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工农之声

工人代表——女工沈梦雨是如何炼成的!

沈梦雨 · 2018-07-04 · 来源:微信“郑永明”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如今的官方工会,打着为工人服务的旗号,实则干着黄色工会的事,时时刻刻站在资本家的一边,为资本家鞍前马后。正如某工会主席所说,“我也是给公司打工的,拿着公司的钱,自然是给公司办事的”。

  工人们要选出真正为自己权益说话的代表,并让代表真正行使服务工人的职责,必定会遭到资本家厂方和官方工会的百般刁难和打压。

  沈梦雨,一个女工——广州日弘机电有限公司(东风本田汽车配件厂)一线工人的民选代表,是真正为工人权益说话的工人代表,她为争取工人应有的权利和尊严,与丑陋的官方工会和吃人血汗的资本家厂方,斗智斗勇,绝不妥协!

  为此,我们特梳理了沈梦雨的斗争历程,来一起见证工人代表沈梦雨是如何炼成的!

   2015年11月10日

  梦雨作为劳务派遣工进入广州日弘机电厂。梦雨为人正义,面对不公敢于说话,性格豪爽开朗。梦雨经常帮助身边的工友,所以同车间的工友也都信任她,工作上或生活上遇到困难都爱找她帮忙,她也从不推脱。

   2017年6月

  广州日弘机电厂进行第四届工会委员会的换届选举,操刀整个选举的前工会主席郭某泳再次当选,并成功将工会主席的任期从三年改成了五年。此次选举,被有的领导称为“工人行使民主权利的教科书式范本”。而这背后却是荒诞的事实,工人在填写“会员代表选举表”时,只签了自己的名字,被选举人一栏还是空的,等工人签完名后,公司领导再补上被选举人。也就是说,公司想选举谁就可以选举谁。

   2018年4月

  广州日弘厂2018年度工资与年终奖的集体协商将要开启。但是,在协商开启之前,公司却刮起了一股妖风,领导们用各种渠道散播“2018年公司要购置大量机器设备,然后利润会下降很多,公司会入不敷出”等等之类的传言。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厂方就是要压低工人工资的增长幅度和福利金。因此,这一次大家都想要推选更能代表一线员工利益的人成为职工方协商代表,真正用一回白纸黑字写在法律中的“工人民主权利”。

   2018年3月31日

  有员工在制造一车间的闲聊微信群发起《谈判代表怎么选》的投票,其中提到了一人一票选举协商代表,仅仅一天的时间,有134人的微信群中,就有84人参与投票,79人(占94%)选择了一人一票选举谈判代表。

  看到投票结果,有很多员工受到鼓舞,于是又有其他员工在群里发起《选出能代表自己利益的人(可选2人)》的投票。截至4月1号20点36分,共有57人参与投票,梦雨的票数遥遥领先。而另外一位鲍某东是制造一车间工会分会主席。

   2018年4月1日

  梦雨看到微信群的投票结果,立即找鲍某询问协商代表的选举流程,征询自己可不可以成为候选人。鲍的回答比较含糊,他说要等待工会委员会的决议,一切都会按程序走。而鲍某去年在职工方协商代表选举时的回答是,对于谁可以成为协商代表而谁不可以,他是完全有决定权的。但工人们并没有放弃,每天都在微信群里讨论,随着时间的推移,参与的员工越来越多,一人一票选举职工方协商代表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2018年4月3日

  厂方由于对工人高涨呼声的害怕,便将梦雨和鲍某东的名字都写在了制一分会职工方协商代表候选人的推选表上。然而,随后的职工协商代表选举,依然是按照往年的惯例,分会主席在推选表上同时写上两位候选人的名字,然后让会员代表签字。更荒诞的是第二分会的选举情况,会员代表在推选表上签字的时候,推选表上候选人一栏是空白,候选人的名字竟然是等会员代表签名结束之后再写上去的。赤裸裸的厂方内定!

