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工农之声

美国教师罢课现场 “这是广大劳动人民的斗争”——记对工人组织者布鲁斯特的一次采访

布鲁斯特 · 2018-07-04 · 来源:惊雷Thunder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今天,随着越来越多的基层劳动人民的反抗,肯塔基的学校罢课了。我们采访了一位参与组织行动的普通成员。

  由于教师和公务员组织病假以抗议政府削减养老金,肯塔基全州的学校已于上星期五罢课,并将于星期一再次罢课。以下是美国左翼网站《雅各宾》(Jacobin)的布兰克(Eric Blanc)与布鲁斯特(Nema Brewer)关于这次强大运动的产生与发展的谈话,后者是费耶特县的一个学区员工和运动的组织者。

  2018年3月30日,公共机构雇员在肯塔基州议会大楼集会。

  Q

  EB:您能告诉我们的读者关于当下斗争的根源吗?

  A

  NB:目前,在肯塔基州,共和党人的支持者占绝大多数。2016年以来,他们已经控制了州参、众议院以及州长办公室——这已经使得本州岛的劳动群众异常困难。他们当选并通过了工作权法案,摆脱了现行的工资,批准了特许学校。正是这三件事引起了不满情绪。

  这是破坏肯塔基的公共教育一次明目张胆的攻势。他们说拯救学校的方法是私有化,而这显然是全国性议程的一部分。我们看到全国范围内都出现了裁员和私有化现象。这不是阴谋论,我们知道谁是幕后操纵者。

  但是没有人确切地知道到针对我们的下一步是什么。去年八月,州长贝文(Bevin)开始谈论起养老金改革。他委托一家公司进行一项研究,即所谓的PFM报告。Bevin对此四处宣扬;他宣称他要信守对公职人员的诺言。但是当我们读起报告时,就会发现它不但骇人更是丑恶的。这真的捅了马蜂窝。

  Q

  EB:这个报告提出了什么样的建议?

  A

  NB:首先,他们真正想做的是通过解除神圣不可侵犯的养老金合同来重新雇用新员工。因此,如果这项提案通过,州议会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改变这些教师的合同。任何一批疯狂的政客都可以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情来削减津贴。新员工将完全脱离目前的养老金体系,而被纳入一个混合的系统。州议员说这会很好,但我们不能信任这些政客。信任已经不复存在,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能把它弄回来。

  该报告还建议取消我们使用病假来改善养老金的权利。我们在肯塔基得不到社会保障,所以这里的工人们总是计划多年里积累病假,然后再把这些钱转到他们的养老金中去。已经工作了二十年的人一直以来依靠这些病假来决定何时退休。但现在他们想从我们身上拿走。

  PFM报告还建议将大多数工人的退休年龄提高到六十五岁。它的另一项建议是取消1996至2012年间为国家和地方工人养老金增加的生活费用福利调整。这项措施将使许多退休人员的福利减少25%或更多。

  如果这些措施通过了,那些刚刚进入这个行业的人可能会觉得不值得继续下去。但是,如果他们离开,我们的学校和我们提供的服务又会怎样呢?

  人们需要明白,我们现在不为任何新事物而战——我们只想坚守我们所拥有的东西。这不仅仅是教师的问题,也是所有州公职人员的问题。

  Q

  EB: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A

  NB:第一场战斗是围绕着特别会议进行的。州议会宣布他们将召开一场特别会议来通过对养老金的削减。

  我们成立了肯塔基联合会这个公职人员的基层群体——所有的公职人员,不仅仅是教师。其目的是把一群没有真正的工会组织起来的的人团结起来;许多公职人员并没有强大的工会组织。公职人员汉巧克(Katie Hancock)对退休金的削减感到害怕和沮丧。她创立了一个脸谱网小组并添加了她的朋友们,而她的朋友们则邀请了更多的人进来。几乎一夜之间,该组织就达到了至少一万名成员。肯塔基联合会是反对特别会议计划的11月1日集会的主要组织者。大约有一千人来了。

  在那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我们打电话并写信给议员们,我们出席了他们的会议——地狱一般的地方,我们甚至开玩笑地说要诉诸于飞鸽传书。最后我们赢得了这第一场战斗:我们成功地阻止了特别会议的召开。现在我们觉得,至少我们有机会,因为一开始没有人认为我们会赢。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胜利,但我们确实松了一口气,因为这给了我们更多的时间组织起来。我们知道他们很快就会回来找我们算账的。

