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产业研究

专家要求放弃龙芯申威投靠ARM 折射出缺乏精神之钙

铁流 · 2018-06-09 · 来源:科工力量
收藏( 评论( 字体: / /
这对于解决“卡脖子”问题没有任何帮助,反而把中国的信息技术产业,绑在了Wintel体系和AA体系的战车上,始终受制于人。

  日前,一次国家级的政策征询会上,一位挂着中国科协十大青年科学家,中国软件十大杰出青年头衔的软件公司的CEO认为:

  “自主可控不是能否开发出来竞争产品的问题,而是开发出来的产品是否有生存空间的问题”;

  “实践多次证明,单方面追求自主可控,违背市场规律的产品/规划都会失败的”;

  “生态是发展自主可控的首要因素”;

  并强烈呼吁“MIPS和Alpha生态肯定做不起来了,请不要浪费国家资源和用户的爱国热情,不要瞎折腾做基础软件的中国公司了”;

  “ 主攻ARM和RISC-V生态,放弃MIPS和Alpha”。

  就上述观点,铁流谈谈自己的看法

  CPU生态好不好应当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一直以来,普遍的观点就是X86、ARM生态好,MIPS、SW64、Power生态不行。

  但这种教条化的理念在实践中,往往会出现一些矛盾的地方。

  比如,说X86生态好,但X86花了九牛二虎之力,依旧很难在智能手机上占据一席之地。

  类似的,一些人说ARM生态好,但ARM在PC和服务器上,生态和MIPS、SW64、Power一样都是难兄难弟。

  请输入描述

  原因何在?因为这种生态好坏都是泛泛而谈,没有做到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X86生态好,主要是PC和服务器,ARM生态好主要是智能手机、平板,以及各种嵌入式设备。

  脱离具体应用场景,谈生态好坏,没有任何意义。

  再举一个例子,在党政办公试点中,X86、ARM、MIPS/LoongISA、SW64同台竞技,很多人看来,X86、ARM生态好,MIPS/LoongISA、SW64生态不行,必然是X86、ARM获胜。

  但试点的结果却是,X86、ARM并不比MIPS/LoongISA、SW64强。党政办公中,X86、ARM能做到,MIPS/LoongISA、SW64基本上也能做。

  而且就试点情况来说,自主CPU表现不错,就应用总量来说,自主CPU的应用量超过了技术引进的X86和ARM。

  甚至还出现了,试点单位邀请自主CPU技术团队,帮助技术引进CPU解决打印机适配的情况。

  因此,泛泛而谈X86、ARM生态好,就认为在任何应用中,X86、ARM都一定具备优势,MIPS/LoongISA、SW64没有市场。这种观点与具体实践是矛盾的。

  CPU发展过程中  自主和可控不能割裂

  有观点认为,可以先可控,后自主。

  也就是通过合资等方式,引进国外CPU,或拿国外开源软件代码,然后通过吃透代码的方式实现可控。

  诚然,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确实是一条路子,而且在核电、高铁等领域不乏成功先例。

  但在CPU方面,目前还没有成功先例,反而有众多失败的先例。比如陷入欠薪风波的宏芯。

  必须明确的是,不要低估CPU、操作系统,这类系统工程消化吸收的难度。据业内人士介绍:万一外商挖下天坑,可以保证你50年都看不懂代码。

  以Windows来说,虽然微软声称早就将源码给了中国政府,但至今哪家单位吃透了?

  如果真的吃透了,永恒之蓝爆发,国内公安、教育内网还会大片中招么?

  虽然Liunx开源几十年,但国产Linux操作系统公司哪家敢打保票把Linux吃透了?

  虽然IBM把Power8的源码给了宏芯,但从2014年公司成立至今,宏芯又做的怎么样呢?

  国内买到ARM硬核的有很多,买到软核授权的也不少,但哪家把ARM的技术吃透了?

  即便是买到ARM64指令集授权的华为,从K3到麒麟970,近10年的时间,不也是反复购买ARM的CPU核授权么?