   2018年4月10日

  工会委员会公示了职工方协商代表名单,共九位,而只有梦雨一人是工人自己选举出来的代表。面对4月13号马上就要开始的第一轮谈判,当天晚上,梦雨立即公开用调查问卷收集制造一车间员工的意见和建议。

   2018年4月13日

  第一轮谈判开始。厂方公布了涨薪方案,不出员工所料,厂方以购置机器设备为由,大幅度压低员工涨薪比例。梦雨当即质疑公司将固定资产支出都放入2018年预算中,提出固定资产应该按照使用年限按年进行折算的建议。然而,公司对她的质疑并没有正面回应。同时,工会和厂方对梦雨的调查问卷非常不满。

   2018年4月14日

  当天早会上,车间系长杨某红公开点名梦雨,说梦雨个人用问卷收集员工意见是有问题的,有些资深工会领导对她的做法很有意见。当天下班后,梦雨就自己是否有权做调查问卷收集工人意见一事,在协商代表的群里向工会主席郭某泳询问,但得到的回答是工会主席郭某泳对她的威胁,说她还没过公示期。

   2018年4月15日

  夜班期间,工会委员冯某在饭堂公共场合向其他员工大肆鼓吹,污蔑说“沈梦雨的行为让总经理觉得谈判没有诚意,会影响我们加薪”、“某高层领导说她的行为已经伤害到他们的利益了,问题非常严重!”

   2018年4月16日

  厂方继续刁难梦雨。早上一上班,系长就找到梦雨,说领导们决定了,在协商期间她都不能到生产现场巡检(梦雨的本职工作),而系长给出的理由甚是荒谬:因为领导担心她到生产现场煽动员工。作为职工方协商代表,收集员工加薪意见是合理合法的。而厂方把梦雨当做“眼中钉”“肉中刺”,把梦雨与员工隔离,怕她“煽动员工”,简直可笑至极!

   2018年4月17日

  下班前,工会竟然贴出《关于2018年度工资集体协商职工方代表资格暂不生效及暂缓工资集体协商日程的会议决议》和《关于2018年度工资集体协商职工方代表资格暂不生效的决定》,说有员工向工会举报职工方代表的选举过程存在违纪行为。

   2018年4月18日

  工会组织成立的调查小组找梦雨和其他员工谈话,询问梦雨在群里说这句话、那句话是什么意思等等之类问题。目的明确,直指制一车间员工在微信群民主选举协商代表问题。

   2018年4月24日

  工会发出《关于2018年工资集体协商代表选举违纪情况的调查核实报告及决议(草案)》,草案中就直接点名了,说梦雨所在的第一分会选举程序不合法,选举过程中有员工在群内发了具有诱导性的红包和诱导性的投票小程序,对选举产生了极其不良影响并体现在了结果上等等。

  其实,工人们在微信群发红包一直就是员工之间的一种娱乐方式,十几块二十几块的红包经常有,为什么到今天就变成破坏选举的炸弹了?而且,工会委员会对另一个分会更严重的选举问题——选举单上只要求工人签名,而候选人一栏是空着的,只字不提。却对第一分会工人通过现代信息技术手段民主投票大加指责。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厂方和老板工会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取消梦雨——工人自己选出来的协商代表的资格。

   2018年4月25日

  梦雨向日弘全体工会会员发出一封公开信《日弘工会会员代表沈梦雨致全体工会会员的公开信》。(质疑撤销协商代表的公开信)

  公开信中,梦雨直言,“不管今后还将面临多大压力,我都将坚决捍卫全体员工加薪的合理合法利益”!同时,也郑重警告工会的主要领导,“你们长期以来的错误行为已经触犯到相应的法律法规了,希望你们及时悬崖勒马”。

   2018年4月26日

  不愿撕下虚伪面具的工会委员会,为了在员工面前继续装模作样表现一下光辉形象,同时对操纵会员代表大会表决充满信心,他们决定将草案提交给会员代表大会表决。草案提议“撤销梦雨和鲍某东的协商代表资格,并且不能够再提名为2018年的集体协商员工方协商代表候选人”。听到这个消息的许多一线工友,纷纷向他们的会员代表表态支持梦雨继续做协商代表。所以,最终会员代表大会还是没有通过这一草案。灰头土脸的工会主席郭某泳看到表决结果后,第一时间表达了对表决结果的不满,并直接向大家宣布,他要申请上级工会协助介入处置。

  虽然一波三折,但因为工人们的信任和支持,梦雨得以继续担任职工方协商代表。

   2018年5月7日

  工会委员会关于撤销梦雨代表资格的草案被会员代表大会否决后,工会主席郭某泳却迟迟不愿重启协商,一拖再拖。在梦雨接二连三的催促中,才在十天之后的5月7日,发出《关于恢复2018年度工资集体协商进程及职工协商代表资格正式生效的通知》。作为正式生效的职工方协商代表,梦雨敦促工会主席早日重启协商。厂方却以日本总部领导要来视察工作为由推延,首席协商代表郭某泳竟然马上同意了。