  例行会议于2018年1月2日开始。起初,看起来似乎没有人想引入养老金法案,因为共和党对于众议院议长杰夫·胡佛(Jeff Hoover)最近的性丑闻产生了分歧。但后来我们开始听到了谣言。你瞧,参议院决定在二月底对一号养老金法案立案。当然了,他们有一个不打算竞选连任的家伙支持这个法案。人们看到该法案包含了PFM报告的主要建议。他们被激怒了而我们就开始反击。

  战斗正在进行中。几周后,法案就被落实了——我们大约有八百个人,整个过程中我们一直在参议院外面大喊大叫。

  接着大约在一个月前,他们公布了州预算计划。这真是太可怕了。他们拒绝增加任何新的财政收入,譬如关闭税收漏洞或对医用大麻征税。他们正在削减大学拨款,学前教育经费,图书馆的经费以及对家庭资源中心的资助。他们正企图从萝卜里榨取鲜血,从我们干瘪的钱包里抠出黄金来。

  Q

  EB:你们在什么时候成立肯塔基120强联合会(KY United 120 Strong)?

  A

  NB:就在预算计划公布之后,工会在刘易斯维尔组织了一次集会,而我应邀发表演讲。我情绪激动地说:“我们需要让整个州都罢工。”不久之后,一位朋友的朋友找我,问道:“你现在是怎么想的,我们能做什么?你说得对,我们需要全面的罢工。”

  我听说西弗吉尼亚已经开始通过一个封闭的脸谱群来组织罢工。所以在向西弗吉尼亚表示敬意的同时,我和我的朋友布莱尔发起了我们的“肯塔基120强联合会”,我们在不到一个月前创立这个团体,而现在我们已有三万六千名成员。

  西弗吉尼亚向我们证明了这是可以做到的。西弗吉尼亚是我们的邻居,我们有很多相似之处。我父亲是个矿工,所以我懂得什么是为你的面包和生计而奋斗。但是很多肯塔基人已经忘记了。

  西弗吉尼亚向我们证明了,如果我们团结在一起,我们就可以充满战斗力。人们可以看到,如果他们团结在一起就一定可以争取到更好的机会,而不是独自奋斗——或者只是在脸谱网上发发牢骚。从我们开始组建脸谱群,就一直在有意识地行动。我们从一开始就非常明确和坦率。如果你还没有准备好战斗,那么这个小组不是为你而准备的。

  对加入者,我们有两个条件:不要破坏罢工的叛徒,也不欢迎当选议员。我们赶走了大约二十五名试图潜入的议员。我们叫他们出去,然后把他们开除了。另一个重要的问题是,我们不会让人们在党派路线上互相争斗。这是一个无关党派的问题,我们关注的是直接影响到我们所有人的问题。

  Q

  EB:你和主要工会,肯塔基教育协会(KEA)有什么关系?

  A

  NB:我不想说关于工会的坏话。KEA很成功地呼吁并发起我们社区的人们对养老金和学校的进攻。在过去的几周里,他们每天都顺利地把人们送到议会大厦。在整个会议期间,我们在法兰克福(州府----校注)举行了抗议活动。

  然而,我成立肯塔基120强联合会的最重要原因是工会领导人缺乏足够的进取心。我们总的想法是:“我们需要更加主动,我们需要团结起来。”我们意识到,如果我们不团结起来,这场斗争就不可能取得胜利。肯塔基西部和肯塔基东部是非常不同的。现在,在教师和公职人员之中,有很多相互隔离的社会圈子。譬如,由于我在学区工作,所以我是KEA的一员,但是来自肯塔基联合会的Katie Hancock却因为她是一名公务员而不能成为KEA的成员,尽管有很多人喜欢她。

  起初,工会关心的是我们是谁以及我们在做什么。但我和工会主席谈过了,我告诉她我们不是来尝试夺权的。我们只是试图帮助全州的人们联合起来。

  在最近的一系列抗议中,(不同组织的行动的)界线变得模糊了。许多KEA的分部一直在他们自己的社区和议会大厦举行集会——这正是我们向来设法参与和支持的。而当肯塔基120强联合会举行另一次大型集会时,KEA也协助并参与。我们之间没有明显的分歧。这次运动不是任何一个组织独有的功劳,而是大伙儿劲儿往一处使的结果。我们已经做出了大量的行动。例如,人们包围了一家轮胎店,因为他的主人正是引进法案的参议员。在没有任何统一命令的情况下,人们自发地做了这件事。这真是太棒了。

  Q

  EB:上周发生了什么事?

