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产业研究

自主创新典范?兆易被媒体和资本捧杀 飞的越高 摔得越惨

铁流 · 2018-06-09 · 来源:科工力量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一些媒体还在文章中拿紫光和兆易创新做对比,并认为紫光“买买买”是浪费国家资源,认为兆易创新是“自主创新”的典范,文字中赞扬之词溢于言表,几乎把兆易创新作为中国存储芯片的“希望之光”

  无锡海力士,无锡海力士,无锡海力士着火啦!……

  好吧,铁流编不下去了。

  虽然着火的只是在建的新工厂,但过去晶圆厂停电、火灾等意外导致内存条和固态硬盘价格暴涨的先例确实刺激着消费者敏感的神经。

  铁流一位朋友就感慨:这波套路让人猝不及防。他在无锡海力士火灾第二天就下单买了一个固态硬盘。

  海力士火灾

  自三星Note7手机连续自燃以来,存储芯片暴涨,内存和固态硬盘的价格随之大幅上涨。在存储芯片价格的异常波动使国人充分感受到了受制于人带来的负面影响。

  与此同时,一些国内企业也开始布局存储芯片,比如武汉长江存储,合肥长鑫,福建晋华。

  不过,相对于上述企业,国内还出现了一家被众多媒体捧为“中国存储芯片龙头企业”的兆易创新,并将兆易创新吹捧为“自主创新”的典范。

  而且一些媒体还在文章中拿紫光和兆易创新做对比,并认为紫光“买买买”是浪费国家资源,认为兆易创新是“自主创新”的典范,文字中赞扬之词溢于言表,几乎把兆易创新作为中国存储芯片的“希望之光”

  然而,正如资本市场总是充斥着妖魔鬼怪,媒体对兆易创新的吹捧其实过誉了,颇有“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之感。

  兆易创新Nor Flash市场占有率约10%是怎么回事

  在很多媒体报道中,都将兆易创新称为“中国存储芯片龙头企业”。然而,这种说法是值得商榷。

  目前,存储芯片主要有三大类,分别微DRAM、NAND Flash、Nor Flash。

  DRAM就是用在内存条上的存储芯片,NAND Flash则是用在固态硬盘上的存储芯片。就市场规模而言,DRAM大约在400亿美元左右,NAND Flash的市场规模在300亿美元至400亿美元水平。

  作为对比,Nor Flash的市场规模只有30亿美元。

  必须指出的是,由于Nor Flash在技术上不可能做到比NAND Flash更低的单位比特成本,这使得诸多过去被Nor Flash占据的市场被NAND Flash攻克。技术的进步也使Nor Flash在很多领域从必要器件变成累赘。在未来,大容量高密度的Nor Flash市场将逐年萎缩,恐怕只有低密度的Nor Flash才能生存。

  因此,Nor Flash有限的市场很难养活多个大公司。

  以坚持走Nor Flash路线的飞索半导体为例,虽然飞索把Nor Flash市场份做到额第一,但却已经连续亏损了十个季度……然后被Cypress收购。而Cypress收购了飞索之后,转眼就不玩了,退出了Nor Flash这个大坑

  正是因为Nor Flash市场偏小,而且增长潜力远远逊色于DRAM、NAND Flash,以及Nor Flash市场会逐年萎缩。所以国外大厂对Nor Flash压根不重视,像镁光和Cypress等大厂都已经推出了Nor Flash市场。

  在国外大厂纷纷退出Nor Flash的大背景下,兆易创新抓住了镁光和Cypress等大厂退出留下的巨大市场空缺,在Nor Flash市场上取得了商业上的成功,进而斩获了10%的市场。

  这当中一方面既有兆易创新在Nor Flash技术积累的因素,但更多的是“时势造英雄”,国外大厂退出导致Nor Flash供不应求。

  在一个被国外大厂不看好和退出的Nor Flash上取得成绩,确实有值得庆贺和赞扬的地方,但如今媒体对兆易创新的追捧和夸耀,却有一点过犹不及了。

  贬低紫光,吹捧兆易创新并不客观

  在一些报道中,媒体紫光和兆易创新做对比,对紫光各种贬低,对兆易创新各种吹捧。认为紫光“买买买”是浪费国家资源,认为兆易创新才是“自主创新”的模板和标兵。

  但实际上,媒体报道的很多观点是的论据都是站不住脚的。

  第一,紫光选择两条腿走路,并非只有买买买。

  也许是紫光一系列收购的调子起的太高,以至于让人产生紫光只会买买买的印象。但实际上,紫光采取的是两条腿走路,即“海外收购企业和技术+挖人自主研发”两条腿走路的模式。

  高启全

  比如重金聘请了中国台湾有”存储教父”之称的高启全,而且以薪酬乘以2、乘以3的标准大肆挖人,台湾方面甚至以起诉离职工程师的方式“杀鸡儆猴”严防挖人,韩国企业甚至对挖人行为发出律师函(小道消息)。

