢?这个世界文明考察团学期是两年,每两个月集中学习2天(周六周日),也就是说一年学习12天,两年总共学习24天,收费人民币28.8万,平均每天学费12000。

微信图片_20180624211355.jpg

  其实做公知粉也挺可怜的,一群没脑子的脑残,本来也赚不到多少钱,还要买300元的鸡,600元的茅台,900元的锤子手机,被一群公知不断的割韭菜收智商税。没想到茅于轼老贼比他们还狠,一天学费就收12000,茅于轼这不是跟公知粉要钱,只是要他们命啊,他们就算把自己卖了,也没有那么多钱啊!

  俗话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公知粉被公知们轮流割韭菜收智商税虽然可怜,但是,他们一点都不值得同情。公知粉的可恨之处,就像本山大叔小品《卖拐》里面的范伟,高秀敏提醒范伟不要上当,范伟不但不感激,还要骂高秀敏:你怎么这样呢?我就纳闷了,同样是生活在一起的两口子,做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而对于骗他的本山大叔,范伟被骗了,最后还要说声:谢谢噢!公知粉也是这样,如果你提醒他别被公知骗了,他们不但不领情,还会对你破口大骂,骂你是五毛小粉红爱国贼,但是,公知粉向公知交完智商税,还要跪舔公知是民族英雄,是社会良心!公知粉,真是这个世界上最贱的生物了!(和公知一比,我实在是高尚太多了,大家只要随手点一下下面的广告,就是对我的最大支持了!!!)

  茅于轼是个什么狗东西,大家都知道了,那么,茅于轼建立的天则研究所都做过什么?一堆公知扎堆在天则研究所,坏事可没少干,最出名的就是天则研究所帮助美国和菲律宾出谋划策南海仲裁对付中国!!!为了帮助美国和菲律宾对付中国,天则经济研究所2012年6月14日下午13:30—17:50特别召开了南海问题讨论会。

  把南海问题交付国际仲裁这个招数,是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千帆在天则所南海研讨会上提出来的,北京大学法学院张千帆讲:中国真正做负责任的大国,还是要尊重国际规则,如果国际规则比较明确告诉我们权属属于谁的,无论结论和我们利益符合还是相悖都应该服从。

  九段线非法,是天则研究所研究员张曙光讲的:九段线是我们47年以前划的,别人国家还没有成立。因为九段线是很重要的问题,所以我觉得关于九段线谈判需要人家承认你的权利,你的权利是需要别人承认的,别人不承认这个权利是没有的。

  黄岩岛不能享有专属经济区和领海,是国家信息中心海洋研究所的李令华在这次研讨会上讲的:黄岩岛面积太小了,且没有人居住,高潮的时候就是一块石头,黄岩岛是1947年杨怀仁教授和民国政府防御司长搞'十一段线'时划进来的。1998年临海界限的研究,这个黄岩岛问题就涉及到不能作为临海界限被讨论过。因为太小而且远离大陆,更复杂的问题黄岩岛处于菲律宾200海里专属经济区之内,能不能作为基点去主张我们的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很值得商榷。所以外交部和军方在这个问题上有时候很强硬,我觉得是考虑不周全的,我给外交部写了很多信也没有回信。黄岩岛周围12海里,圈一圈领海仍然在人家专属经济区内,所以渔船进去必然就进入了菲律宾的专属经济区,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发生争端是很正常的。

  后来,南海仲裁结果出来了,果然和天则研究所开会研究的结果一致:九段线不符合联合国海洋公约,没有法律效力。黄岩岛等南海岛礁全都不适合人类居住,不能享有专属经济区。经查,天则经济研究所的资金主要来自国外,其中就包括福特基金会,福特基金会是一家与美国政府、情报机构和国外政策集团有紧密联系的私人免税基金会。

  茅于轼天则所这样的狗汉奸们,在中国过得这么好,退出人权理事会的美国,还有什么碧莲指责中国没有言论自由?茅于轼这种狗汉奸,真应该感谢中国,只有中国怕担负迫害知识分子的骂名,所以才把茅于轼这种狗汉奸给供奉起来!茅于轼,这种狗汉奸如果去了美国,早就沦落街头去要饭了!!!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刻不容缓的民众大联合,我们应该积极进行!”
  2. 建国后谁向高干兜售春药引周恩来亲自过问?
  3. 清江游:干部不作为原因初探
  4. 刘武洲:关于“反腐败”的七点思考
  5. 郭松民 | 国际人物论之:“节目主持人治国”的特朗普
  6. 郭松民 | 文怀沙的时代标本意义
  7. 环球时报清醒了一回:为什么说除了坚决迎战,中国别无选择
  8. 李慎明作出两次重要预测绝非偶然
  9. 在这位农妇面前,一切靠转基因育种谋财的人都是渣渣
  10. 不理解政治,我们就难以真正理解命运
  1. “封”雨无阻,乌有之乡又回来了
  2. 特没谱征税再征税,金正恩访华又访华,有何玄机?
  3. 哪一个地方政府会率先财政破产?
  4. 比房价更先崩溃的,是年轻人“顶不住”的生活
  5. 张志坤:美朝互动让一些人很狼狈
  6. 吴铭:金正恩同志,万万不可引进外资
  7. 孙锡良:不要期待救市!
  8. 鹤龄:三个大饥荒“惨剧”被揭穿的真实故事
  9. 秦渝:中国为什么执着地维持中美贸易关系
  10. 从狂热到崩塌:股灾三年祭
  1. 郭松民:崔永元的可怕发现
  2. 岳青山:《炎黄春秋》怎能诬谓58年“放卫星”是毛主席的号召
  3. “你住高楼大厦,我却肚饥无食”
  4. 老田 | 历史虚无主义大潮背后的结构要素:以文革时四川刘部长跳楼自杀为例
  5. 请中央纪委、监察部门查处《环球时报》及总编辑胡锡进违法行为
  6. 顽石:范冰冰为什么就不能得“国家精神造就者”奖?
  7. 新加坡峰会!借飞机,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政治语言
  8. 孙锡良:睡吧!谢幕词已可见!
  9. “封”雨无阻,乌有之乡又回来了
  10. 崔永元复仇,只为明星偷漏税?这才是真相!
  1. 【老照片】医患和谐,看上世纪的“赤脚医生”
  2. 影视“热钱”大退潮
  3. “封”雨无阻,乌有之乡又回来了
  4. 特没谱征税再征税,金正恩访华又访华,有何玄机?
  5. 考上了大学,离改变命运还有多远?
  6. 幼童被咬父亲摔死泰迪遭网友“死亡威胁”,孩子妈妈割腕赔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