  A

  NB:上个星期四是立法会议的第五十八天,也就是说会议快要结束了。那天下午2点我收到短信说:“他们试图通过这个法案,你也许会想来法兰克福。”当我到那儿的时候,果然看到了一大堆可笑的鬼把戏。

  但我们并不感到惊讶。我知道他们打算在最后的时刻通过提案,所以我们准备好了。我就知道这个会议会变得丑陋。因此,在星期三晚上,我关闭了主脸谱群的评论区——我们称之为“主页”(Motherpage)——同时我呼吁人们通过我们之前设立的六个地理区域组织起来。我们的六个区域中的每一个都有单独的脸谱群,这样人们就可以迅速地在他们的县和学校组织起来。这有助于我们迅速做出反应。

  我在廊座里看着这些议员,其它人在肯塔基PBS电视台网站上观看现场直播。在最后一刻,立法者把养老金法案变更变成了下水道法案。更糟的是,我觉得他们自以为很机智。

  卡尼(Bam Carney),这个一开始提交章程法案,后来又提交这项下水道法案的教师议员,是个破坏罢工运动的叛徒。所以他从议员席上站起来,开始大声嚷嚷教师们的这些抗议太不专业、他们是少数,等等。这是一种令人憎恶的傲慢表现。这个家伙完全脱离了现实。

  这项新法案基本上囊括了所有原来对养老金制度的抨击。唯一的让步是他们没有夺走增加的生活费用。他们试图使这看起来像是在给我们施舍、一个巨大的帮助,做出所谓的妥协。但是增加的生活费用本来就已经在我们身上了。这太疯狂了,我不敢相信我们不得不如此努力地为我们已经拥有的东西而奋斗。真正的民主是在(议会大厦的)外面,在那里所有人都在朝他们高声喊叫,努力发声。

  接下来我开始和我们区部的领袖交谈。他们告诉我:“我们的人想采取行动。”当我坐在廊座里时,我在脸谱群上发出这样的话:“我在亲眼见证民主的死亡。我无法告诉你们接下来该怎么办,但我明天绝不上班。(你们也应该)追随你们的心。”

  州议会通过了法案,我去和其它公务员及老师一起吃点东西。我们都时刻关注着手机,看着费耶特县的代课名单,这样我们可以看到第二天需要多少个代课席位。数字开始不断上升。一开始是70,然后是574,接着更多。

  我们一起看着数字的变化,发现他们将不得不关闭费耶特县的学校。这引起了我激动的说,真是太好了。如果有人写了一本关于这方面的书,读者肯定不敢相信它会发生。

  我们过去不知道人们有能力做到这一点,但他们做到了。我也不认为别人相信他们可以做到,但是他们成功地证明了自己的价值。那天晚上我们输掉了对法案的阻挠计划,但我们赢得了一些更加重要的东西,因为我们坚定地站在一起。

  在费耶特县事件后,我们看到如果我们能争取到一个县,那么别人也会来响应我们。我们的地方组织运转良好——一个又一个县罢工了。费耶特是第一个吃螃蟹的,我为此感到骄傲,因为我属于这个县。

  总而言之,由于人们打电话请病假,星期五大约有二十个县的学校罢了工。我们真的发起了(这么大规模的)罢工,这确实非常令人惊喜。星期五我们自发集会,五六百人出席。没有人刻意发动,但是人们表现得比地狱还要疯狂。

  令我啼笑皆非的一件事是,政客们往往谴责教师工会的所有集会、起义和行动并且诽谤工会。所以当大规模的病假发生的时候,我希望把立法者吓得尿裤子。因为病假与工会无关——工人们只是说“受够了”罢了。共和党人一直在自欺欺人,他们说这一切的发生都归罪于可恶的大工会。但实际上工会里都是被激怒的(需要养家糊口的)父亲和母亲。

  接下来星期一将变得声势浩大。因为现在很多学校都在放春假,所以老师和工作人员都会来。我预计这将是肯塔基所见到的最大规模的集会之一。在下周不放假的学校里,只有三个还没有宣布他们要关闭。

  州长还没有签署这项法案。但我不相信州长大人Bevin会出于劳动人民的利益和他内心的善良而做些什么,正如我不相信独角兽的存在。他只关心他的那帮有钱有势的阔佬朋友。

  斗争还远未结束。检察长说,他认为这项下水道退休金法案是违法的,因为它违反了工人不可侵犯的合同。他说他要对此事提起诉讼。而KEA也将加入诉讼,并将诉诸法庭。

  我们的下一步计划是,现在我们要为阻止这一可怕的预算而斗争。这将是一次激烈的战斗。

  Q

  EB:这是你所做的一些令人惊奇的工作。你以前参与过这样的组织吗?