  ……

  把自主和可控割裂,最大的风险就在于,吃透代码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而且吃透的标准如何界定也是一个问题。

  很多合资公司往往合资没多久就大肆宣扬“自主可控”、“安全可控”、“完全自主知识产权”。

  CPU明明是外商CPU的马甲,却宣称“安全可控”,并把马甲CPU,直接往党政军市场塞。

  打印机芯片瘫痪伊拉克防空网,通用处理器后门瘫痪叙利亚雷达站的前车之鉴尚历历在目,莫要使后人复哀后人也。

  自主可控技术体系不具备竞争力是伪命题

  有观点认为:

  自主可控不是能否开发出来竞争产品的问题,而是开发出来的产品是否有生存空间的问题

  实践多次证明,单方面追求自主可控,违背市场规律的产品/规划都会失败的

  然而,自主可控不具备竞争力是伪命题。

  在这方面,神威超算堪称是打脸的存在。

  神威超算不仅把这些合资技术远远甩在身后,还在过去的几年里,把一些人视为高不可攀的洋技术也踩在脚下。

  中国计算机学会高性能计算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张云泉曾经表示:“世界上很多超算科学家都渴望大机器,当新的项目在旧机器上已经跑不动了,而他们国家的超算发展却相对滞后,所以一旦咱们国家的新机器面世,他们就很迫切地把自己的代码、软件拿过来和中国人一起研制,特别是在不涉军涉密的科学研究上……来自欧洲的超算需求显得很迫切……许多国外的朋友通过邮件找到我,说他们有个应用,希望和‘太湖之光’联合开展研究。还有法国大使馆的科技参赞也专门找到我,希望中法之间签订战略合作协议,让法国的科学家到中国来使用‘太湖之光’,这些合作我们都在落实当中。”

  中国国家超级计算无锡中心副主任、清华大学副教授付昊桓介绍,新加坡国家超算中心在2016年参观完之后,马上就问“能不能买”?而且国内外还有很多机构对神威太湖之光超算非常感兴趣。

  除了神威超算之外,在各型装备上,自主CPU已经被广泛使用,在交通、能源、工业控制、网络安全、党政办公等领域,自主CPU已经开始逐步替换X86和ARM。

  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现在的情况是,自主CPU可以通过航天、装备、交通、能源、工控、智能家电、网安等行业应用赚到钱,而且用自己赚来的钱养活自己,研发新产品。

  一些合资CPU,反而高度依赖政府输血。

  这种情况下,一些人反而指责自主CPU,及其整机产品不具备市场竞争力。

  这恐怕是中国自主技术体系构建过程中,最具黑色幽默的一幕。

  社会效益才是发展自主可控的衡量标准

  有观点认为:

  自主可控不能违背市场规律

  生态是发展自主可控的首要因素!!

  应当主攻ARM和RISC-V,放弃MIPS和Alpha

  然而,放到具体实践中,上述三句话是自相矛盾的。

  由于铁流之前的文章已经有对RISC-V的分析,就不再重复介绍,主要说ARM。

  首先,就生态来说,ARM的生态局限于智能手机和嵌入式。

  如果说,扶持ARM主攻嵌入式应用,这倒还能理解,但把ARM列为PC和服务器的备选项,就恰恰违背了第二句话“生态是发展自主可控的首要因素!!”

  其次,就国内几家ARM服务器厂商,无论是华为、华芯通、还是飞腾,都无法实现在商业市场造血。

  华为依靠公司垂直整合输血;

  华芯通则需要政府输血;

  即便是做的做好的飞腾,也不具备在商业市场从英特尔碗里抢肉的能力。

  那么,既然PC和服务器又是无法在商业市场与英特热竞争,把ARM作为自主可控主攻方向,岂不是和第一句话“自主可控不能违背市场规律”矛盾?

  什么?您说华为麒麟芯片在商业上很成功?