  紫光之前发布的32层NAND Flash就是自主研发的技术成果。

  紫光32层NAND

  因而指责紫光只会买买买,是浪费国家资源和买办的论调,是值得商榷的。

  第二,兆易创新的“自主研发”也需要辩证的看。

  一方面,在Nor Flash上,兆易创新确实有一定技术积累,正是因此,才赶上了国外大厂退出Nor Flash的历史机遇,从中分得一杯羹。

  另一方面,在NAND Flash和DRAM上,虽然兆易创新的官网上宣称有NAND Flash,但基本上没啥商业竞争力。在NAND Flash和DRAM上兆易创新的技术积累就非常一般了。

  兆易创新的DRAM和SRAM技术其实是源自从美国收购的ISSI。

  但技术转移,国内人才培养和技术消化吸收都需要时间。

  在技术自主化程度上,兆易创新直接收购公司的做法,还不如紫光挖人建团队,自主研发来的高。

  因此,一些媒体将挖人研发NAND Flash的紫光打上“买办”标签,认为紫光浪费国家资源,却将收购ISSI获得进入DRAM和SRAM入场券的兆易创新打上“自主创新”的典范,未免有点双重标准了。

  兆易创新中国存储芯片龙头企业的说法值得商榷

  就目前来说,兆易创新主要还是Nor Flash,收购的ISSI技术如何转移到国内,还需要花很多时间和精力,推出商品参与市场竞争更是需要时间。

  作为对比,紫光麾下西安华芯的DDR3却是货架产品,龙芯、飞腾、申威的PC就有很多采用西安华芯的内存条。

  龙芯笔记本

  就NAND Flash来说,紫光麾下长江存储的32层NAND Flash在明年将商业量产,而兆易创新的NAND Flash……

  兆易创新并不像紫光那样拥有长江存储这样的比较成熟的晶圆厂。

  毕竟在存储芯片上,实践证明,只有IDM模式,才能成长为何三星、英特尔、镁光等国外巨头对抗的企业。

  也许有人会拿兆易创新成为合肥长鑫第二大股东说事。

  那铁流就举个反例,李书福成为奔驰第一大股东,难不成奔驰就变成李书福的企业了?或者奔驰就归属吉利了么?吉利又能从奔驰获得多少技术支持呢?

  何况,这个晶圆厂如今距离商业量产还有比较长的距离。

  作为对比紫光的晶圆厂则非常气魄。根据日经中文网的报道:

  预定建设的3栋厂房中,有1栋正在进行内部装修。平均每天进出的工作人员多达1000人左右。在通过严格安全审查进入厂区的工作人员中,还有日本半导体设备厂商和工厂设计人员的身影。

  第1栋厂房的生产能力为东芝记忆体公司四日市工厂的一半左右。东芝记忆体公司四日市工厂由东芝与美国西部数据共同投资,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半导体记忆体工厂。长江存储科技的第2栋和第3栋厂房也是第一栋相同规模,建成投产后将硅晶圆的月产能提高至100万枚,相当于东芝四日市工厂的1.5倍。

  长江存储厂房

  由于紫光选择的是IDM模式,对于兆易创新具备天然的先天优势。

  诚然,兆易创新投资了中芯国际和合肥长鑫,力图弥补自己制造环节的短板。

  但投资晶圆厂的做法和真正的IDM模式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行业里这种情况,一般是设计公司投资晶圆厂后,晶圆厂给设计公司开条工艺线,让设计公司自己去折腾。

  借用张汝京的定义概念,这种模式,勉强可以称为虚拟IDM模式。

  从实践上看,在技术上和商业上最成功的,都是三星、镁光、英特尔这些真正的IDM厂商,其他模式与这些IDM大厂的差距是非常明显的。

  在技术团队组建磨合的进度,以及存储芯片自主研发能力上,兆易创新除了在Nor Flash上有优势,在NAND Flash和DRAM上都不如紫光。

  就投资来看,紫光的投资力度在国内是顶级的,赵伟国计划准备3700亿元,作为未来5年和国外大厂拼刺刀的资金储备。

  这种资金规模是兆易创新很难筹集到的。

  长江存储厂房启用在即

  就未来的发展来看,主攻NAND Flash和DRAM的龙头企业,必然要和三星、SK海力士、东芝/贝恩资本、西部数据/闪迪、镁光拼刺刀,国外大厂极有可能会打打价格战。中国存储芯片龙头企业,极有可能重复早些年京东方“亏损王”的历史。

  以兆易创新的体量和资本总量来看,这个中国存储芯片“龙头”企业,能够担得起和三星、SK海力士、东芝/贝恩资本、西部数据/闪迪、镁光拼刺刀的重任么?