  A

  NB:说实话没有。我从来没有当过劳工领袖或者有过这样规模的组织经验。但我爸爸是个矿工,他在为他的养老金而奋斗。两年前我说过我要为我父亲的养老金而奋斗,所以我开始尝试参与,开始关注州内的问题。

  劳动人民,他们是我关注的重点。但我以前从未做过这样的事。我是一个母亲,我有一个十岁的孩子。我喜欢喝啤酒,经常抽雪茄,而且经常咒骂。

  我一直在告诉每一个参与到斗争中来的人:这不是我个人的行动,这是属于你们的运动。我只是帮忙打开了门。这是广大劳动人民的斗争。而我什么也不是,更不是什么劳工领袖。我只是一个愤怒的母亲——厌倦了被当权者侵犯。

  这次运动关乎美国的未来。没有人会为你改变世界。如果你只是(毫无行动地)等待英雄出现,那么他绝不会露面。你必须成为你自己的英雄。

  2018-2-4

  END

  关于作者

  布鲁斯特(Nema Brewer)是肯塔基费耶特县的学区雇员和组织者。

  关于记者

  布兰克(Eric Blanc)专注于写作有关历来的的劳工运动的文章。他是纽约大学社会学系的博士生。

  原文题目:“This Is a Struggle of Regular Working People”

  原文链接:https://jacobinmag.com/2018/04/kentucky-teachers-public-workers-strike-pensions-budget

  朱奥托  译

  日土兀  校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小石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孙锡良:改革与开放(2)——石碑上刻着什么?
  2. 几名德国人在广东“卧底”数月后,揭露出时尚界不想让你知道的丑陋真相...
  3. 余云辉评“二十二条”:“改革开放”是工具不是旗帜
  4. 毛泽东一个人站了一会,挥手告别
  5. 我们的意见书——关于“负面清单的若干问题”
  6. 前锋: 堂堂二十二,何为负清单?
  7. 郭松民 | 毛泽东时代中国是真正的少年中国!
  8. 侠客岛:谁推高了三四线城市的房价?
  9. 躲得了富士康的跳楼,躲不过万科炒房
  10. 这几位同志,不是党员,共产主义信仰却比一些优秀党员还坚定!
  1. 谷牧逝世前为何要为毛泽东辩诬?——对一个典型人物的剖析
  2. “海水稻之父”发声明披露袁隆平海水稻背后真相:材料合法性来源成疑,天然杂交育种变身基因工程
  3. 郭松民 | 我的国:厉害,还是不厉害?
  4. 这可能是2018年最重要的经济新闻,但绝大多数人都未曾留意
  5. 孙锡良:改革与开放(2)——石碑上刻着什么?
  6. 毛泽东用两年消灭了毒品,近40年又重新泛滥,实际吸毒人数超1400万
  7. 如果你真爱毛泽东 还请少说什么“晚年错误”
  8. 「你对共产党人一无所知」
  9. 五十军移防入川笔记 (1967年5月28日北京京西宾馆 郑志士笔记本实录)
  10. 几名德国人在广东“卧底”数月后,揭露出时尚界不想让你知道的丑陋真相...
  1. “封”雨无阻,乌有之乡又回来了
  2. 老田:邓小平到底参加过遵义会议没有?
  3. 谷牧逝世前为何要为毛泽东辩诬?——对一个典型人物的剖析
  4. 岳青山:《炎黄春秋》怎能诬谓58年“放卫星”是毛主席的号召
  5. 王绍光:中国既到时候了,也到坎上了!
  6. 新加坡峰会!借飞机,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政治语言
  7. 孙锡良:睡吧!谢幕词已可见!
  8. 崔永元复仇,只为明星偷漏税?这才是真相!
  9. 取样错误,决策失败,必使天下寒心——试答2018辽宁作文
  10. 特没谱征税再征税,金正恩访华又访华,有何玄机?
  1. 中国合作医疗之父——覃祥官的传奇人生
  2. 牛弹琴:最打脸特朗普的事情发生了!
  3. 谷牧逝世前为何要为毛泽东辩诬?——对一个典型人物的剖析
  4. 白钢:为何苏共亡党亡国,而中共屹立不倒?
  5. 陈荣荣 | 私有经济下的中国工人:深圳工厂调查随笔
  6. 这可能是2018年最重要的经济新闻,但绝大多数人都未曾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