  华为的麒麟芯片之所以能在商业上取得成功,关键在于把自己的洋房,建立在ARM和谷歌的地基上。

  本质上是AA体系的马仔,因为华为的麒麟CPU核,代码都是ARM写的,OS也掌握在谷歌手里。

  一旦ARM和谷歌在地基上做手脚,华为麒麟芯片的洋房搞不好就要坍塌。因此,华为麒麟手机芯片和自主可控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文章最后,铁流认为,自主技术体系建设,要以社会利益最大化为标准进行衡量。毕竟,花钱买不来核心技术,市场换不到核心技术。

  在航天、装备、交通、能源、工控、网安等行业,用上核心IP代码都由自己写的芯片,这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

  如果始终抱着要能够在商业市场赚到钱的标准去衡量,很容易陷入被短期利益绑架的困局。

  比如“贸工技”的联想,虽然来钱很快,但核心技术缺失,缺乏发展后劲。

  又比如买IP做集成设计SOC的华为,虽然麒麟芯片市场表现不错,但CPU、GPU等核心部分,全部都是从外商购买的。

  这对于解决“卡脖子”问题没有任何帮助,反而把中国的信息技术产业,绑在了Wintel体系和AA体系的战车上,始终受制于人。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岳青山:《炎黄春秋》怎能诬谓58年“放卫星”是毛主席的号召
  2. 时代之殇:到底是谁逼死了刘爱云校长?
  3. 取样错误,决策失败,必使天下寒心——试答2018辽宁作文
  4. 河南人60年代凿出的红旗渠把台湾的小伙伴惊呆了
  5. 李甲才:范跑跑、柳传志逾越了道德底线
  6. 后沙月光:英法老哥俩为何要组团远征南海?
  7. 郭松民 | 从黄金荣、卢筱嘉说到黄克功
  8. 郭松民 | 再评《老炮儿》:难道真的只能认贼作父?
  9. 中兴与特朗普政府达成协议:认罚14亿美元、领导层更换、美方入驻
  10. 6月6日,陕西蓝田县又爆发教师集体拉横幅讨薪活动
  1. 郭松民:崔永元的可怕发现
  2. “你住高楼大厦,我却肚饥无食”
  3. 顽石:范冰冰为什么就不能得“国家精神造就者”奖?
  4. 崔永元复仇,只为明星偷漏税?这才是真相!
  5. 岳青山:《炎黄春秋》怎能诬谓58年“放卫星”是毛主席的号召
  6. 孙锡良:睡吧!谢幕词已可见!
  7. 崔永元微博再次发声, 暗示生命受到威胁 网友: 你不是独自在战斗!
  8. 范冰冰有本事,你出来走两步!
  9. 如果毛泽东继续领导40年中国人人是中产
  10. 王忠新:不调研要亡国亡党亡头--官员“有调研无报告”现象当休
  1. 老田 | 从柳传志的“冲天一怒”看乌有之乡公号被封:关于新阶级的公共责任伦理问题
  2. 郭松民:崔永元的可怕发现
  3. 黎阳:柳传志们想要干什么?
  4. 张文茂:毛主席的不发达社会主义与后来的农村改革
  5. 驳杜建国的无耻谰言:是毛主席小题大做,跟赫鲁晓夫翻脸吗?
  6. 老田 | 历史虚无主义大潮背后的结构要素:以文革时四川刘部长跳楼自杀为例
  7. 老田 | 造反派的文化大革命之六:失败的文革才有着更高的认识价值
  8. 贾根良:美国人的讹诈与中国经济转型机会的再次丧失
  9. “白卷英雄”张铁生最有价值的贡献:看“两张白卷”折射出什么
  10. 孙锡良:“安邦巨案”就此落幕了吗?
  1. 毛主席培养的第一个知青是毛岸英!
  2. 老挝,最有意思的社会主义国家
  3. 郭松民:崔永元的可怕发现
  4. 吕德文:未成年犯罪连年下降是奇迹
  5. 时代之殇:到底是谁逼死了刘爱云校长?
  6. 崔永元复仇,只为明星偷漏税?这才是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