   2018年5月16日

  拖延了一个月的职工方协商代表团第二次正式会议召开,此次会议大家对以代表团名义发放的问卷结果进行了统计,算出大部分员工的加薪期望为8%+332。工会委员和工会主席直接反对8%+332的员工加薪期望。梦雨当场质疑他们的动机,坚持按照调查结果谈方案,这是对员工的尊重,工会委员和主席没有理由置员工意见于不顾。

   2018年5月18日

  下午16点40左右,正值早班员工下班,公司通勤车上突然出现大量污蔑诋毁梦雨的传单!传单内容如下:

  “沈梦雨你把我们的福利都搞没了,现在不能报销,不能申请福利金了,也没有生活品发放了。工资到现在还没有涨,你个骗子!你个大骗子!!你居心何在?你到底什么目的?不要再打着为我们员工的幌子欺骗大家了。我们要福利,我们要加薪!!!”

   2018年5月21日

  梦雨就小纸条事件向公司和工会申诉,并递交签有七个现场目击员工的证人证词,要求公司介入调查此事,找出肇事元凶,但是厂方和工会却装聋作哑,至今都没有回复。而同时为梦雨作证的员工却被部门系长公开威胁,“给沈梦雨作证的证人,今年评点都在3点以下!”还有系长威胁证人以后零加班,并警告其他员工不要跟梦雨接触。

   2018年5月21日

  临下班前,预谋已久的公司领导发出《关于要求更换职工协商代表的函》,指责梦雨在朋友圈发布的谈判方案泄露公司机密,要求工会更换梦雨这个协商代表,不更换他们就不继续谈了。

  梦雨坚持“泄露公司机密”是公司对她的污蔑,协商应该继续进行,工会委员会却马上表态尊重公司意见,取消5月22日计划进行的第二轮协商。

   2018年5月23日

  下班前,梦雨突然收到人事科的《员工违纪处罚通知书》,《通知书》中公司以梦雨两份《履历表》信息不一致为由,给予梦雨“书面警告”处罚,并要求梦雨在5月25日之前提交真实有效的个人信息和相关证明资料至人事课。

  这样的处罚非常的荒谬。首先,处罚通知书上所说的两份《履历表》并没有得到梦雨本人的确认;再次,梦雨在2016年6月26日由派遣工转为正式工时,包括履历表在内的个人信息都是厂方按照规章制度严格审核过的,而在将近两年之后,在梦雨作为职工方协商代表参与工资集体协商时,厂方却单方以“本人两份《履历表》信息不一致”为由,给予梦雨“书面警告”处罚,这明显是厂方恶意打压职工方协商代表的铁证。

   2018年5月25日

  梦雨按照公司要求去人事课提交相关个人信息。奇怪的是,人事课8张工作台前一个人也没有,而此时离下班还有四十分钟。被逼无奈,梦雨找总经理递交材料,却遭到制造一部徐副部训斥,他警告梦雨不要影响总经理工作!最后,总经理也不愿意接收梦雨的材料。

  很明显,厂方就是故意不接受梦雨的材料,把员工当猴耍。梦雨非常气愤,于是跟相关领导理论,并拍照为证。

   2018年5月26日

  周六,梦雨所在部门补班,然而当梦雨到达厂门口的时候,却被保安拦住了。他们说没有安排梦雨加班,不能进去。

   2018年5月28日

  下午1点,人事科又递给梦雨一份记过处罚《通知》。记过原因是“梦雨5月25日在递交个人信息时在办公室大吵大闹,扰乱生产秩序,并且在办公室拍照摄像、不听劝阻”。

  下午3点30工会主席郭某递给梦雨一份工会委员会《关于撤销沈梦雨2018年工资集体协商职工方协商代表资格的决议》,在没有任何调查取证的前提下,决议以梦雨在朋友圈泄露公司机密为由,撤销了梦雨的协商代表资格!