  兆易创新唯一有优势的就是国外大厂相继退出的Nor Flash了,不过,就重要性和市场规模而言,Nor Flash完全不能和NAND Flash和DRAM相比。

  至于兆易创新的MCU,很多也是买ARM的IP做集成,比如GD32用的都是ARM公版内核,内核代码都是ARM写的。这种做法打个比方就是买毛胚房做装修。和申威从零开始设计CPU完全不是一个技术难度的。

  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媒体却把兆易创新称作中国存储芯片龙头企业,不知道是眼瞎呢?还是有什么深层次的原因。

  资本炒作 飞的越高 摔得越惨

  在兆易创新上市后,历经N次涨停,数次“失踪”,股价更是翻了10倍,堪称妖股。

  诚然,资本运作合法合规,讲故事,蹭热点圈钱也是自己的本事。

  如果通过股市里圈钱,收购ISSI获得技术,并把用几年时间把技术引回国内,逐渐摆脱营收高度依赖Nor Flash等传统业务,开辟DRAM新市场。如果能够成功,这也是非常好的事情。

  只是宣传上,明明关键的DRAM技术是通过收购美国公司获取,却被宣传成“自主创新”典范,这种商业包装就有点值得商榷了。

  另外,正如上文介绍,由于体量和资本有限,技术引进消化吸收需要时间,技术团队需要锻炼和磨砺,以及不像三星等国外大厂是IDM模式,这使得兆易创新担不起媒体给的“中国存储芯片龙头企业”的称号。

  在未来几年,和三星等国外大厂拼刺刀的很可能会是紫光,而非兆易创新。兆易创新更可能在一些细分市场,推出一些有自己特色的产品,成为巨头博弈背景墙上的点缀。

  就兆易创新目前的技术实力和产业实力来说,其股价水分是非常大的。

  正如股市有风险,玩资本运作也是双刃剑,在技术实力和产业实力撑不起自己股价的情况下,飞的越高 摔得越惨。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岳青山:《炎黄春秋》怎能诬谓58年“放卫星”是毛主席的号召
  2. 时代之殇:到底是谁逼死了刘爱云校长?
  3. 取样错误,决策失败,必使天下寒心——试答2018辽宁作文
  4. 河南人60年代凿出的红旗渠把台湾的小伙伴惊呆了
  5. 李甲才:范跑跑、柳传志逾越了道德底线
  6. 后沙月光:英法老哥俩为何要组团远征南海?
  7. 郭松民 | 从黄金荣、卢筱嘉说到黄克功
  8. 郭松民 | 再评《老炮儿》:难道真的只能认贼作父?
  9. 中兴与特朗普政府达成协议:认罚14亿美元、领导层更换、美方入驻
  10. 6月6日,陕西蓝田县又爆发教师集体拉横幅讨薪活动
  1. 郭松民:崔永元的可怕发现
  2. “你住高楼大厦,我却肚饥无食”
  3. 顽石:范冰冰为什么就不能得“国家精神造就者”奖?
  4. 崔永元复仇,只为明星偷漏税?这才是真相!
  5. 岳青山:《炎黄春秋》怎能诬谓58年“放卫星”是毛主席的号召
  6. 孙锡良:睡吧!谢幕词已可见!
  7. 崔永元微博再次发声, 暗示生命受到威胁 网友: 你不是独自在战斗!
  8. 范冰冰有本事,你出来走两步!
  9. 如果毛泽东继续领导40年中国人人是中产
  10. 王忠新:不调研要亡国亡党亡头--官员“有调研无报告”现象当休
  1. 老田 | 从柳传志的“冲天一怒”看乌有之乡公号被封:关于新阶级的公共责任伦理问题
  2. 郭松民:崔永元的可怕发现
  3. 黎阳:柳传志们想要干什么?
  4. 张文茂:毛主席的不发达社会主义与后来的农村改革
  5. 驳杜建国的无耻谰言:是毛主席小题大做,跟赫鲁晓夫翻脸吗?
  6. 老田 | 历史虚无主义大潮背后的结构要素:以文革时四川刘部长跳楼自杀为例
  7. 老田 | 造反派的文化大革命之六:失败的文革才有着更高的认识价值
  8. 贾根良:美国人的讹诈与中国经济转型机会的再次丧失
  9. “白卷英雄”张铁生最有价值的贡献:看“两张白卷”折射出什么
  10. 孙锡良:“安邦巨案”就此落幕了吗?
  1. 毛主席培养的第一个知青是毛岸英!
  2. 老挝,最有意思的社会主义国家
  3. 郭松民:崔永元的可怕发现
  4. 吕德文:未成年犯罪连年下降是奇迹
  5. 时代之殇:到底是谁逼死了刘爱云校长?
  6. 崔永元复仇,只为明星偷漏税?这才是真相!