  紧接着下午4点左右,人事课主任梁某烽又递给梦雨一份《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理由是梦雨泄露公司机密信息和一次书面警告+一次记过处分,并不给予任何赔偿。

  随后系长要求梦雨把个人物品柜收拾好,梦雨走到哪系长就跟到哪,说要一直跟着梦雨,直到梦雨走出厂门。

  一天三个通知,先是撤销代表资格,然后是一个记过处分,最后直接开除!这不是公司和工会委员会有预谋的行动是什么行动?公司和工会委员会无法无天,令人发指。

   2018年6月5日

  由于日弘工友的团结,工友们在工资集体协商中,战胜了老板和老板工会,最终争取到了6%+200元的涨工资,年终奖也有日弘提出的3.5个月增加到了4个月+×(×跟公司业绩挂钩)。

   2018年6月19日

  梦雨向广州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递交《劳动仲裁申请书》,要求仲裁日弘公司和工会的违法行为。(沈梦雨的劳动仲裁申请书)

  仲裁申请已于当天立案受理。

   2018年6月22日

  梦雨向广州市总工会递交公开信等相关材料。要求彻查日弘公司和工会的违法行为。公开信已由广州市总工会接收并交黄浦区总工会处理。(沈梦雨致广州市总工会的公开信)

   2018年6月25日

  梦雨向广州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投诉日弘机电公司长期少缴员工住房公积金。目前,住房公积金中心已受理梦雨投诉并立案。(震惊!日弘机电长期少缴员工住房公积金)

  最后,梦雨虽然已被日弘公司非法开除,但这并不是故事的结束,它只是另一场战斗的开始。日弘公司和工会既然已经违法,就不能让他们逍遥法外。公司非法解雇只是一个方面,工会长期以来的不作为更严重损害了员工利益。梦雨向广州劳动人事仲裁委员会和广州市总工会递交的申请书均已受理,新的战斗即将开始!

  接下来,让我们和梦雨一起,和资本家,和老板工会继续斗争!

  未完待续......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孙锡良:改革与开放(2)——石碑上刻着什么?
  2. 几名德国人在广东“卧底”数月后,揭露出时尚界不想让你知道的丑陋真相...
  3. 余云辉评“二十二条”:“改革开放”是工具不是旗帜
  4. 毛泽东一个人站了一会,挥手告别
  5. 我们的意见书——关于“负面清单的若干问题”
  6. 前锋: 堂堂二十二,何为负清单?
  7. 郭松民 | 毛泽东时代中国是真正的少年中国!
  8. 侠客岛:谁推高了三四线城市的房价?
  9. 躲得了富士康的跳楼,躲不过万科炒房
  10. 这几位同志,不是党员,共产主义信仰却比一些优秀党员还坚定!
  1. 谷牧逝世前为何要为毛泽东辩诬?——对一个典型人物的剖析
  2. “海水稻之父”发声明披露袁隆平海水稻背后真相:材料合法性来源成疑,天然杂交育种变身基因工程
  3. 郭松民 | 我的国:厉害,还是不厉害?
  4. 这可能是2018年最重要的经济新闻,但绝大多数人都未曾留意
  5. 孙锡良:改革与开放(2)——石碑上刻着什么?
  6. 毛泽东用两年消灭了毒品,近40年又重新泛滥,实际吸毒人数超1400万
  7. 如果你真爱毛泽东 还请少说什么“晚年错误”
  8. 「你对共产党人一无所知」
  9. 五十军移防入川笔记 (1967年5月28日北京京西宾馆 郑志士笔记本实录)
  10. 几名德国人在广东“卧底”数月后,揭露出时尚界不想让你知道的丑陋真相...
  1. “封”雨无阻,乌有之乡又回来了
  2. 老田:邓小平到底参加过遵义会议没有?
  3. 谷牧逝世前为何要为毛泽东辩诬?——对一个典型人物的剖析
  4. 岳青山:《炎黄春秋》怎能诬谓58年“放卫星”是毛主席的号召
  5. 王绍光:中国既到时候了,也到坎上了!
  6. 新加坡峰会!借飞机,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政治语言
  7. 孙锡良:睡吧!谢幕词已可见!
  8. 崔永元复仇,只为明星偷漏税?这才是真相!
  9. 取样错误,决策失败,必使天下寒心——试答2018辽宁作文
  10. 特没谱征税再征税,金正恩访华又访华,有何玄机?
  1. 中国合作医疗之父——覃祥官的传奇人生
  2. 牛弹琴:最打脸特朗普的事情发生了!
  3. 谷牧逝世前为何要为毛泽东辩诬?——对一个典型人物的剖析
  4. 白钢:为何苏共亡党亡国,而中共屹立不倒?
  5. 陈荣荣 | 私有经济下的中国工人:深圳工厂调查随笔
  6. 这可能是2018年最重要的经济新闻,但绝大多数人都未曾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